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缺席的特首選舉:比較特首候選人政綱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26日舉行,12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將會為香港選出新一任特首。香港人太多手中無票,只能夠拍Selfie、看公關災難或者在Facebook 給予「嬲嬲」予候選人作「參與」。既然冇得揀,那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場選舉呢?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參考《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殘疾人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禁止酷刑公約》)最近一次的審議結論(Concluding Observations),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立埸,三位候選人於其選舉網站上的政綱以作比對。市民可以看看各候選人是否對「人權友善」,甚至捍衛人權有所認識及倡議。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 三位候選人的政綱,對促進香港人行使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上著墨甚少。即使各人都只在推行雙普選上有所立場,但全部候選人的政綱均未有明顯提及,推行雙普選時將會「保障市民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在《基本法》23條立法上,沒有一位候選人的立場符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中的要求,將叛逆和煽動暴亂罪行的立法中的規定與《公

詳情

垃圾徵費「真垃圾」?

必也正名乎!垃圾不等於廢物!首先,垃圾可以發電。而外國亦不乏成功例子。即便是大陸,也在積極推動。業務包括垃圾發電,在港上市的中國光大國際(二五七),便被譽為環保股中的龍頭。假如特府決心朝可持續發展這方向走,垃圾發電絕對划算,因為香港永不缺垃圾。 為何香港從不思考化石燃料和昂貴的天然氣以外的發電模式?這個真的不好說。記得早在二○○八年,特府便與大陸簽訂能源合作諒解備忘錄,列明「支持中海油在現有海上天然氣供應基礎上,續簽二十年長期供氣協議,價格按市場原則確定。」 話說回來,環境局日前公布都市固體廢物收費的實施安排,預計最快可於二○一九年下半年實施。不過,雖然擾攘多年,但這個所謂的安排,明顯予人「急就章」之感。不論是落實細節、如何執法,如何關顧綜援家庭,以至「三無大廈」的數量,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均一問三不知。至於如何衡量政策成果,更是諱莫如深。這正是現屆特府「說了再想,做了再算」的一貫思維和行事方針。如此這般的垃圾徵費,也真的很「垃圾」!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黃錦星一再強調加派人手,加強執法。如此一來,行政費必然飈升,而到底增加多少,卻又是「木宰羊」!但可以預見的是,結果無異於用價值二百萬的導

詳情

垃圾徵費殺到嚟!想扔少啲垃圾,有咩實際方法?

垃圾徵費方案於日前出爐,並預計於兩年後全面落實。政府在推行整個環保政策的失效自不多說,一方面又不做好教育(有關「污者自付」或者「源頭減廢」等概念對一般市民而言仍是十分陌生)、一方面長期「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例如想條街少啲垃圾就令劉江華個口細啲咁,又或者長期周街放勁多垃圾桶以為方便市民、點知只是助長更多垃圾的產生等等。雖然「垃圾徵費」的確以收費方式變相令大家逼住少啲垃圾,但實情是、「罰」唔「罰」、收唔收你錢都好,環境由頭到尾都要由大家一同保護嘅(只是政府淨是要求收錢唔做好教育,大家自然反感……!)。姑勿論如何,垃圾徵費點都係會殺到埋身,咁有咩方法可以減少啲垃圾呢? 其實,都只是得一個,就是「源頭減廢」。即是點? 在日常生活中,我哋除咗做Recycle之外,其實更重要是Reduce「源頭減廢」,即是你少用啲、自然少垃圾啲啦。以下由淺入深地,講吓九種不同的「源頭減廢」方法: 第一:檢查自己房間的垃圾桶,裡面有咩垃圾;盡量減少該類型的垃圾/進行分類。 呢個方法是「源頭減廢」的第一步。在我而言,以前我的垃圾桶裝得最多的,一定是呻完鼻涕的紙巾同埋零食包裝袋。這一年下來我改用了手巾仔,故此垃圾桶少

