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世紀的民主

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出席白宮記者協會周年晚宴,更聲稱若他出席將顯得「虛偽」。 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公開與新聞自由開戰的民選總統。事實是,他對很多傳統核心價值也嗤之以鼻,人權、平等、公義,甚至簡單的對與錯,對他來說也不重要;但他是普選出來的總統,任何對他的公開批評他也視之為「邪惡」的、「虛偽」的和別有用心的,不值一哂。有朋友提醒,同樣情況也正在香港發生。 究竟廿一世紀的民主是什麼東西?有人說你不懂得玩「臉書」(facebook)便不要參選,因為注定失敗。回看特朗普的經驗似乎也有點道理。他的成功當選基於兩大重要因素:一、他把握到不滿現狀的民情;二、他把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玩得出神入化、深入民心。這是一個頗為重要的啟示;只要你能掌握着社會不滿的情緒,透過成功的互聯網操作,民意便輕而易舉地手到拿來,什麼能力、什麼理念、什麼核心價值也不是那麼重要。 廿一世紀的社會便是這樣。沒有人有空閒去咀嚼管治理念的論述,沒有人有空閒去量度參選人是否一位可靠的人。只要直覺認為他是敵人的敵人,便是可信的朋友,管他是犯了罪、坐過牢,也是人民英雄;一旦成為人民英雄,這人便神聖不可侵犯,任何人指出他的缺

詳情

英國重調對美關係的挑戰

2月上旬,英國下議院以494票贊成、122票反對,大比數差距通過脫歐議案;但早前上議院以358票對256票,拒絕通過脫歐議案,退回下議院。筆者認為,由於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已早定下3月為啟動脫歐法案的時間,若然上下議院於法案修改一事上過度拖延,將要共同面對社會分化之下的各種輿論和政治壓力。 與此同時,英政府已放棄原本邀請美總統特朗普於今年訪英期間可到議會演說的安排。由此可見,英國國家和社會對特朗普作為美總統存在嚴重分歧。例如,英《獨立報》大膽預測特朗普所領導的美國和脫歐後的英國將使英美同走向衰落。 本文有兩個目的:一、推敲英脫歐和特朗普民粹外交政策的深層邏輯;二、點出英國重調對美關係的挑戰所在。 英脫歐的對沖美歐腹稿 雖然英國去年6月公投意外得到脫歐結果,但是由於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於主流民調一直領先,縱然脫歐後充滿變數,希拉里的外交政策將繼續沿用奧巴馬的以歐洲平衡對俄羅斯向西擴張的做法,這或會對英脫歐有利,主要是因為希拉里仍會為了維持歐洲的穩定團結而努力。縱然她反對英脫歐,她也可能會介入英國與歐盟之間的磋商,英國便可於當中對沖兩者而達到最大利益,同時深化改變英美和

詳情

誰是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差的美國總統?

打從參選開始,特朗普已經與美國新聞界關係鬧不佳,頻頻投訴他們報道失實,以至偏幫希拉里,但不少人還以為這純屬選舉期間的現象,大選過後便會「雨過天青」。 但實情是,這種摩擦和衝突,在大選後不單未有停止,近日甚至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特朗普接連向傳媒開火 近日,特朗普接連向傳媒開火。先是由他親自召開臨時記者會,會上他痛斥新聞機構「不誠實」,已經到了「失控」的地步,並聲言將繞過媒體把資訊直接傳達給人民。之後,他又在twitter發帖,點名怒斥《紐約時報》,以及NBC、ABC、CBS、CNN 4間電視台,報道「假新聞」,不單是他的敵人,更是「美國人的公敵」。 到了前個星期五(2月24日),行動更進一步升級,白宮舉行非正式記者會,當記者進場時,CNN、BBC、《紐約時報》等多個媒體的記者,突然遭拒諸門外,惹來有關媒體強烈不滿。CNN發表聲明,說白宮此舉動不可接受,質疑對方是因為不喜歡自己報道的事實而橫加報復。《紐約時報》亦發表聲明,說歷屆政府,無論由不同政黨所執掌,亦未嘗有此做法。 之後,特朗普再宣布不會出席4月底舉行的白宮記者協會年度晚宴。 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惡劣的美國總統,首推是尼克遜,如今看來

