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言亦議特首選舉系列】選戰點評

特首選舉還有幾天,或許是時候初步總結一下。 撇開各種「語言偽術」和「事實查證」(fact check)的討論,筆者認為,單以各個候選人在台前的表現來判斷,迄今為止,今屆選舉尚屬君子之爭。 首先,去屆梁振英與唐英年互揭瘡疤,最後梁振英得勝,但瘡疤留痕至今,而且瘡疤愈揭愈有,或許當時已經預示了今天的管治困局。環顧今年,曾俊華、林鄭月娥、胡國興都是縱橫官場多年的人,對品格審查應該非常熟悉。況且,有梁振英和唐英年的前車可鑑,各人都應該心裏有數。 不過,台前君子,是否幕後正氣,筆者就不敢妄下判斷。過去幾年,社會撕裂,黃藍有責。當然,在雞蛋與石牆之間,筆者必然同情雞蛋。在位者有權有勢,仍然依仗藍紅黑白,對抗手中無權無勢的市民,是萬萬不該。 筆者歷年來推動的「民間全民投票」,今年順利完成。投票人士不多,可以理解。但可幸的,是惡形惡相的「藍絲力量」沒有踩場,還給大學校園一點寧靜。是群眾醒覺?還是主事收斂?筆者不得而知,但就希望無論任何人士當選特首,都要正視藍紅黑白的問題,不要在正規權力之外,僭建附庸組織。 最後,關於傳媒生態方面。筆者喜見新興媒體在是次特首選戰中發揮不少正義力量,尤其是對民情民意的掌握

詳情

網媒在選戰中的關鍵作用

網媒在9年前奧巴馬第一次競選時已經發揮重要助力,使一個權勢並不顯赫的黑人突圍而出,成為美國總統。到了特朗普,他更常常在twitter發言高論,跳過傳統媒體以至政黨而直接與民眾溝通,最後也爆冷奪取權力寶座。回到香港特首選舉,我們卻發現有候選人仍然抱擁異常落後的媒介觀念——不但落後於西方,也跟香港的現實脫節。林鄭月娥在競選論壇上暗諷曾俊華寧願花時間在鍵盤上贏取網民認同而荒廢正事,表示很不以為然。這種古舊的媒介觀念不但會窒息當事人的媒介策略運用,還會妨礙與香港廣大網民的接觸。事實上,網民可以說是香港的有生力量,是相對年輕、教育水平較高和較關心社會的市民,有很大的代表性,任何候選人都不應忽視。 香港的選舉是小圈子非民主選舉,在此不必多言。在中央4條選擇特首的原則中,有一條是要求候選人獲得港人擁護,是以候選人也要公開競逐民望,爭取市民認同,實行假戲真做的港式特首選戰。經過近3個月的競選,雖然當中沒有什麼驚心動魄的事情發生,但選情傳播動態也相當可觀,反映出網媒在選戰中的重要性。 網媒的取代作用 首先是網媒提供了大量而質素頗佳的選舉新聞。《01新聞》、《端傳媒》、《眾新聞》、《主場新聞》等網媒均設立

詳情

下屆政府應用人唯才 善用社交媒體聆聽民意

特首寶座最終花落誰家,將於3月26日下午分曉。下屆特首除了要具備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所提出中央對下屆特首人選的四大標準——「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以外,還要在管治班子組成和施政風格多下工夫,方可改善未來管治。 建立包容政治 緩解對立 縱觀現屆政府,行政立法關係緊張,立法會內陣營敵我分明,導致政策推行諸事不順,使香港發展停滯不前。究其原因,行政會議、問責團隊及諮詢架構中,往往以建制派人士主導居多,偏聽情况嚴重。 要化解矛盾,來屆特首的管治團隊必須廣納不同政治光譜人士。以往鮮見泛民加入政府的管治班子,箇中原因並不是政府沒有釋出善意,而是源於泛民的心魔。他們普遍沒有執政願望,認為加入政府就會馬上成為建制的一部分,失去永遠反對政府施政的空間。 除了泛民的心魔,行政會議制度的集體負責制亦是另一障礙。所謂行政會議集體負責制,即行政會議成員必須支持政府議案。可惜,如有泛民背景的行會成員這樣做就會在某些政策上違背自身的政治理念,辜負市民期望,甚至押上政治前途。由此可見,政府應切實考慮讓行會成員毋須跟隨集體投票,讓有能力的泛民人士更容易加入政府管治團隊。我相信唯有一個包容不同政治光譜的政