詳情

香港規劃的空氣質素評估漏洞

早前立法會工務小組審議大埔第九區的公屋項目,但空氣評估報告居然在一個星期之前才送到立法會議員的手上,更被議員踢爆原來報告是運用舊的香港空氣質素指標作評估,假如以現時的空氣質素指標來檢視,大埔第九區的空氣質素將會在工程完成後嚴重超標,當中二氧化硫預計最高一小時的平均水平高達 667 微克/立方米,反映鄰近醫院使用高含硫燃料對附近民居的影響。 事件反映的是,空氣質素評估在規劃所佔的位置,往往只處於相當支節微末的地位,以至於如此重要的資訊,居然要待撥款會議審議前的一個星期才發放給公眾。 其實,香港空氣質素指標(Air Quality Objectives, AQOs)作為各項規劃工程的主要空氣質素的把關指標,一直都被批評十分寬鬆,大埔第九區空氣評估報告所使用的AQO,居然是自1987年沿用26年的指標!雖然2013年7月後,隨著《2013年空氣污染管制(修訂)條例》的實施,空氣質素指標將會至少每隔五年檢討一次,但現時的空氣質素指標,仍然距離世衛水平甚遠,好幾種的污染物,包括PM2.5、PM10及二氧化硫,比世衛的水平仍然高出三至五倍不等。 每隔五年檢討一次,驟眼看來是一個合理的檢討框架,但具

詳情

福島核災傷痛未平 台山核電危機驟起

福島核災6周年,日本政府為了製造一切回復正常的假象,撤銷部分災區的疏散令,並在一年後終止災民的援助金,逼他們重返家園。然而,綠色和平調查發現,有災區的輻射水平嚴重超標,揭發日本政府隱瞞核能風險,罔顧平民的安危。前車可鑑,港人需要警覺近在眼前的核危機——中廣核集團最近宣布,曾被法國監管機構指有安全隱患的台山核電廠,突然延期至今年下半年投產,卻從無清楚交代法國的警告是否屬實。特區政府必須捍衛我們的知情權,向內地當局查明真相。 日本政府製造「已走出核災陰霾」假象 日本政府將於3月31日撤銷福島飯館村的疏散令,容許6000多名災民回家。飯館村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西北面28至47公里,面積約等同2.5個香港島。為了解災民回家後面對的風險,綠色和平在去年11月量度了7間位於飯館村不同地方的民居的輻射水平。根據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建議,公眾一般可接受的輻射水平上限為每年1毫西弗(mSv/yr)。日本政府亦訂定災區輻射水平下降至每小時0.23微西弗(μSv/h)的長遠目標,相等於每年1毫西弗。可是,7間民居周邊範圍的平均輻射暴曬劑量,由每小時0.5微西弗至每小時1.2微西弗不等,為政府聲稱的長

詳情

後全球化時代的籠牢

全球化曾一度為世界各國帶來無窮無盡的機遇,跨地域的商品貿易、快捷及緊密的人口流動基本上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發展模式。全球化的降臨能為一國帶來急速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但這種優勢及機遇僅局限於初始階段,經過一段時間後全球化帶來的經濟及社會發展便會到達瓶頸位置且逐漸停滯不前。這種現象最容易呈現於社會階級流動性之上,以往草根階層可以借全球化之利白手興家,憑個人努力亦能鯉躍龍門晉身社會上層。全球化的優勢促成了新資產階級的興起,其逐漸壟斷多個行業的發展並形成資本的高度集中。世界上大部分財富集中於小部分人之手,而這種貧富懸殊的情況會越趨嚴重,中產及社會底層向上流動的機會亦越來越少。香港社會是典型進入全球化瓶頸位置的地區,雖然香港的生活條件優厚、社會繁華富裕,但普遍社會中下層卻難以向上流動,在通貨膨脹的環境下薪金停滯不前,一生更受困於高昂的房地產價格而營營役役;本土市場亦已接近飽和,多個領域皆被國際級的大企業所佔據。雖然香港整體經濟水平不斷上升,但小市民與上層階級的差距卻越拉越遠,真正得益的仍是大資本家。 與此同時,全球化造成的激烈競爭環境卻未有絲毫減輕,在新一波發展浪潮下反而更為嚴峻。科技發展本已導致

詳情

如何對政府角色做「大手術」?