詳情

言行雖粗暴 政策走舊路

特朗普出席一年一度的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如沐春風,猶如回到競選時的景況。一個領袖贏了選舉之後,最難就是把政治生活昇華,由選舉模式轉為執政模式。很明顯,特朗普仍是享受勝選後的政治生活,而不是花更多精神,將政綱化為可行動的政策,讓政治語言回歸選舉、讓政策回歸生活日常。 班農言論應可解讀特朗普未來政策 因此,我們與其用「剝花生」態度去看特朗普與主流傳媒鬥法,不如花點精神,看他如何落實政策。這方面,特朗普的「大內精英」——亦是他最信賴的大腦——班農在美國保守政治行動會議的演說更加重要,因為他鮮有公開說話。他的言論應可以解讀特朗普未來4年究竟想搞什麼鬼。表面上,他的辭鋒相當刻薄,但政策卻只是共和黨一直以來提倡的舊瓶。有3個主軸: 第一,他提到「經濟國族主義」。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止是要重振素來是共和黨支持者的石油化工以至傳統能源產業,而是他們利用此論述,轉為打擊移民,向大眾指出,大公司一方面將產業遷出,是工人無工開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移民搶走了工人的飯碗。因此,在「經濟國族主義」的旗幟下,表面上就是高調打擊移民,實際上就是在枱底下,重振與共和黨淵源最深的能源產業,北達科他州輸油管重獲政府開

詳情

政府與傳媒大決戰

「民意是政府的基礎,我們首先要保有人民的發言權。如果要我在『有政府無傳媒』或『無政府有傳媒』二選其一,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後者。」 (The basis of our governments being the opinion of the people, the very first object should be to keep that right; and 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for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 這是美國第3任總統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的名句。傑斐遜並非不諳傳媒的種種「麻煩」,只不過在權衡輕重後,他明白要防止政府權力腐敗,便必須要讓人民監督施政;而傳媒在這為民喉舌的骨節眼中,有舉足輕重的角色。 特朗普似傾向「有政府無傳媒」 然而時移世易,如今第4

詳情

國民黨主席選舉與兩岸關係

台灣又有選舉?這裏不是說補選,而是國民黨的黨主席選舉。可能因為當地立法院沒有什麼大事發生,當地媒體近日聚焦國民黨搞「人頭黨員」之事,如有黑道甚至有酒店工作者「被入黨」等奇怪之事,成為了茶餘飯後「吃花生」之話題。 大部分港人,除了是國民黨黨員外,多是隔岸觀火。但實際上,港人作為旁觀者,關心的不應只是八卦事,而是國民黨的新主席,會為兩岸關係帶來怎樣的變化。 特朗普上台 兩岸關係會否有變? 自從蔡英文上台之後,兩岸關係由熱轉冷。這不單是北京的問題,也是台灣民眾的選擇。因為選民在支持她當選後,大抵應預期兩岸關係只會走樣。果然,自蔡上台之後,兩岸熱線不再通話,有媒體指北京國台辦只是收信而不回信。但是,在特朗普上台後,這種冰凍的關係,會否有變化呢? 不少人將兩岸關係之焦點,放在特朗普上台後與蔡英文通電話,於是就判斷特朗普一定是親台,藉「台灣牌」來壓住北京。然而特朗普能否得逞,就要看兩個因素。其一,台灣的相關人士,有沒有認清特朗普打「台灣牌」的本質、會否積極配合。特別是,日本政府(被)自願進一步在亞洲地區發揮其「特朗普代理人」的角色,在比較惡劣的外交壓力下,台灣需不需要進一步向日本或「美帝」靠攏、蔡

詳情

特朗普真打「台灣牌」了?

