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年金計劃有什麼問題?

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4月10日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內部回報率為4%為例,計劃中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 計劃公布之後,社會初步反應正面,認為回報率吸引,亦可以抵禦長壽風險。作為政府負責營運的年金計劃,理應不以牟利為目的,可是仔細研究政府列舉的數字,計劃似乎過於保守,回報並非預期中這麼高。 首先,計劃中的假設平均壽命太高。筆者以計劃中所列舉的其中一組數字計算:內部回報率為3%,男性估算每月固定年金約500元(每10萬元保費),女性則為約450元。經過計算後,以3%的回報率為例,男性要存活23年,即如果在65歲參加計劃的話,要到88歲累積的年金收入才達至該回報率;而女性更要存活27年,即相當於92歲。 如果以統計處推算的2019年香港人口生命表,65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5.37歲,女性則為89.75歲。如果在上述年紀身故的話,實際回報率分別只有2.51%及2.7%。 此外,計劃中保證發放的金額太低,只有等同已繳保費105%。即是如投保人在獲發105%已繳保費之前身故,其受益人會繼續每月收取餘下期數或一

詳情

政府公共年金計劃的反思

最近政府提出一個公共年金計劃,向長者提供多一種退休保障選擇,即一次過存入一定保費後,保障逐月領取年金,直至終老。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可以投入保費金額為5萬至100萬元享受終身年金計劃,預計回報率為5%至7%,這與私人市場上已有的產品只有約3%相比十分優惠。更值得注意的是該計劃不收取管理費用和退保費用,受益人可以享受到總保費達105%的身故保障。若投保人壽命超過82歲,那麼將獲得比預計回報率更高的收益。從預測壽命表來看,現在活到65歲的男女長者的預期壽命為85歲和87歲,可以預見將會有超過一半參與公共年金計劃人士可以享受到長壽帶來的額外回報。況且,即將到來的年長人群相比現在和之前的群體,經濟境況會好一些,一個零風險和高效益的退休保障計劃更適合這種類型的長者退休保障。 隨着香港老齡化速度加快,現今年齡在65歲或以上長者比例達14.5%,預計到2050年比例將升至30%,對長者的關懷和支持已成為社會和公共健康的重要挑戰。特區政府對全民退休保障一直有所保留,筆者是可以理解,一方面是財政的承擔,另一方面是資源有否達到成本效益。如果社會的目標是提供全面覆蓋長者的退休保障,我們不必堅持「政府需要

詳情

公共年金計劃未能解決退休保障不足問題

4月10日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宣布預計明年中將會推行公共年金計劃。政府於去年退休保障諮詢期間多次提出,讓中產長者可自行購買將現金資產轉為每月穩定的退休收入的年金計劃。其後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都有提出並指明由按揭證券公司就有關建議展開設計和可行性研究,並會盡快提交報告給董事局考慮(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第105段)。這宣布比預期來得快。 參與公共年金計劃屬自願性質,參與的長者在投放資金於計劃後,便可終身按月領取年金。年金金額則視乎投放金額、按揭證券公司設定的回報率及參與人的性別而定。假設一名男性長者投放上限金額的100萬元,年回報(投資內部回報率)為3%,這名長者便可每月領取5000多元,直至過身為止。公共年金計劃確保每名參與人都能合共領取最少105%的投放金額,即使參與人早逝,未領取的餘額可由其遺產承繼人領取。女性長者由於平均預期壽命較長,每月年金金額會較男性小。 要注意的是這些年金金額都是以當時價格計算,即是終身所領取的年金金額都是同一個數目,不會跟隨通脹調整。按揭證券公司沒有說明所使用的平均預期壽命為何,筆者參考統計處於2015年公布《香港人口生命表2009-2064》中的

