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

即使真的有其他死而復生的案例,但耶穌可說是世上最著名的一位復活者。他復活,我們放幾天假,這稱得上是雙贏。 現今醫學當然未能令死了三天的人復活,卻已能做到另一種意義的復活:器官移植。過去幾天,全港都被捐肝事件所觸動,不少人問法例為什麼那樣鐵板一塊,為什麼就不能酌情讓離法定年齡只有三個月的女兒完成救母心願。 的確,「三個月」會令人有「不近人情」的感覺;然而這條法例的原意,是保護未成年人,避免他們因心智未成熟、欠缺周詳考慮下作出捐贈器官的決定,法例也沒有賦予任何人有放寬年齡限制的酌情權。Michelle未能捐肝救母,我們也無可奈何。 而其實在此期間,黨友郭榮鏗暗中奔走,先跟政府、立法會主席、各黨派議員同事互通聲氣,再在周三晚夤夜起草了緊急法例,臨時將法定捐贈年齡降至十七歲,並且設下「日落條款」,法定年齡在五月一日便會回復至十八歲。這條為Michelle度身訂做的法例,得到局方、律政司、大主席、民主派和建制派同事一致支持,只等周四大會重開便可立即三讀通過。 這,相信是本屆立法會首次的「真.跨黨派合作」。很多人感覺到香港已死,希望這次大家不分你我、雙方卸下壁壘的小舉動,能多少減輕這種心理陰霾。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有什麼問題?

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4月10日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內部回報率為4%為例,計劃中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 計劃公布之後,社會初步反應正面,認為回報率吸引,亦可以抵禦長壽風險。作為政府負責營運的年金計劃,理應不以牟利為目的,可是仔細研究政府列舉的數字,計劃似乎過於保守,回報並非預期中這麼高。 首先,計劃中的假設平均壽命太高。筆者以計劃中所列舉的其中一組數字計算:內部回報率為3%,男性估算每月固定年金約500元(每10萬元保費),女性則為約450元。經過計算後,以3%的回報率為例,男性要存活23年,即如果在65歲參加計劃的話,要到88歲累積的年金收入才達至該回報率;而女性更要存活27年,即相當於92歲。 如果以統計處推算的2019年香港人口生命表,65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5.37歲,女性則為89.75歲。如果在上述年紀身故的話,實際回報率分別只有2.51%及2.7%。 此外,計劃中保證發放的金額太低,只有等同已繳保費105%。即是如投保人在獲發105%已繳保費之前身故,其受益人會繼續每月收取餘下期數或一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的男女論爭

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計劃」),讓退休人士繳付一筆過保費後,終身提取年金。計劃為有相當儲蓄的退休人士包底,強化了世界銀行退休保障第三支柱個人儲蓄的保障(註)。 公營年金為何與私營爭飯碗 現時香港除生果金外無劃一無審查的退休保障,有資產者需靠自己籌謀退休生活。 在環球投資環境動盪的低息環境下,計劃可令有相當能力的人士退休得到更佳保障。比起全民派錢,政府的荷包更鬆動。這個做法新加坡已實行一段時間,與公積金扣連。政府推出計劃,與逆按揭並駕齊驅,而且不強制購買,令退休人士有更多選擇。 右派會質疑為何計劃要公營,因私人市場已提供類似的年金計劃。私人計劃有一些分保證回報和投資回報,市況差整體回報就會下跌。要一次過或按年向保險公司繳交費用再逐年領取小部分的方式需要消費者對私人機構有相當信任,不信任致客戶少,參與者少則沒有效益,也不能承載風險,加上利潤和行政費令回報減少,亦是造成「市場缺塊」的原因。 傳統觀念令預繳的年金從來不受歡迎,很多保險公司的所謂年金產品其實是與人壽相連的分紅式儲蓄保單,有些是可以一定年期後拿回本金的。政府此計劃幫助推動年金普及,令大眾接受。 不過,私人市場產