元宵節前,特朗普作出連串對華示好的動作,包括其長女伊萬卡到中國駐美大使館參加農曆新年活動、孫女阿拉貝拉上載一段用普通話唱《新年好》的短片,而特朗普於農曆正月十三致函習近平,祝元宵節快樂,之後主動與習近平通電話,表明會奉行「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 特朗普突然對中國放軟身段,令中國網民興奮不已,留言稱「特朗普打電話來投降」、「安倍聽了會流淚,蔡英文聽了會沉默」、「肯定離不開大陸了」等。而很多原本不看好中美關係的人也樂觀起來,認定特朗普是「紙老虎」,上任後受制度及輿論掣肘,在限制7國公民入境等議題上多番碰壁,已由當初的理想主義者變成像其他美國總統般現實,放下身段示好中國。 相對於個多月前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表明不一定遵守「一個中國」政策,即使年初一他仍拒絕按慣例向華人及習近平拜年,如今主動跟習近平通電話及確認「一中」政策,確是很大轉變。不過,認為特朗普改變對華政策、回歸現實及理性,說中美關係重回正軌,則言過其實矣。 美國在台協會(AIT,美國駐台類似大使館的半官方機構)在台北市內湖區的新大樓今年中將落成,規模相當大(6.5公頃,造價近2億美元)。上周三,AIT台北辦事處前處長楊甦棣透露

詳情

反特朗普的都是Bad Negotiator

特朗普由競選開始到總統就職之後,反對他的聲音從來沒有停過。數以百萬人曾經示威,聯署抗議特朗普。最近的是英國倫敦市長簡世德認為英國政府不應邀請他到當地進行國事訪問,當地也有數以萬計民眾示威抗議,但英國首相文翠珊已表明不會取消這次訪問。 儘管很多人很討厭特朗普,但不要忘記特朗普是美國民選總統,即是有很多美國人支持他。為什麼美國人會選出這個所謂種族歧視、限制伊斯蘭國家公民入境、反非法移民的「差勁」總統?這看來是一個非常矛盾的現象,應該怎樣分析? 首先,傳媒鋪天蓋地報導反特朗普的示威抗議,不斷強調難民有多可憐,禁制伊斯蘭國家公民入境及反非法移民有多無理。重點從來都不在特朗普常常強調的國家安全,打擊及防範恐怖主義,防止因非法移民而衍生的罪案問題。重視這些問題的美國人感到自己的聲音被反特朗普的新聞覆蓋了,如果他們上街示威又會被標籤為右翼人士,罪無可恕,他們又應該怎樣表達自己呢? 反特朗普的人從來都以自己為中心,只會不停重複自以為是正確的觀點,不會聽聽對方的說話。但事實是每年西方國家因恐怖襲擊而死亡的人數而百計,難道這些人命都不重要,問題不需要解決嗎?反特朗普的人為什麼不想想怎樣解決?舉一個例,如果

詳情

亞太須把握「特朗普機遇」

元宵節前,特朗普在與習近平的通電話中為中美關係拆彈,明確堅持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這一結果相信是大多數國家樂見的,因為這不僅有利於中美兩國關係步入良性軌道,更意味着亞太地區整個戰略環境開始扭轉。 近幾年來,隨着美國「重返亞太」的腳步,地區矛盾進入突顯期,包括南海、釣魚島、朝核、薩德系統等問題此起彼伏。究其根源,一方面在於美國自身在亞太的戰略考量,另一方面也來自於亞洲國家對中國崛起的疑慮。 然而,在整個「亞太再平衡」的過程中,亞洲國家發現美國不是理想中的那個中間人,中國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美國則發現中國的便宜並不好佔。一種希望轉變的內在呼聲在亞太地區逐漸佔據上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成為這一轉變的直接推動力,以至亞洲許多國家還沒做好迎接轉變的準備就邁進了新局面。 不少評論認為特朗普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主張「美國優先」的保護主義以及在全球戰略收縮的考慮,是老天賜給中國的機遇。筆者認為,這同樣是給了美國甚至亞太每一個國家的一個大機遇。 首先,TPP和「亞太再平衡」都是基於遏制、圍堵中國的零和思維,是冷戰思維的延續,早已不適應當今世界的發展變化。儘管特朗普未必會完全拋棄這一戰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