詳情

新界北規劃的交通擠塞及健康風險

《香港2030+》的諮詢期於4月底結束,對於一個聲稱要規劃香港未來30年的諮詢文件,公眾給予的關注實在是不成比例,對於計劃提供25.5萬居住人口、面積達720公頃的新界北策略增長區,討論就更加不足了。 根據《香港2030+》所指,新界北的發展目標是要在邊境地區創造高達21.5個就業機會,當中似乎主要牽涉到跨境的物流作業及相關工業活動;問題是,這些跨境的物流作業活動,究竟是否能夠構成足夠的在地就業?根據過往政府開發新市鎮的經驗,跨區的就業需求只會隨著新市鎮發展得更完善而不斷提高,實際例子與數據我早已在本欄《新市鎮的孤島效應》提及過,在此不贅。 圖一:新界北策略增長區擬議的運輸連接 (圖表來源:《香港2030+》、筆者自行添加) 被納入新界北發展的地區,包括香園圍、打鼓嶺、坪輋、恐龍坑及皇后山等。以現時政府提供的概念圖推測,似乎政府是想在既有的沙頭角公路之外,另外興建一條連接道路,接駁到現時的粉嶺公路之中,以疏導將來往市區工作的交通車流。 不過,北區的運輸道路網絡早已經接近飽和。根據北區區議會的《北區交通幹道及樞紐汽車流量調查》,粉嶺北的交通樞紐馬適路與沙頭角公路交界,其路口的飽和度(Do

詳情

論梁振英「大鵬與麻雀」之喻

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似乎特別喜歡小朋友,繼2015施政報告引述五歲小朋友,詢問她長大後住哪裏之外[i],網上亦流傳一張有如「樹熊食葉」、「一葉知秋」的相片,其中一位小學生專心賞玩手中樹葉,竟然忽略了背後的梁振英[ii]。 日前,又有過百名中小學生獲邀參觀禮賓府,梁振英稟承一貫作風鼓吹一帶一路及內地機遇,藉此勉勵一眾學子:「麻雀只在自家門口跳,大鵬則飛高飛遠,今天香港的青年人,隨着國家和香港的發展,都有飛高飛遠的機遇,同學們應該知所選擇……應該將眼光同時放在香港以外的國內外城市」云云[iii]。 其中「大鵬與麻雀」的典故出自《莊子‧內篇‧逍遙遊》:「有一種鳥,叫做大鵬,其背廣如泰山,其翼大如天邊的雲,拍翼而乘著旋風上升至九萬里的高空,超越雲層,背負青天,然後向南方飛去,將要前往南海。麻雀譏笑之說:『牠要飛到哪裡去呢?我躍起而往上飛,不過幾丈高就跌下來,翱翔於蓬蒿草叢之間,這樣也是飛行的極至啊!牠還要飛到哪裡去呢?』這就是格局小與大之間的分別。」這個典故亦是成語「鵬程萬里」的起源之一,含有前程遠大不可限量之意,以此勉勵莘莘學子放眼世界,不斷於社會階梯向上爬,一般來說不可謂不恰當。 但要注意的

詳情

誰偷走了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每當提及青年失業問題,「好食懶飛」、「唔捱得」或許是不少人對此問題的見解。工商界由於認為青年人「唔捱得」及不願意加入建造業,因而高呼要求輸入外勞。然而,這種說法對香港青年人公平嗎?當然不公平!這種說法更加會偷走了香港青年向上流的機會。 建造業青年7年增近半 根據政府統計處《綜合住戶統計調查》顯示,愈來愈多青年人願意加入建造業,過去7年香港青年人加入建造業的人數增加至4.9萬人。建造業15至29歲的青年人數目由2010年的34,000大幅增加至2016年第三季的49,400,升幅高達45%,遠較同期建造業整體就業人數27%的升幅為高。 事實上,建造業除了對香港經濟有着不可取代的貢獻外,更加是一個能夠吸納超過30多萬人的勞動力密集行業。過去10年,建造業就業人數佔全港工作人口的比例愈來愈重。根據政府統計處最新公布的《2016中期人口統計簡要報告》,建造業吸納的就業人數由2006年的第8位上升至2016年的第6位;就業人數佔工作人口的比例由6.8%上升至8.5%。 由此可見,香港青年人早已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不是「廢青」、不是「港孩」。他們不怕辛苦,為了理想及前途願意加入「好天曬、落雨淋」的建

