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舉中「媒介化參與」的發展和弔詭

對從事或研究政治傳播的人來說,剛過去的特首選舉可算弔詭。選舉傳播過程有非常壞的一面,主要是大批主流媒體延續了5年前特首選舉中的歸邊現象,並同時配合各路人馬的放風行為,構造出一個具中國特色的「跑馬仔遊戲」。但選舉傳播也有進步的地方,一言以蔽之,香港可說是首次出現了一場由社交媒體帶動的參與式選戰。 所謂參與式選戰,是指普羅大眾在選戰過程中不止是競選宣傳的受眾,而是直接地參與到選戰過程之中。當然,就算是傳統的選舉,選民都可以透過參與候選人的集會或成為選舉工程中的義工而參與到選戰之中。但在傳統的選舉中,展現這些參與行為的選民始終是非常少數。到了數碼媒體和社交媒體的世代,選民則可以有更多機會和方式,對選舉過程有「媒介化」的參與(mediated participation)。 一場由社交媒體帶動的參與式選戰 談是次特首選舉中的「媒介化參與」,自然要從曾俊華的選戰談起。撇除大家如何看「曾俊華現象」的政治含意,沒有人能否認其選戰的出色。重要的是,他的選戰出色的地方,不止在於他的文宣比別人做得好、短片比別人拍得感人,或口號比別人的「貼地」;突出的地方,在於他的選戰真正由網絡和社交媒體帶動,而且讓市民成

詳情

當「關公災難」/氾濫時

這個星期,美國聯合航空客機因機位超賣,要求四名已登機的乘客讓位予機組人員,一名男醫生斷然拒絕,結果被警員粗暴拖走,片段曝光後引起全球關注。數日後,香港媒體報道事件,一如所料,出動四個大字:公關災難。 這四個字,香港人絕不陌生。 近年翻閱媒體報道,每隔幾天就有事件被冠以此名,頻率更愈來愈高。我嘗試在網上搜尋過去5年香港報章出現「公關災難」或「關公災難」的文章,結果2012、2013年分別只有72和59篇,2014、2015年稍為上升至124篇及122篇,到2016年,數字已急升至581篇。又以過去幾個月為例,隨便列舉已有聯合航空、國泰、天比高、港鐵、東方(足球隊)、林鄭月娥、李克勤,先後被香港傳媒一錘定音,判斷「引爆」公關災難。「關公很忙」,已經成為無可置疑的民間共識。 「公關災難」成流行修辭 小學常識課本有教,香港向來是一塊福地,天災不常見(人禍另計),那為何近年在媒體眼中,災難頻生?表面上,它只是傳媒行業裏面的又一次潮流。眾所周知,香港媒體向來用詞貧乏,同時擅長嘩眾取寵,每逢坊間出現新式「潮語」,媒體定必落力追捧,不理語境,發揚光大,直至用語的趣味被搾盡之前,絕不罷休。近年「公關(關

詳情

新聞自由的低潮與明憂

香港記者協會在上周發表了最新的調查結果,新聞稿的標題為〈香港新聞自由略為改善 但仍未合格〉。而之前一年的報告標題是〈香港新聞自由持續惡化 記協憂劣勢已成〉。可以說,香港的新聞自由正面臨低潮,及在多方面均有明顯憂慮。 新聞自由指數情況嚴峻 記協的調查發現,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在2013年至2016年期間,公眾人士方面的評分分別為49.4、48.8、47.4、48.0(以0至100分為準則)。新聞從業員的相應評分則是42.0、38.9、38.2、39.4。看過去4年的走勢,前兩年均有下跌,上一年則稍有回升,公眾人士和新聞從業員的評價走勢相同,但公眾的評分較高,新聞業者的評價明顯較低。 去年的評分表面看來是上升了,但升幅甚微,而且上升幅度只在統計學誤差範圍內。分數的數值偏低,無論是公眾還是業界的評分,均未達50分的及格線,特別是新聞從業員所給的分數近3年均不到40分,可說情況嚴峻。 業界認為自我審查更為普遍 香港新聞自由指數由10條問題組成。相比之前一年的調查結果,公眾對新聞界自我審查情況的評分略有改善,對新聞界獲取資訊的困難情況也較為樂觀。而新聞業界本身對獲取資訊的困難卻有更負面的評價,但對香