詳情

如果《一念無明》的黃世東沒有弒母

如果患有躁鬱症的黃世東沒有弒母,他想求醫,在公立醫院排期需時至少一年以上。 想快?你需要先到六千幾一個月的私家醫生求診,並將自己形容得有幾差得幾差。如果你說,你有自殺傾向,或者就可以在兩年間轉至公立醫院。如果你的確企圖自殺過,私家醫生將這情況打在轉介信上,恭喜你,或者等一年便可以。 一年,是個非常樂觀的數字。現實是,精神科的排期是兩至三年起跳。 在這期間,如果你無法負擔私家醫生的醫藥費、沒有藥物幫助,在很多時候,抑鬱得彷似明天不會來。尋死,是個非常、非常吸引的解脫。 宗教很喜歡這樣勸勉人:自殺的人不能上天堂,會下地獄,永生永世的受苦。但我告訴你,想死的人才不管死後如何、會到哪裡去。根本醒着睡着,每秒都是煉獄,活着就是罪。從一個地獄到另一個地獄去,也不相干。死不能解決問題,但死能解決背負問題的人。於是那些問題,依然存在抑或消弭,都不再重要了。 如果患有躁鬱症的黃世東沒有弒母,在精緒的煎熬以外,他還要擔心無法得到即時的醫療服務。除此之外,心病還需心藥醫。但即便黃世東可以到醫院求診,他還需顧慮尋求心理輔導的途徑和支出。公立機構的心理輔導機械式得令人更加難堪沮喪、私人執業的每一小時收費則由七百

詳情

政府公共年金計劃的反思

最近政府提出一個公共年金計劃,向長者提供多一種退休保障選擇,即一次過存入一定保費後,保障逐月領取年金,直至終老。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可以投入保費金額為5萬至100萬元享受終身年金計劃,預計回報率為5%至7%,這與私人市場上已有的產品只有約3%相比十分優惠。更值得注意的是該計劃不收取管理費用和退保費用,受益人可以享受到總保費達105%的身故保障。若投保人壽命超過82歲,那麼將獲得比預計回報率更高的收益。從預測壽命表來看,現在活到65歲的男女長者的預期壽命為85歲和87歲,可以預見將會有超過一半參與公共年金計劃人士可以享受到長壽帶來的額外回報。況且,即將到來的年長人群相比現在和之前的群體,經濟境況會好一些,一個零風險和高效益的退休保障計劃更適合這種類型的長者退休保障。 隨着香港老齡化速度加快,現今年齡在65歲或以上長者比例達14.5%,預計到2050年比例將升至30%,對長者的關懷和支持已成為社會和公共健康的重要挑戰。特區政府對全民退休保障一直有所保留,筆者是可以理解,一方面是財政的承擔,另一方面是資源有否達到成本效益。如果社會的目標是提供全面覆蓋長者的退休保障,我們不必堅持「政府需要

詳情

公共年金計劃未能解決退休保障不足問題

4月10日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宣布預計明年中將會推行公共年金計劃。政府於去年退休保障諮詢期間多次提出,讓中產長者可自行購買將現金資產轉為每月穩定的退休收入的年金計劃。其後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提出並指明由按揭證券公司就有關建議展開設計和可行性研究,並會盡快提交報告給董事局考慮(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第105段)。這宣布比預期來得快。 參與公共年金計劃屬自願性質,參與的長者在投放資金於計劃後,便可終身按月領取年金。年金金額則視乎投放金額、按揭證券公司設定的回報率及參與人的性別而定。假設一名男性長者投放上限金額的100萬元,年回報(投資內部回報率)為3%,這名長者便可每月領取5000多元,直至過身為止。公共年金計劃確保每名參與人都能合共領取最少105%的投放金額,即使參與人早逝,未領取的餘額可由其遺產承繼人領取。女性長者由於平均預期壽命較長,每月年金金額會較男性小。 要注意的是這些年金金額都是以當時價格計算,即是終身所領取的年金金額都是同一個數目,不會跟隨通脹調整。按揭證券公司沒有說明所使用的平均預期壽命為何,筆者參考統計處於2015年公布《香港人口生命表2009-2064》中的

