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年金計劃有什麼問題?

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4月10日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內部回報率為4%為例,計劃中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 計劃公布之後,社會初步反應正面,認為回報率吸引,亦可以抵禦長壽風險。作為政府負責營運的年金計劃,理應不以牟利為目的,可是仔細研究政府列舉的數字,計劃似乎過於保守,回報並非預期中這麼高。 首先,計劃中的假設平均壽命太高。筆者以計劃中所列舉的其中一組數字計算:內部回報率為3%,男性估算每月固定年金約500元(每10萬元保費),女性則為約450元。經過計算後,以3%的回報率為例,男性要存活23年,即如果在65歲參加計劃的話,要到88歲累積的年金收入才達至該回報率;而女性更要存活27年,即相當於92歲。 如果以統計處推算的2019年香港人口生命表,65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5.37歲,女性則為89.75歲。如果在上述年紀身故的話,實際回報率分別只有2.51%及2.7%。 此外,計劃中保證發放的金額太低,只有等同已繳保費105%。即是如投保人在獲發105%已繳保費之前身故,其受益人會繼續每月收取餘下期數或一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的男女論爭

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計劃」),讓退休人士繳付一筆過保費後,終身提取年金。計劃為有相當儲蓄的退休人士包底,強化了世界銀行退休保障第三支柱個人儲蓄的保障(註)。 公營年金為何與私營爭飯碗 現時香港除生果金外無劃一無審查的退休保障,有資產者需靠自己籌謀退休生活。 在環球投資環境動盪的低息環境下,計劃可令有相當能力的人士退休得到更佳保障。比起全民派錢,政府的荷包更鬆動。這個做法新加坡已實行一段時間,與公積金扣連。政府推出計劃,與逆按揭並駕齊驅,而且不強制購買,令退休人士有更多選擇。 右派會質疑為何計劃要公營,因私人市場已提供類似的年金計劃。私人計劃有一些分保證回報和投資回報,市況差整體回報就會下跌。要一次過或按年向保險公司繳交費用再逐年領取小部分的方式需要消費者對私人機構有相當信任,不信任致客戶少,參與者少則沒有效益,也不能承載風險,加上利潤和行政費令回報減少,亦是造成「市場缺塊」的原因。 傳統觀念令預繳的年金從來不受歡迎,很多保險公司的所謂年金產品其實是與人壽相連的分紅式儲蓄保單,有些是可以一定年期後拿回本金的。政府此計劃幫助推動年金普及,令大眾接受。 不過,私人市場產

詳情

政府公共年金計劃的反思

最近政府提出一個公共年金計劃,向長者提供多一種退休保障選擇,即一次過存入一定保費後,保障逐月領取年金,直至終老。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可以投入保費金額為5萬至100萬元享受終身年金計劃,預計回報率為5%至7%,這與私人市場上已有的產品只有約3%相比十分優惠。更值得注意的是該計劃不收取管理費用和退保費用,受益人可以享受到總保費達105%的身故保障。若投保人壽命超過82歲,那麼將獲得比預計回報率更高的收益。從預測壽命表來看,現在活到65歲的男女長者的預期壽命為85歲和87歲,可以預見將會有超過一半參與公共年金計劃人士可以享受到長壽帶來的額外回報。況且,即將到來的年長人群相比現在和之前的群體,經濟境況會好一些,一個零風險和高效益的退休保障計劃更適合這種類型的長者退休保障。 隨着香港老齡化速度加快,現今年齡在65歲或以上長者比例達14.5%,預計到2050年比例將升至30%,對長者的關懷和支持已成為社會和公共健康的重要挑戰。特區政府對全民退休保障一直有所保留,筆者是可以理解,一方面是財政的承擔,另一方面是資源有否達到成本效益。如果社會的目標是提供全面覆蓋長者的退休保障,我們不必堅持「政府需要

