誰會棄明投暗投「廢票」?

這一屆特首選舉十分沉悶,到了投票前最後幾天還沒有什麼石破天驚的事情發生。至於說誰誰誰是「中共臥底」,或者傳說有高級公務員將會「跳船」,在這麼重要的選舉中就出這麼點「新聞」,相對來說,確實是小兒科。於是很多人「開賭」,賭每個候選人的得票數,這個看似無聊的舉動,還是能反映香港的政治現實。筆者在此也參與一番。 首先要說明,這裏說的「廢票」並非單指白票。泛民圈內曾經公開討論是否要在這個「小圈子選舉」的制度下,投白票以示不認同或者抗議,但他們普遍認為不能放棄手中的權利與權力,去影響選舉結果。問題的核心是:要不要影響選舉結果?能不能影響選舉結果?這兩個問題在某種情?是相同的,在某種情況下是單獨存在的。 泛民的「原教旨主義者」會認為,他們要影響選舉制度不是選舉結果,在沒有改變目前所謂小圈子間接選舉的情況下,投票都會有違民主精神,所以必須投白票以示抗議。這些人一定有,但應該為數不多,選舉結果有多少白票,能反映究竟有多少泛民選委堅持他們認為的真理。 更多的泛民是功利的,即在有可能獲得更大的好處時,他們會為這些好處放棄原則,他們要影響選舉結果。目前泛民宣稱的綑綁投票呼籲,矛頭直指林鄭月娥,即只要能夠幹掉林

詳情

楚河漢界:沒有中間派的5年

在這屆行政長官選舉中,筆者除了對「有形之手」的赤裸裸干預、公然在大開歷史倒車也毫不掩飾的行徑感到痛心之外,另一令筆者失望透頂的就是中間派自毀長城,自我矮化為「建制中間派」。 劉千石、湯家驊、狄志遠等人不單比建制派還更快更早表態支持林鄭月娥競逐行政長官,而且更「不管三七廿一」,即使理念各異也盲撐林鄭,令支持者大失所望,以前累積下來的公信力亦一鋪清袋、蕩然無存。 中間派被棄如敝屣 他們的迅速歸邊亦令人更確信中間派無非只是一個劇本,在建制有難時作為「救火」及分薄對手票源之用;到了這次需要他們歸邊,即可毫不猶豫、毫不可惜地犧牲他們,犧牲他們長久建立起來的定位與形象,犧牲中間派原本在未來特區管治的一切可能性,簡直是棄如敝屣。 筆者可以斷言,如果林鄭上台,今後5年也不要奢望再有中間派護航,也不要期望未來會有建制中間派可以贏得市民信任,因為這些所謂中間派人士已沒有絲毫公信力,而且中間派所受到的待遇和最後下場,亦只會令新來者卻步。換言之,在社會已嚴重撕裂和兩極化的情況下,已不存在任何有效的緩衝——這很可能會是香港未來5年的景況,特區政府亦可能將因此陷入無法管治的窘境。 然而,這並不代表中間共識政治在香

詳情

人權缺席的特首選舉:比較特首候選人政綱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26日舉行,12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將會為香港選出新一任特首。香港人太多手中無票,只能夠拍Selfie、看公關災難或者在Facebook 給予「嬲嬲」予候選人作「參與」。既然冇得揀,那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場選舉呢?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參考《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殘疾人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禁止酷刑公約》)最近一次的審議結論(Concluding Observations),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立埸,三位候選人於其選舉網站上的政綱以作比對。市民可以看看各候選人是否對「人權友善」,甚至捍衛人權有所認識及倡議。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 三位候選人的政綱,對促進香港人行使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上著墨甚少。即使各人都只在推行雙普選上有所立場,但全部候選人的政綱均未有明顯提及,推行雙普選時將會「保障市民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在《基本法》23條立法上,沒有一位候選人的立場符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中的要求,將叛逆和煽動暴亂罪行的立法中的規定與《公

詳情

由黃絲到薯粉

科藍茲克(Joshua Kurlantzick)所寫的《民主在退潮》(Democracy in Retreat)一書中,探討第四波民主化近年的退潮,許多國家(例如泰國、菲律賓、埃及、俄羅斯等)本來已經推翻專制政權,現在民眾卻放棄手上的民主權利,走回專制的懷抱。書中指出其中一大因素,就是「中產階級的背叛」,本來支持民主、上街用血肉之驅推翻獨裁統治的中產階級,現在卻背棄民主、希望軍隊等獨裁機關能主持秩序,對獨裁者簞食壺漿以迎之。 這不是和香港很相似嗎?不少中產階級的黃絲,本來雨傘運動時大叫「我要真普選」,現在卻走去支持一個支持831的曾俊華。這似乎是墮落,「爛泥扶唔上柄」。然而,根據《民主在退潮》的觀察,中產階級其實沒有變過,一以貫之。絕大部分的民眾,並不是為人權、民主等抽象價值奮鬥。相反,最能推動民眾上街的,是暴力、貪污、經濟倒退等問題。 中產追求的,與其說是民主,不如說是「清廉繁榮的秩序」。民主只是追求此目標的工具,若此工具不能達成目標,那中產階級會棄如敝屣。因此菲律賓中產會湧上馬尼拉街頭推翻獨裁者馬可斯,也會投票選出暴力濫權的杜特爾特。埃及中產推翻了穆巴拉克,也會歡迎軍隊專權維持秩序