詳情

憤慨偏頗的傳媒,懷念嘉諾撒的仁愛

來自嘉諾撒聖家(九龍塘)學校的校長邵苑芬修女繼早前出席商業電台「政經星期六」力撐BCA後,日前又再度在同一個節目上發表言論。 偏頗的公衆大氣電波 一般的社會時事節目,除了是個人專訪,就具爭議性的話題都會邀請不同意見的嘉賓出席。三星期前的這個商台節目請來三位全部都是支持TSA的嘉賓,分別是邵修女、某校家教會主席和教育大學數學的陳偉康。今個星期,不只又請來了邵修女,更加請了TSA檢討委員會成員林日豐和近期甘冒被彈劾也要力挺TSA支持者言論自由的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蔣麗芸!然而今次似乎是「進步」了,為免遭人耳語,也請來了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女士。但整個節目都仍然是以支持TSA為主調,邵修女可一口氣個人show式暢所欲言幾分鐘,但何女士説不到幾十秒就被主持人打斷。在三對一,和早有預設立場的主持人所控制下,反對TSA的家長聲音只是被用作點綴。再配合緊隨的商台新聞報導只引述邵、蔣、林的觀點,「政經星期六」再次成功為政府政策護航。 究竟為何這個每星期只有一小時的節目要在四星期內兩度討論TSA呢?那得要先看主持人是誰,就是陳淑薇(May姐)。她不只是商台新聞總監,更是太平紳士和擁有銅紫荊星章,與特區

詳情

香港數碼聲音廣播政策大倒退

繼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dbc)、鳳凰優悅及新城電台停止其數碼聲音廣播後,早前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將會停止餘下唯一一家的香港電台數碼聲音廣播服務。從今次事件,再看到港府的廣播政策(包括電視),嚴重缺乏考慮到投資者營商環境的情?,也不理解新平台和舊平台在過渡及融合上,兩者是共存或是競爭的關係;而在大環境轉壞的時候,也未能放下身段以開放的態度與業界從長計議,提供可行、合理的幫助,或大膽地在政策或發牌條件上予以放寬或修改,致使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數碼聲音廣播就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從此「滅聲」。 應了解這老行業是「競爭中要共存」 一個理想的廣播政策,應該是在切實地了解行業的歷史及發展下,有遠見地制訂政策,吸引最有能力、誠意的投資者,提供合適、健康的營商環境,適當協助及監察持牌者去提供健康、高水平、多元化的產品,使市民享受到最新的科技及最優質的娛樂、資訊節目。政府也應該在制訂條例或發牌條件時,預留一些空間,給予雙方在大環境改變下作一些適當的修改。 香港的聲音(電台)廣播已有很悠長的歷史,在電視及近年新媒體的興起,似乎在經營上都沒有發生「致命」的衝擊,看起來和其他媒體已成了共存的生態;但在收益

詳情

「端傳媒」不是不夠低俗 而是敗在商業模式

「端傳媒」亮起紅燈,許多論者指出,它走深度路線,在當今網絡時代注定失敗。筆者卻認為,內容取材僅屬其次,其致命傷在於欠缺可行的商業模式。 「端傳媒」裁員的消息傳出後,觸動大量媒體人的神經,facebook上一片哀嚎。很多人感嘆香港難以養活一個高質媒體,劣幣驅逐良幣,甚至歸咎於「蘋果化」令讀者口味愈見低俗。諸種社交網絡式的「一句點評」,無非宣泄情緒,亦正好解釋了,為何深度內容想要立足社交網絡,會舉步維艱。 首先,「端傳媒」開宗明義,面向全球華人。從它在台灣的知名度,以及網頁上簡體字的留言數量,可見它的讀者遠不限於香港人。所以這不是香港市場獨有問題,而是全球華人市場的問題。再說,即使放眼英語媒體,深度內容亦需要融資或品牌合作支撐。主流群眾捨難取易,投向低俗內容的懷抱,根本無可避免。 若說「劣幣驅逐良幣」,也不準確。「端傳媒」打從開始,即表明拒絕「煽色腥」,也不追求發布速度。它不跟嘩眾取寵的「內容農場」和爭分奪秒的主流媒體直接競爭,僅瞄準小眾讀者。一直熱中「即食」內容的大眾,不見得會投入「端」的懷抱。 時值2017年,還因為「蘋果化」而耿耿於懷的朋友,未免故步自封。《蘋果日報》無疑行先社交媒體