詳情

順嫂.刺針.豆沙包

香港電視新聞行業,有一個傳奇人物,叫「牛頭角順嫂」。 「順嫂」是上世紀八十年初 TVB 處境劇《香港八二》、《香港八三》中的「草根師奶」角色,善良但無知。自此不少新聞機構主管編輯常以「牛頭角順嫂」訓誡記者:「你寫條稿,牛頭角順嫂睇唔睇得明先?」 本來,不扮高深,清晰表達,屬溝通要旨,簡單不代表膚淺;複雜抽象的事情,可以動動腦筋,用精準易明的方法說故事,令牛頭角順嫂都看得明白兼有得着。不過,不少中高層新聞工作者,會把「順嫂標準」詮釋為避開難明話題,浮光掠影簡簡單單就可以,「順嫂」成為平庸的美妙藉口。 記得一位行家慨嘆:「整天在說牛頭角順嫂,我們要提升順嫂的水平,而非被她拉低水平啊!」 「順嫂標準」不只是寫作心法,近年更演變成一種內容類型。新聞機構不肯花錢做調查報道、嚴肅新聞買少見少;一方面說無人無資源,卻抽調大量人手,迎合傳說中的牛頭角順嫂口味。 政治新聞怕有爭議,就催谷人力大做財經新聞講炒樓炒股;調查報道怕有風險,就做多些軟性新聞談談情說說愛遊遊埠;嚴肅新聞難以賣錢,就製作節目教人家居裝修、講講周末好去處。沉重的話題,影響購物慾,易入口的軟性資訊節目,總有廣告商真金白銀來贊助。 軟性資

詳情

網媒採訪權與新聞自由

3月15日,十二家新聞工作者組織及網媒聯合向特首梁振英發出公開信,緊急呼籲在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日(3月26日),所有由政府安排之新聞活動,開放予網媒採訪。 有別於新聞機構在過去被拒絕採訪後以回應方式發出聲明,這封公開信,是以預防式的呼籲,提前作出要求。在發出公開信前,該十二家機構當中的網媒「立場新聞」更於3月3及14日,分別向選舉事務處及政府新聞處作出相關查詢,並未得到確認可以進行採訪,方才參與聲明。由此可見,十二家新聞機構的聲明並非無的放矢,而是防患未然。 回顧政府及官方機構近年針對網媒的措施,可謂劣績斑斑(不包括立法會,下文另述)。例如早在2013年的8月,梁振英到天水圍出席地區論壇,「主場新聞」及「獨立媒體」的記者就被拒入場;16年2月,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立場新聞」、「獨立媒體」及「端傳媒」的記者被政府新聞處人員拒絕進入新聞中心;同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點票,政府新聞處再度拒絕予網媒進入傳媒專區採訪,令其只可在公眾區域採訪;同年12月,特首選委會選舉點票,選舉事務處拒絕「立場新聞」記者進入傳媒區採訪;今年2月,香港文化博物館的金庸長期展廳正式開放,「立場新聞」獲康文署邀請派員出席,

詳情

【鍾言亦議特首選舉系列】網絡水戰

特首選舉進入最後階段,候選人的民意較量,已經由實體世界轉到社交媒體。其實,互聯網絡已經無遠弗屆,網絡戰場理當也是候選人兵家必爭之地。 不過,這片土地,似乎一早已經落入曾俊華之手。不論是內容、風格或歡迎程度,情況好像已經一面倒。就連林鄭月娥自己,都在論壇中承認自己是網上弱者。 在這次選舉,《眾新聞》委託社交媒體數據收集及分析公司TAF DATA,利用社交媒體的數據作為網絡輿情監察之用。研究發現,近日網絡留言出現「灌水」現象。林鄭月娥的網上正評水份有上升趨勢,接近五成留言屬於「灌水」,即是有少眾人士不斷重覆留言,推高某人的正面評價和對方的負面評價。報導指出,網上評價素來都有一定水份,大概佔一成左右,但林鄭月娥正評中的重覆留言近期愈來愈多,超過四成半,比其他兩個候選人的水份多出近十倍。 同一期間,曾俊華的負評亦出現「灌水」現象,佔兩成左右,但曾俊華的重覆正評留言就非常之少。換言之,網上隱蔽兵團的戰鬥方向,應該都是衝著曾俊華而來。甚麼人士指使,應該不言而喻了。 根據「眾新聞」的報導,有關研究其實設有過濾系統,把重覆留言篩走,避免數據受到「灌水」。不過,筆者估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網上兵團只要

詳情

真要「嬲嬲多到上鼻」的人上台嗎?