詳情

公共年金計劃未能解決退休保障不足問題

4月10日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宣布預計明年中將會推行公共年金計劃。政府於去年退休保障諮詢期間多次提出,讓中產長者可自行購買將現金資產轉為每月穩定的退休收入的年金計劃。其後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提出並指明由按揭證券公司就有關建議展開設計和可行性研究,並會盡快提交報告給董事局考慮(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第105段)。這宣布比預期來得快。 參與公共年金計劃屬自願性質,參與的長者在投放資金於計劃後,便可終身按月領取年金。年金金額則視乎投放金額、按揭證券公司設定的回報率及參與人的性別而定。假設一名男性長者投放上限金額的100萬元,年回報(投資內部回報率)為3%,這名長者便可每月領取5000多元,直至過身為止。公共年金計劃確保每名參與人都能合共領取最少105%的投放金額,即使參與人早逝,未領取的餘額可由其遺產承繼人領取。女性長者由於平均預期壽命較長,每月年金金額會較男性小。 要注意的是這些年金金額都是以當時價格計算,即是終身所領取的年金金額都是同一個數目,不會跟隨通脹調整。按揭證券公司沒有說明所使用的平均預期壽命為何,筆者參考統計處於2015年公布《香港人口生命表2009-2064》中的

詳情

知識無罪

今日大家都知道香港民間學院被特區政府警告了,好多知道此事既朋友都好擔心未來民間知識活動會唔會愈遭打壓,等我交代一下事件的始末。 香港民間學院 Intercommon Institute是我與其他幾位青年學人的策劃多年的知識計劃,透過本土研究社義務策劃,想推動學院以外的民間知識活動,課程主要比例嘅收入會畀返講者,支持佢哋進行各範疇的獨立知識生產,長久以來形成一個民間知識社群。開始兩年多已經有500-600位學員參與,民間知識社群亦漸見輪廓。 應該係3年前,開辦時專登走去教育局嘅註冊講座,認真睇下駛唔駛註冊拎個牌。嗰陣直接問個負責人員,佢同我哋講係話只要唔涉及中小學課程,興趣班就唔需要申請辦學牌。所以我哋攪左兩三年都係唔牽涉中小學課程嘅內容,況且我哋好清楚唔係想開補習班,而係教授啲學院以外嘅社會及批判知識。 但在3月28日晚,好記得係林鄭當選之後嘅第二晚,有兩位教育局嘅執法人員,突然上門話收到「投訴」發咗封警告信畀我哋,話我哋攪嘅知識活動違反《教育條例》。我問佢我哋攪興趣班一早問過你哋同事冇問題先攪,佢冇直接回應,就話佢現場嘅判斷係佢大學有聽過類似講座 (當天課程的內容是「風水與數學」)。

詳情

新界北規劃的交通擠塞及健康風險

《香港2030+》的諮詢期於4月底結束,對於一個聲稱要規劃香港未來30年的諮詢文件,公眾給予的關注實在是不成比例,對於計劃提供25.5萬居住人口、面積達720公頃的新界北策略增長區,討論就更加不足了。 根據《香港2030+》所指,新界北的發展目標是要在邊境地區創造高達21.5個就業機會,當中似乎主要牽涉到跨境的物流作業及相關工業活動;問題是,這些跨境的物流作業活動,究竟是否能夠構成足夠的在地就業?根據過往政府開發新市鎮的經驗,跨區的就業需求只會隨著新市鎮發展得更完善而不斷提高,實際例子與數據我早已在本欄《新市鎮的孤島效應》提及過,在此不贅。 圖一:新界北策略增長區擬議的運輸連接 (圖表來源:《香港2030+》、筆者自行添加) 被納入新界北發展的地區,包括香園圍、打鼓嶺、坪輋、恐龍坑及皇后山等。以現時政府提供的概念圖推測,似乎政府是想在既有的沙頭角公路之外,另外興建一條連接道路,接駁到現時的粉嶺公路之中,以疏導將來往市區工作的交通車流。 不過,北區的運輸道路網絡早已經接近飽和。根據北區區議會的《北區交通幹道及樞紐汽車流量調查》,粉嶺北的交通樞紐馬適路與沙頭角公路交界,其路口的飽和度(Do