詳情

共產黨治下、邊會有奇蹟?支持曾俊華,就是不認命

「某種失敗要好於另一種失敗,如此而已。」 對中共,對香港現在這個管治班子,對那些建制派,我從來沒有幻想,也不會有盼望。對林鄭月娥,對曾俊華,我也不敢抱有希望。對於香港的現實政治,我時常以魯迅那句話提醒我自己: 「絕望之為虛妄,與希望想同。」 林鄭月娥當社會福利署長期間,已經看得出她只是個悍吏。到了現屆政府,就更清楚證明她只會是當權者的忠僕奴材,她絕對不會站在香港人的立場去看問題,也不會捍衛香港人的利益。政改一役,她根本沒有充分反映香港人的看法,只是在傳遞北京的意向,意圖落實那個完全違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方案。她現在還夠膽說已經充分反映了香港人的看法。單是這一點,她便不是特首的合適人選。她如何處理鉛水事件、如何處理西九文化博物館事件,只是進一步說明他的奴才性格。正因如此,她也向北京證明了,她是共產黨用得上的人。 對曾俊華,也不會有太多的幻想。制度上,就算他當上了特首,最終也不得不執行北京對香港的政策。北京這個言而無信的管治集團一日不改變,香港命中注定只能透過不斷的抗爭才有希望保衛這個社會僅有的政治空間,才能最大可能維持我們的生活方式,才能希望捍衛我們這裏的共同價值。 但今屆特首選舉,曾俊

詳情

He does not snuff the faltering wick

今晚,我也在場,站在群眾背後。因為我想近距離看清楚支持曾俊華者的精神面貌,不想只從網上接收資訊。 確實,我有一刻「眾人皆醉」的感覺,但很快便自我壓抑,因為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不要把自己看得這麼高,我只是普通人一個。剩下的,就是唏噓和傷感。臨走前,我問一位也在場的記者朋友:「究竟我們的民主運動出了甚麼錯?」 這位「兩害取其輕」、阻止「CY2. 0」、帶來「休養生息」機會的「lesser evil」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守護香港、帶來希望和團結,以至「公民覺醒」的guardian angel。(甚至有人說他是「民主之父」了。)或許有部分輿論領袖仍然堅持想法,認為揀曾是「策略」、「揀lesser evil」、「揀敵人而不是揀隊友」。但今日在場的支持者,唔係咁諗。他們都是真心相信曾是可以為香港帶來新希望的領袖。有老婦呼籲身邊的人大聲一點叫「加油」;有人自發帶頭喊「香港要贏!票投一號!」、「薯片!當選!」而眾人歡喜和應。人人都帶著笑容,更有人雙眼發光,渴望親睹偶像一面。 不少民主派人士都改變立場了,「lesser evil」、「休養生息」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梁家傑說曾帶來了「團結和諧畫面」,高呼

詳情

All in曾俊華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1. 希望林鄭落敗,是民主派的一致共識。但我們究竟如何做,才可以令林鄭落敗?All in曾俊華,又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 2. 林鄭落敗的「必要前提」,是從建制派的八百多票中,勸退二百多票,使其總得票低於601票,因為特首選舉贏出的條件是至少要獲得601票。假如我們無法達到此一前提,無論剩下的選委票如何分配,都無礙林鄭當選。假如民主派+不投林鄭的選委只有599票,無論有500張白票,或者沒有白票,曾俊華都不會當選。 3. 因此,如果有人說,不投曾俊華代表支持林鄭,這是不認識特首選舉制度的說話,也是令陣營內部分裂、不負責任的說話。我們要問的,不是我們投不投曾俊華,而是:我們要如何使建制派跳票? 4. 曾俊華打著「團結」的旗號獲得廣大民意支持,這是一種挾持溫和建制選委的力量。「曾俊華愈受歡迎愈有機會贏」,是否則代表要逼迫無法違背自身立場支持他的人,轉向支持他?看見有些友好團體寫要票債票償,將戰友打為危害香港的罪人,不由得心酸。內鬥,不就是破壞民主力量的好方法嗎? 5. 回過頭來看,曾俊華的民意,源於我們非常尷尬和無奈的支持。試想想,假如今次是開放的民主選舉,被民主派捧上的絕不可能是曾俊華,

詳情

網媒在選戰中的關鍵作用

網媒在9年前奧巴馬第一次競選時已經發揮重要助力,使一個權勢並不顯赫的黑人突圍而出,成為美國總統。到了特朗普,他更常常在twitter發言高論,跳過傳統媒體以至政黨而直接與民眾溝通,最後也爆冷奪取權力寶座。回到香港特首選舉,我們卻發現有候選人仍然抱擁異常落後的媒介觀念——不但落後於西方,也跟香港的現實脫節。林鄭月娥在競選論壇上暗諷曾俊華寧願花時間在鍵盤上贏取網民認同而荒廢正事,表示很不以為然。這種古舊的媒介觀念不但會窒息當事人的媒介策略運用,還會妨礙與香港廣大網民的接觸。事實上,網民可以說是香港的有生力量,是相對年輕、教育水平較高和較關心社會的市民,有很大的代表性,任何候選人都不應忽視。 香港的選舉是小圈子非民主選舉,在此不必多言。在中央4條選擇特首的原則中,有一條是要求候選人獲得港人擁護,是以候選人也要公開競逐民望,爭取市民認同,實行假戲真做的港式特首選戰。經過近3個月的競選,雖然當中沒有什麼驚心動魄的事情發生,但選情傳播動態也相當可觀,反映出網媒在選戰中的重要性。 網媒的取代作用 首先是網媒提供了大量而質素頗佳的選舉新聞。《01新聞》、《端傳媒》、《眾新聞》、《主場新聞》等網媒均設立

詳情

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