詳情

華人傳媒的視野

最近,美國聯合航空的暴力對待乘客事件,震驚全球。不過,華人傳媒大篇幅報導中,總有意無意之間,提到受害人是華裔,因此引起各方關注。似乎換句說話,如果那位受害人不是華人,便可算不關我們的事了。 後來有消息傳出,受害人是越南人,已定居美國超過二十年,又有人指越南人也是華裔。更有人找來更多資料,甚至說是「大起底」!大佬,人家是個受害人,起甚麼底呀?在外國居住多年,見慣華人媒體的報導方式,卻原來全球的華人媒體都有此偏頗。整個事件重點在航空公司以不公平及不人道的方式處理自己的錯誤,受害人的膚色,年齡,職業等等,絕對沒有關係。 在多倫多,自九十年代初,華人移民漸多,各行各業也有,連帶傳媒行業也蓬勃起來,在明報正式在加拿大出版後,每天岀版的華文報紙多達三、四份,還有電視台和電台,讓本地人傻眼。在多倫多岀版的英文報紙(收費的)只有兩份,但中文報紙在最高峰時有四份,真的有點過分。 這些報章和電台電視台都有自己的新聞採訪,同樣以華人社區為對象,起初自己也不以為意,他們大都分開有加國(包括本省本市和聯邦)新聞,國際新聞和中港台新聞。後來接觸多了,也認識一些記者編輯等,大家交談過後,才留意到在加國新聞中,如果有

詳情

要衝破三大管治迷思

新特首會否施行新政?新政會否為社會帶來新契機和新氣象?這當然是香港人的期望,但如果執政者無法衝破管治香港的迷思,恐怕這些期望只是一廂情願。所謂香港管治的迷思,就是某些關於管治香港的理論、觀點和看法,沒有根據更未經證實,但社會大眾、意見領袖和政府高官卻把它們當作事實一樣深信不疑。結果,香港的管治水平無法提升,撕裂社會的深層次內部矛盾愈演愈烈。這些迷思包括: 傳媒不可碰 新聞自由和獨立媒體是文明社會的重要支柱,乃行政、立法及司法以外的第四權。這老早已經是社會的共識甚至常識。在這樣的情?下,政府幾乎是別無選擇地要尊重新聞機構的編輯自主和採訪自由。問題是當新聞專業淪落為散播謠言和扭曲現實的洗腦機器,或者與居心叵測的人狼狽為奸,甚至被人利用借刀殺人,政府視若無睹置之不理,就必然會應驗英國政治學家伯克(Edmund Burke)的名言:「壞人所以囂張,因為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 傳媒牽?民眾的鼻子走,它的失實報道有害健康,甚至可以致命。在今天資訊爆炸,充斥

詳情

真相絕種之日,就是涅槃重生之時──論有線電視和端傳媒的隕落

這邊廂,九倉決定放棄有線電視;那邊廂,端傳媒大幅裁減近八成員工。在這個年代,資訊就是廉價,廉價得根本養活不了自己。 歸根究底,其實這也不過是demand and supply的問題。曾幾何時,人類為了一個「知」字,可以馬不停蹄、八百里加急地傳遞一通文書。如今,互聯網接通全球,資訊不再珍貴,知識垂手可得。不稀有、不罕見,自然也就無人稀罕。 因為科技進步,所以人人都是publisher。寫小說、畫漫畫,不用再依賴出版商,自己於網絡發佈即可;搞傳媒、做新聞,也不再需要數以百萬計的投資,一部手機、一個網站(甚至一個Facebook page),已可以自稱「傳媒」。 門檻降低,除了吸引更多人來爭生意,亦孕育出許多不求財的content producer。這些人可能是為了虛榮感,可能是為了自娛,也可能純粹出於無聊,願意免費和世界分享自己的文章、製圖、短片(當然也有很多先儲like、後搵錢的職業KOL)。這些已成為我們生活一部分的東西,其實也在一點一滴地蠶食著傳媒的生存空間(筆者也可算是其中一人)。 Supply以幾何級數無止境地增長,demand卻怎樣也跟不上。廣告商已經用盡法寶吸引消費者的眼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