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候選人政綱 能消除針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嗎?

少數族裔在香港往往被邊緣化,融入主流社會面對教育、就業、公共服務以及法例保障不足等問題已非舊聞。幸而3名特首候選人在其政綱及3月19日的選舉論壇中,提及少數族裔議題。融樂會和少數族裔持份者關注特首候選人當選後,他/她將會如何落實政綱,消除政策上對少數族裔的歧視。 如何訂立針對政策 更值得關注 3名候選人都在政綱中提到投放更多資源於教育方面,突顯他們對教育的重視;但如何訂立針對政策和確保資源用得其所才更值得關注。就如在2014年開始推行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以下簡稱為「學習架構」)下,政府每年向全港錄取一定數目非華語學生的中小學發放2億元撥款,可是這項巨額撥款卻亳無透明度及問責性:很多獲撥款的學校反映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有效運用該筆款項幫助非華語生學習中文,少數族裔家長和持份者對哪些學校已獲撥款、學校為非華語學童學習所實施的支援措施及其成效一無所知。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明確在政綱中提及教育局需在現行「學習架構」之下制訂「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及教材。曾俊華指教育局責無旁貸應編寫「中國語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和教材,涵蓋由幼稚園至中六級別。林鄭月娥指會要求教育局評估「學習架構」成效,

詳情

醫療改革由基層做起——給下任行政長官的路線圖

醫療、教育及社會福利佔香港公共開支約六成,每當有選舉的時候,這些環節都會引來不少討論。不過,本屆特首選舉,在各場選舉論壇中,教育及社會福利都有廣泛的討論,奈何醫療政策只是略略提過。當然香港有相當高的醫療水平,這點值得我們驕傲;也可能有部分人認為香港醫療制度非常高水準,並不需要重大檢討。但無可否認,醫療改革也是新任特首不可迴避的課題。 資源集中住院服務 基層醫療被忽略 隨着人口及社經狀況的轉變,公共衛生面臨不少挑戰。既要應付傳染病,同時非傳染病或慢性病亦日益增加,再加上精神健康及意外受傷等情況不斷增加,要維持一個持續發展的醫療架構並不容易,不可能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處理。我們可以作一個簡單的比喻: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如果要保持良好的狀態,是否單靠在課堂上的增值?日常生活及居住環境是否要適當配合呢?目前香港的公共醫療制度資源集中提供住院服務,基層醫療往往被忽略,這個不平衡現象是否有助保持良好醫療質素呢? 李大拔曾於去年12月10日香港電台《香港家書》討論「自願醫保」時,指出公營醫療開支問題根源,在於長期以來單向發展醫院服務,忽略基層醫療的發展。從公共衛生角度來看,當一個人有病的時候,可向醫

詳情

「飛機易放 本性難移」 特首選舉與基層「斷了線」

「放飛機」,意指爽約。香港老派潮語,近期在特首選戰中頻繁出現。 今屆一眾參選人/候選人的選舉口號,「同行」、「拍住上」、「connect」等建立與普羅大眾「有商有量」形象,市民固然受落,前提是公關形象與現實有多大差距。「放飛機」事件發生了3次,各特首參選人/候選人「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用行動證明,他們的「同行」、「拍住上」、「connect」原來是有優次、有選擇性的。 先說葉劉淑儀。會面前15分鐘才告知身在「撐警大會」現場未能出席,為了保留贏盡兩邊掌聲的機會,在最後一刻權衡機會成本下,選擇放棄劏房居民。 到林鄭月娥。早於數星期前承諾到訪天水圍,結果一再押後,最後以「好攰」、「需要休息」、「天水圍好遠」為由拒絕會面。一眾基層街坊請假犧牲的時薪,都及不上林鄭一分鐘的收入,所以她選擇「休息」。事情發展到最後,林鄭所選擇的「休息」地點是新民黨辦公室,「休息」方法是會見新民黨黨員。 曾俊華本來承諾到訪劏房及天台屋,但後來因為「撐8層樓梯」影響身體健康,所以最後天台屋居民被「放飛機」,可能是「已夠圖呃like」。諷刺的是,天台屋居民同樣有長者,曾俊華可以選擇,但基層無選擇。 選票優先 未來特