詳情

大灣區要積極規劃

前幾日,政府高官談到粵港澳大灣區的規劃。譚志源提到,香港將在大灣區規劃及發展擔當領導角色。這說法很好,但就要先回顧檢討8年前「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的推動結果,再在此基礎上,重新檢視大灣區的發展,不要再成一個「雷聲大雨點小」的項目。 港府委任的大珠三角商務委員會2009年就「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提出了幾十項建議。此份《回應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研究報告》(「研究報告」),其實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以審視8年來綱要的推動情況,以及香港的建議有幾多得到重視及落實。 例如最為香港專業人士「頭痕」的,就是港人北上工作超過183日,就需要繳交中國的入息稅之問題。筆者多年前北上工作亦要依法繳交入息稅。8年前,我方在研究報告提出,需要檢討有關安排,令港人毋須經常計算日子,往返兩地。8年後的今日,譚志源局長前幾天還說要在大灣區規劃之中繼續爭取。為何8年來沒有寸進?至少粵省也可以先行先試,係咪? 又例如放寬文化產業的進入限制,當時我方提到,在出版、影視製作及網絡服務等部分,粵省可先行先試,開放港資的相關產業進入市場。8年後的今日,有關產業的開放,只有前海的小部分開放較為「到位」。這是否達到8年前我方的

詳情

要衝破三大管治迷思

新特首會否施行新政?新政會否為社會帶來新契機和新氣象?這當然是香港人的期望,但如果執政者無法衝破管治香港的迷思,恐怕這些期望只是一廂情願。所謂香港管治的迷思,就是某些關於管治香港的理論、觀點和看法,沒有根據更未經證實,但社會大眾、意見領袖和政府高官卻把它們當作事實一樣深信不疑。結果,香港的管治水平無法提升,撕裂社會的深層次內部矛盾愈演愈烈。這些迷思包括: 傳媒不可碰 新聞自由和獨立媒體是文明社會的重要支柱,乃行政、立法及司法以外的第四權。這老早已經是社會的共識甚至常識。在這樣的情?下,政府幾乎是別無選擇地要尊重新聞機構的編輯自主和採訪自由。問題是當新聞專業淪落為散播謠言和扭曲現實的洗腦機器,或者與居心叵測的人狼狽為奸,甚至被人利用借刀殺人,政府視若無睹置之不理,就必然會應驗英國政治學家伯克(Edmund Burke)的名言:「壞人所以囂張,因為好人袖手旁觀。」(all that is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that good men do nothing) 傳媒牽?民眾的鼻子走,它的失實報道有害健康,甚至可以致命。在今天資訊爆炸,充斥

詳情

我向林鄭提議3個經濟政策

筆者記得大約在3個多星期前,曾看見一篇報道關於林鄭月娥從3位「靠山」——任志剛、查史美倫和陳智思——學得經濟及金融的知識。至於林鄭真的學到幾多,當然是考過才知道。但從她的競選特首政綱中所提出的經濟政策,筆者沒有感到眼前一亮,只能說是普通材料,絕對不是「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 與其逐一評核林鄭的經濟政策,不如向她提出自己的意見,相信這會較有建設性。總括而言,筆者對林鄭的經濟政策有3個意見: 加快推動自動化科技 首先,在人口快速老化的社會,以自動化(automation)補充勞動力不足,是可以令產業的生產力得以維持甚或有所突破。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已上升至43.4歲,較10年前的39.6歲高出接近4歲,反映人口老化速度正在加快。此外,政府統計處估計本地勞動力將於明年開始下降,這將會影響勞動生產力和中長期經濟發展的潛力。 雖然林鄭曾處理過人口政策,並提出多項措施支持勞動市場健康發展,無奈,政府不斷面對種種社會及政治壓力,令人口政策未能發揮出預期效果,最終拖累本地勞動市場發展。 不少發達國家的政府憂慮人口老化會持續窒礙經濟增長,甚或造成經濟長期呆滯(secular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