詳情

論梁振英「大鵬與麻雀」之喻

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似乎特別喜歡小朋友,繼2015施政報告引述五歲小朋友,詢問她長大後住哪裏之外[i],網上亦流傳一張有如「樹熊食葉」、「一葉知秋」的相片,其中一位小學生專心賞玩手中樹葉,竟然忽略了背後的梁振英[ii]。 日前,又有過百名中小學生獲邀參觀禮賓府,梁振英稟承一貫作風鼓吹一帶一路及內地機遇,藉此勉勵一眾學子:「麻雀只在自家門口跳,大鵬則飛高飛遠,今天香港的青年人,隨着國家和香港的發展,都有飛高飛遠的機遇,同學們應該知所選擇……應該將眼光同時放在香港以外的國內外城市」云云[iii]。 其中「大鵬與麻雀」的典故出自《莊子‧內篇‧逍遙遊》:「有一種鳥,叫做大鵬,其背廣如泰山,其翼大如天邊的雲,拍翼而乘著旋風上升至九萬里的高空,超越雲層,背負青天,然後向南方飛去,將要前往南海。麻雀譏笑之說:『牠要飛到哪裡去呢?我躍起而往上飛,不過幾丈高就跌下來,翱翔於蓬蒿草叢之間,這樣也是飛行的極至啊!牠還要飛到哪裡去呢?』這就是格局小與大之間的分別。」這個典故亦是成語「鵬程萬里」的起源之一,含有前程遠大不可限量之意,以此勉勵莘莘學子放眼世界,不斷於社會階梯向上爬,一般來說不可謂不恰當。 但要注意的

詳情

香港整體的助人指數反思:為何被低估?

2014年年中,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發布了首次「香港助人指數」調查研究結果,當時發現本港居民熱中慈善捐款,78.8%的人都曾捐過款,但做義工的比例不高。兩年之後,本中心再次就此做出全港調研,隨機訪問了3016名本港居民,發現本地居民對助人行為的總體參與率由61.4%增長至80.4%。尤其是義工服務(包括由學校或公司組織的,或者慈善機構組織的)的參與率升幅最大,由39.1%升至88.5%。尤其值得注意的是,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參與義工服務的比率由2014年的19.2%上升至75.8%。 如此大幅度的增加或許令人驚訝。有趣的是, 當我們請受訪者分別對自己有多樂於助人以及香港人整體有多樂於助人給出分數時,兩次的調研結果都顯示受訪者普遍低估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以7分為最高分,在2014年,受訪者對自己的助人水平評估為平均3.09分,而對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給出的是平均3.01分。2016年,類似的情況再次發生:受訪者給自己的打分為平均5.51分,明顯高於給香港整體的打分4.01分。另外,我們的調研還發現,本地居民的社會信任度在兩年間沒有明顯變化。 「媒體現實」與「社會現實」 為何大家各自都在助

詳情

綠色殯葬與中國傳統

打開電視,忽見食環署宣傳綠色殯葬的短片,為鼓勵市民撒灰於紀念花園,以代替土葬和骨灰龕,於是提到中國傳統有所謂「塵歸塵土歸土」,頓時令我摸不著頭腦。 其實「塵歸塵土歸土」乃翻譯自英諺「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起源於聖經《創世記》(3.19):「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 仍要歸於塵土。」 若然想引用中國傳統思想,以鼓勵市民撒灰於紀念花園,我建議他們最好不要引用孔子和孟子,免得自打咀巴、自討沒趣。 事緣孔子的學生宰我,有一次反對為父母守三年之喪,結果孔子大怒說:「你若然心安就去做吧!君子守孝,吃魚肉不覺香,聽音樂不快樂,居處所不安樂,所以有所不為。如今你心安,就去做吧!」(《論語‧陽貨》)若然引用孔子,恐怕會令孝子賢孫「安已不」! 此外,引用孟子亦不太合適。有一次,主張節葬的墨子學派人物要求與孟子辯論,後來孟子透過徐子告訴他:「大概古時曾經有人不安葬其雙親。後來雙親死了,就抬著遺體棄置於山溝之中。他日經過此地,看見狐狸在進食屍身,烏蠅和蚊子在吸吮屍體,那人額頭不禁流汗,只可斜望而不敢正視。這種汗水,非為別人而流,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