詳情

評析3名特首候選人的醫療政綱

誰是新一任的行政長官,本星期日便有分曉。可惜一場關乎香港未來福祉的選舉,七百萬市民幾近無可置喙,只能在螢幕前「剝花生」、網上給「心心」或「嬲嬲」、甚或留言痛斥謾罵,宣泄一番。然而,就算目不轉睛地觀看近期的選舉論壇,也只是聽到內容空洞的sound bites及對人不對事的金句,實質的政策辯論卻完全欠奉。雖然如此,近屆特首選舉的勝出者,都按照競選政綱施政,所以關心政策發展者,理應認真細看三位候選人的政綱,並作出分析。 一直以來,社會對醫療服務十分關注。候選人的醫療政綱反映著三位對醫療問題的了解及處理策略。醫療議題,大概可以沿「人手」、「資源」、及「方向」作討論。「人手」,就是醫護專業人手能否應付社會需要。眾所周知,香港醫生對人口的比例偏低,每一千名市民只有不足兩名醫生,比已發展國家每千市民達三名醫生為低。按照政府委託香港大學進行的醫護人力資源推算模型顯示,醫管局去年仍欠缺400名醫生工作,十年後更欠缺500名。除醫生外,其他醫護專業各有欠缺,未能應付香港醫療需要的增長。 曾俊華、林鄭月娥、及胡國興三位候選人均理解到公營醫療人手短缺,並一致提出須增加培訓醫護人員。當中林、胡同樣提出要訂立長遠

詳情

一人一屋 港人住港

香港政府快將換屆。特首選舉在下周日(3月26日)舉行,新特首由1194名選委選出。 現屆政府視房屋問題為重中之重,先後制定「長遠房屋策略」和推出多項「需求管理」措施(俗稱「辣招」)。很可惜,事與願違,這些政策無法冷卻樓市,樓價不斷升破歷史高位;香港樓市更連續7年被列為「全球最不能負擔」(可參閱Demographia「中位數倍數」)。無論誰當上新特首,必須實事求是,承認過去房屋政策無效,汲取教訓,重訂房策,令到樓價回落至可負擔水平,方可徹底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 盼新特首把私樓供應發揮最大效用 下一任特首不需完全否定現有房策。「長遠房屋策略」的大原則是增加供應,此大原則適用於新房策;新房策的目的是令樓價下降至可負擔水平。「長遠房屋策略」卻十分粗疏,它只定下一個10年總供應量,而這個總供應量不分單位大小、不分公(屋)私(樓)。近年來,私樓單位愈建愈小,是因為樓價愈來愈高,買家只可負擔更小的單位。單位面積縮小後,單位數目自然增加,但總樓面面積卻沒有增加。現屆政府不斷強調成功增加私樓單位數目,但這只是表面的,下一任特首應引以為鑑。 同樣地,私樓供應和公屋供應不能混為一談。樓價不能負擔是因為私樓供

詳情

為何醫生集團繼續反對醫委會組成的新方案?

討論醫委會改革的三方平台已舉行最後一次會議,並觸及到最核心問題──醫委會的組成。聽聞會上醫生與病人雙方各就組成的改革方案作出熱烈討論,爭持不下。 經去年爭議,大眾應該知道醫委會24名醫生委員中,7名由全港約1萬3千名醫生一人一票直接選出,7名由醫學會28名會董間接選出,10名由五間公共及醫學機構提名後獲名義委任。另外有4名業外委員由政府直接委任,即業外委員對醫生委員比例為一比六,遠低於外國一般達一比三甚至一比一的比例。 醫委會業外委員比例偏低,透明度不足,不利確立公信力,因此多年來醫委會的運作、決策、以至對失德醫生的偵訊審裁,均備受批評為未有保護公眾利益。增加業外委員人數、提升業外委員比例就是改革的正途。可惜去年醫生集團極力抗拒,表面上看似開明的贊成增加業外委員,實質上卻是保守的要求增加相等數量的醫生選任委員,目的就是維持執業醫生在醫委會內的勢力,抗衡任何損害醫生利益的政策。 醫生是聰明的,當然知道上述理由不能「見光」,於是將議題政治化,推說特首藉委任干預醫委會,進而降低門檻,通過有限度註冊令大陸醫生湧港,以包裝保護主義的底因。在當前的政治氛圍下,去年的改革方案終被拉倒,醫生集團成功保

詳情

如何對政府角色做「大手術」?