詳情

論梁振英「大鵬與麻雀」之喻

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似乎特別喜歡小朋友,繼2015施政報告引述五歲小朋友,詢問她長大後住哪裏之外[i],網上亦流傳一張有如「樹熊食葉」、「一葉知秋」的相片,其中一位小學生專心賞玩手中樹葉,竟然忽略了背後的梁振英[ii]。 日前,又有過百名中小學生獲邀參觀禮賓府,梁振英稟承一貫作風鼓吹一帶一路及內地機遇,藉此勉勵一眾學子:「麻雀只在自家門口跳,大鵬則飛高飛遠,今天香港的青年人,隨着國家和香港的發展,都有飛高飛遠的機遇,同學們應該知所選擇……應該將眼光同時放在香港以外的國內外城市」云云[iii]。 其中「大鵬與麻雀」的典故出自《莊子‧內篇‧逍遙遊》:「有一種鳥,叫做大鵬,其背廣如泰山,其翼大如天邊的雲,拍翼而乘著旋風上升至九萬里的高空,超越雲層,背負青天,然後向南方飛去,將要前往南海。麻雀譏笑之說:『牠要飛到哪裡去呢?我躍起而往上飛,不過幾丈高就跌下來,翱翔於蓬蒿草叢之間,這樣也是飛行的極至啊!牠還要飛到哪裡去呢?』這就是格局小與大之間的分別。」這個典故亦是成語「鵬程萬里」的起源之一,含有前程遠大不可限量之意,以此勉勵莘莘學子放眼世界,不斷於社會階梯向上爬,一般來說不可謂不恰當。 但要注意的

詳情

誰偷走了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每當提及青年失業問題,「好食懶飛」、「唔捱得」或許是不少人對此問題的見解。工商界由於認為青年人「唔捱得」及不願意加入建造業,因而高呼要求輸入外勞。然而,這種說法對香港青年人公平嗎?當然不公平!這種說法更加會偷走了香港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建造業青年7年增近半 根據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顯示,愈來愈多青年人願意加入建造業,過去7年香港青年人加入建造業的人數增加至4.9萬人。建造業15至29歲的青年人數目由2010年的34,000大幅增加至2016年第三季的49,400,升幅高達45%,遠較同期建造業整體就業人數27%的升幅為高。 事實上,建造業除了對香港經濟有着不可取代的貢獻外,更加是一個能夠吸納超過30多萬人的勞動力密集行業。過去10年,建造業就業人數佔全港工作人口的比例愈來愈重。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公布的《2016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建造業吸納的就業人數由2006年的第8位上升至2016年的第6位;就業人數佔工作人口的比例由6.8%上升至8.5%。 由此可見,香港青年人早已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不是「廢青」、不是「港孩」。他們不怕辛苦,為了理想及前途願意加入「好天曬、落雨淋」的建

詳情

香港整體的助人指數反思:為何被低估?

2014年年中,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發布了首次「香港助人指數」調查研究結果,當時發現本港居民熱中慈善捐款,78.8%的人都曾捐過款,但做義工的比例不高。兩年之後,本中心再次就此做出全港調研,隨機訪問了3016名本港居民,發現本地居民對助人行為的總體參與率由61.4%增長至80.4%。尤其是義工服務(包括由學校或公司組織的,或者慈善機構組織的)的參與率升幅最大,由39.1%升至88.5%。尤其值得注意的是,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參與義工服務的比率由2014年的19.2%上升至75.8%。 如此大幅度的增加或許令人驚訝。有趣的是, 當我們請受訪者分別對自己有多樂於助人以及香港人整體有多樂於助人給出分數時,兩次的調研結果都顯示受訪者普遍低估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以7分為最高分,在2014年,受訪者對自己的助人水平評估為平均3.09分,而對香港整體的助人水平給出的是平均3.01分。2016年,類似的情況再次發生:受訪者給自己的打分為平均5.51分,明顯高於給香港整體的打分4.01分。另外,我們的調研還發現,本地居民的社會信任度在兩年間沒有明顯變化。 「媒體現實」與「社會現實」 為何大家各自都在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