到目前為止,今屆特首選舉中最有趣的一個現象,不是候選人之間各有不同主張(這完全是意料中事,沒有什麼值得進一步討論),反而是他們竟然對某些問題持差不多一致的意見;其中關於將來政府在管理社會經濟事務的角色,他們都同意需要有所調整。 以目前政壇的氣氛而言,風向是吹向加強政府的參與和強化它的角色。我之所以說這是「政壇的氣氛」,事關在整個社會層面上,其實尚未能感覺得到已經出現了一種新的共識,認為政府應該更多介入,而市民亦已有足夠心理準備,願意分擔因政府角色調整而增加的開支。就我個人而言,是樂於見到政府思考如何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方向及要扮演的角色,更多地為有需要的社會人士提供福利。簡單的說,我支持改變政府對發展社會經濟的角色。但這並不等於我可以說現時已能見到一種新的社會共識正在形成,將個人的主觀期望,寫成市民大眾已接受和支持的新安排。在香港社會裏,相關的討論還未正式開始,那又何來新的共識呢? 這是香港的一個古怪現象:在回歸後的20年裏(主要是在2003年前後開始),不是草根階層由下而上的給政府、既得利益集團施加壓力,爭取政府改變其管理社會經濟事務的方法;而是建制系統內部發生了一些變化,產生要求調整

詳情

特首選舉 會關心住屋權嗎?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近發布了一份題為《適足生活水準權所含適當住屋權以及在這方面不受歧視的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的報告》(A/HRC/34/51)文件,檢視「住屋金融化」的狀況及其對人權的影響。所謂「住屋金融化」,是指住屋和金融市場以及全球投資的結構性變化,即住屋被視為商品和累積財富的手段,以及成為全球市場中交易和出售的金融工具的一種擔保。 「住屋金融化」令住屋脫離社會功能 報告分析,「住屋金融化」起源於不少奉行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國家放鬆住屋市場管制,以及由金融機構實施經國家同意的結構調整方案。由於各國側重吸引資本和富裕的投資者,推動不少歐洲國家實施嚴厲的緊縮措施——例如減稅和削減福利——以吸引外國投資者進入其國內房地產市場;加上全球資本過剩問題愈加嚴重,住屋和城市房地產已經成為金融公司的首選商品,作為資本過剩的存所,使住屋脫離提供安全和尊嚴生活住所的社會功能。結果,一些對?城市(例如香港和倫敦)的房價自2011年以來都上漲了50%以上,為富人增加了巨額資產;對於尚未在該市場投資的大多數家庭,則再無能力購買住屋,被逼遷到就業和服務稀少的城郊地區(第8、19、23、25、26、37段)。 報告認為

詳情

真理愈辯愈明:再三回應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兩個月前,法政匯思和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在數篇文章中討論同性婚姻立法問題。真理愈辯愈明,而關注組文章內的部份內容,實在不得不令人有與其辯論的衝動。簡單來說,關注組對平等和歧視的理解十分狹窄,無視了不同性傾向人士受的不平等對待,又對將來的性傾向立法非常恐懼,就如洪水猛獸一樣,以不實的資料和意見,希望博得大眾的一點同情。 回應一︰什麼是平等、什麼是歧視? 關注組對公民權利和政治公約的反歧視條款理解實在太狹窄,亦誤解了法政匯思的意思。他們認為,法政匯思要求所有「對不同人有不同對待的法例,也應修改至『平等』為止。」。反之,他們認為平等是指「在人權公約有提及的人權,及在法律前人人應擁有的權利來說」,又指在這些範圍外任意定義平等,就超出了基本人權,是危險的。關注組的這些說法,值得一一回應。 首先,法政匯思文章的意思,絕對不是關注組所認為的「絕對平等」。文章內的權利保障所有人,正如現有的反歧視條例一樣。法律要求的是平等對待,而並非令所有人絕對相同。相對於關注組的「絕對平等」,其實國際公約所指的是相同情況則相同待遇,而在必要之時,更加需要以平權措施(‘affirmative action’)去保護無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