到目前為止,今屆特首選舉中最有趣的一個現象,不是候選人之間各有不同主張(這完全是意料中事,沒有什麼值得進一步討論),反而是他們竟然對某些問題持差不多一致的意見;其中關於將來政府在管理社會經濟事務的角色,他們都同意需要有所調整。 以目前政壇的氣氛而言,風向是吹向加強政府的參與和強化它的角色。我之所以說這是「政壇的氣氛」,事關在整個社會層面上,其實尚未能感覺得到已經出現了一種新的共識,認為政府應該更多介入,而市民亦已有足夠心理準備,願意分擔因政府角色調整而增加的開支。就我個人而言,是樂於見到政府思考如何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的方向及要扮演的角色,更多地為有需要的社會人士提供福利。簡單的說,我支持改變政府對發展社會經濟的角色。但這並不等於我可以說現時已能見到一種新的社會共識正在形成,將個人的主觀期望,寫成市民大眾已接受和支持的新安排。在香港社會裏,相關的討論還未正式開始,那又何來新的共識呢? 這是香港的一個古怪現象:在回歸後的20年裏(主要是在2003年前後開始),不是草根階層由下而上的給政府、既得利益集團施加壓力,爭取政府改變其管理社會經濟事務的方法;而是建制系統內部發生了一些變化,產生要求調整

詳情

蕭規曹隨:工作方式只得一種?

早前進行一個小手術,要留院一晚觀察。我在晚飯時間進病房,精神狀況大致正常,只是傷口不能碰,行動不便。一輪程序後,員工送來晚飯。我一邊吃,一邊看著一位主管在教一個新護士的工作,天呀!請告訴我這位主管是唯一一個這樣的人吧。 拖地是這位主管要教的工作項目,她竟可以花超過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每一個程序細節,鉅細無遺,一點一滴非常詳盡的講解。而且她更可以不停地講,那位員工幾乎沒有機會搭上半句。先將那區域細分成四小區,先拖A區,過水,再拖B區,再過水,不要一次過拖盡四小區。然後在過水時,站在水桶的那個位置,雙手拿地拖的方位,雙膝微彎的角度,都詳細糾正。我真的沒有想過,拖地的程序需要如此分毫不差的被跟從,不禁嚇了一跳。我能希望這種主管,是萬中無一吧。 我也在想,或者那位新護士就是傳說中的港孩,由小到大從沒有做過家務,十指不沾陽春水,所以需要嚴格特訓,從頭學起吧。不過,拖地是否需要如此嚴格特訓呢,細節詳盡得近乎折磨。而主管完成她的指導過程後,護士便自己動手做,而主管卻在不遠處全程監視,更跟另一位同事高談闊論,我只聽到「我知佢地唔鍾意我㗎」,「我喺咁㗎喇」,即是她自己知道當中的方法有不是之處,是她選擇依然

詳情

如何選擇臨床心理學家(心理學家認證專題系列之一)

如果你想接受心理服務,有以下三位選擇,你會選擇那一個? A.臨床心理學家,博士,心理學教授,英國心理學會認可臨床心理學家,英國衛生專業局認可臨床心理學家,香港心理學會院士 B.首席教育及臨床心理學專家,博士,教授,美國註册學校心理學家,國際研究所所長,大學客席講師,美國司法研究所研究員,香港心理學會副院士 C.臨床心理學家,碩士,大學客席講師,英國心理學會認可臨床心理學家,英國衛生專業局認可臨床心理學家,香港心理學會副院士 想找專家,銜頭似乎是第一關。但五花八門,應該怎樣選擇?在現實中,你最關注的又可能不是那堆長長的銜頭,而可能是價錢、等候時間,以及口碑。 收得貴= 勁? 高昂的價錢可能只反映租金,以及心理上越貴越好的定價策略而已。也有一些以「朋友介紹價」作招倈,著墨的也是一般人好便宜的心理。比較可取的,是一些按家庭收入比例收費安排,通常在非政府機構的臨床心理服務較常遇到,也有少數私人執業行家作類似安排。 排期快 = 好? 不難明白,求診的心態常常是想愈快愈好,尤其在政府或醫管局臨床心理服務的新症排期往往在半年之後,而你在面對的問題因種種原因已不能再拖,因此,有個「快期」本身就令你大大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