電視選舉論壇後,可謂撥開雲霧,形勢清晰。 胡官(胡國興)已經「露底」,既帶不出堅守法治公義的核心價值,更完全暴露出對經濟民生政策的「空白」。 「泛民300」應該可以安心,毋須考慮分票胡官了。 曾俊華表現最出色的部分並非他自詡的經濟民生,這些部分他解畫解到「一嚿嚿」。他最厲害的反擊戰,主要是自由辯論,單挑林鄭的「低民望」,可謂完全「KO」。 這其實反映今屆選舉的主軸:候選人不是比併政綱,甚至市民、選委都毫不關心政綱,因為香港人已經明白,當今香港最重要的問題不是如何幫市民「上樓」如何重拾經濟火車頭,而是如何讓香港走出政治鬥爭的「白色恐怖」、如何讓香港人免於「意識形態」的政治泥沼。 所以曾俊華強調社會對撕裂的反感,已經完勝「西環嫡傳」林鄭月娥。 林鄭如果真是「梁振英2.0」,「習握手」梁振英45秒,好像宣布特首選戰結束。 但如果林鄭以現在的民望上任,和當年梁振英上任,一般無異。 梁振英當日頂着僭建風波、「小桃園飯局」醜聞、「你呃人」的爆料而低票上任,結果任內從未有一天安樂日子。 雖說「疾風知勁草」,但一路逆風的日子應該不是北京樂見。 若是如此,強行扶正「嬲嬲多到上鼻」的林鄭上台,除了延續四分

詳情

電視辯論 「薯片」稍勝

首場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於周二晚上演,3名候選人的表現未見突出,看完兩句鐘辯論的整體感覺是:胡官(胡國興)「露底」;林鄭月娥「卸膊」;「薯片」(曾俊華)中規中矩,表現稍勝。 3名特首候選人中,平日說話最不靈光、結結巴巴的就是前財政司長曾俊華。但在首場電視辯論中,他的表現反而有點驚喜,至少有幾句響耳的sound bite,如質疑最大對手林鄭月娥當選會為香港帶來「撕裂2.0」、林太發言時facebook live直播的「嬲嬲高到上個鼻」,能用很「貼地」和時下年輕人的話語,直戳林太未能取得泛民陣營支持、民調支持度不及他,以及在互聯網世界顯示她不獲年輕人支持的弱點。不過,曾俊華在面對對手就房屋供應不足、削減部門資源等問題上的有力反駁,顯示他在熟悉政策細節方面,始終不及林太。 在特區政府之內屬「一人之下」的林太,顯然有備而戰,不惜搬出政府資源分配的內部矛盾攻擊曾俊華,指在政府坐擁龐大儲備下,曾俊華仍於在任期間作出「0-1-1」節省開支安排,引起政府部門反彈。不過,當她被問及清拆丁屋僭建政策無疾而終等問題時,又將責任推卸給曾經在現屆政府負責領導發展局的曾俊華,是有失風範。 最要命的,是林太回應現場觀眾

詳情

談網絡言論中的「不文明話語」

剛過去的星期天,3名特首選舉候選人在教協舉辦的特首選舉論壇中同場比併,林鄭月娥在回應一名高等教育界選委的提問時,自言是「白色恐怖受害人」,又指影星蕭芳芳為她拍宣傳片,結果卻被網民辱罵,香港社會不能容忍這種「恐怖」。 林鄭月娥的「白色恐怖論」,是小事化大和引喻失義。林鄭月娥也許指向了一些確實有其不妥之處的網絡現象;但那些現象,不能以「白色恐怖」來形容。 閱讀不文明網絡評論 減開明程度 有問題的現象,是網絡往往是「不文明話語」(uncivil discourse)的溫牀,如措辭強烈的髒話、人身攻擊、帶有種族或性別歧視的語言等。就算是「互聯網2.0」到來之前,很多傳播學者就已經關注到網絡上的不文明話語或行為的問題。在較早時期,網絡論壇主導的時代,因為人們在論壇中毋須以真實名字出現,行為和說話會變得不受社會規範約束。就算後來到了社交媒體時代,大多數人都用上了真實身分,但因為說話時看不見「聽眾」,而且聽者不一定會就着言論作即時回應,所以傳統社會規範的約束力仍然會比面對面傾談時低。結果是人身攻擊或帶有歧視性的言論較容易出現。 實證研究發現,閱讀言語上不文明的網絡評論,會使人們對自己已有的態度更為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