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People Not Remember You

我有沒有記錯?第二場特首辯論,明明有兩次,選委們情不自禁,站立拍掌致敬。 一次,是薯片的總結之後。另一次,更早一點,在胡官完成所有答辯發言之後。前者,傳媒事後大書特書。後者,幾乎沒有人記得了。 感動,也很傷感。你知我知,這個辯論台,是胡官的最後舞台。對薯片和林鄭來說,選舉,在3.26投票後結束。胡官呢,就算是口中「仍然有八成信心」的他,心底都很清楚,自己的勝算,是零。而作為一個促進競爭的角色,隨着最後一次辯論落幕,就只能功成身退。 一直惋惜,整個選舉過程,我們都無暇對他付出應有的尊重。由一開始,大眾就認定他是陪跑,對他的說話、政綱,也沒有太過認真。 如果薯粉欣賞薯片,是因其「知其不可而為之」,那麼,在這一點上,胡官,不是比他更「不可為而為」嗎? 如果說,薯片比林鄭接近香港人的思維,那麼胡官在平反六四、推翻8.31、取消TSA等議題上的立場,不更說中了香港人的心聲嗎? 辯論場上,他清醒、到位、一語中的。但我們記得的,是林鄭如何被他奚落,而不是他的辯才和抱負。有人說他是薯片的助攻,有人說他來𠝹薯片的票,我更相信的,是他壓根兒不在乎別人怎麼講。 薯片的得力助手羅永聰說:「作為一個從政的人,最

詳情

特首候選人政綱 能消除針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嗎?

少數族裔在香港往往被邊緣化,融入主流社會面對教育、就業、公共服務以及法例保障不足等問題已非舊聞。幸而3名特首候選人在其政綱及3月19日的選舉論壇中,提及少數族裔議題。融樂會和少數族裔持份者關注特首候選人當選後,他/她將會如何落實政綱,消除政策上對少數族裔的歧視。 如何訂立針對政策 更值得關注 3名候選人都在政綱中提到投放更多資源於教育方面,突顯他們對教育的重視;但如何訂立針對政策和確保資源用得其所才更值得關注。就如在2014年開始推行的「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以下簡稱為「學習架構」)下,政府每年向全港錄取一定數目非華語學生的中小學發放2億元撥款,可是這項巨額撥款卻亳無透明度及問責性:很多獲撥款的學校反映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有效運用該筆款項幫助非華語生學習中文,少數族裔家長和持份者對哪些學校已獲撥款、學校為非華語學童學習所實施的支援措施及其成效一無所知。 胡國興和曾俊華都明確在政綱中提及教育局需在現行「學習架構」之下制訂「中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及教材。曾俊華指教育局責無旁貸應編寫「中國語文作為第二語言」課程和教材,涵蓋由幼稚園至中六級別。林鄭月娥指會要求教育局評估「學習架構」成效,

詳情

誰會棄明投暗投「廢票」?

這一屆特首選舉十分沉悶,到了投票前最後幾天還沒有什麼石破天驚的事情發生。至於說誰誰誰是「中共臥底」,或者傳說有高級公務員將會「跳船」,在這麼重要的選舉中就出這麼點「新聞」,相對來說,確實是小兒科。於是很多人「開賭」,賭每個候選人的得票數,這個看似無聊的舉動,還是能反映香港的政治現實。筆者在此也參與一番。 首先要說明,這裏說的「廢票」並非單指白票。泛民圈內曾經公開討論是否要在這個「小圈子選舉」的制度下,投白票以示不認同或者抗議,但他們普遍認為不能放棄手中的權利與權力,去影響選舉結果。問題的核心是:要不要影響選舉結果?能不能影響選舉結果?這兩個問題在某種情?是相同的,在某種情況下是單獨存在的。 泛民的「原教旨主義者」會認為,他們要影響選舉制度不是選舉結果,在沒有改變目前所謂小圈子間接選舉的情況下,投票都會有違民主精神,所以必須投白票以示抗議。這些人一定有,但應該為數不多,選舉結果有多少白票,能反映究竟有多少泛民選委堅持他們認為的真理。 更多的泛民是功利的,即在有可能獲得更大的好處時,他們會為這些好處放棄原則,他們要影響選舉結果。目前泛民宣稱的綑綁投票呼籲,矛頭直指林鄭月娥,即只要能夠幹掉林

詳情

「飛機易放 本性難移」 特首選舉與基層「斷了線」

「放飛機」,意指爽約。香港老派潮語,近期在特首選戰中頻繁出現。 今屆一眾參選人/候選人的選舉口號,「同行」、「拍住上」、「connect」等建立與普羅大眾「有商有量」形象,市民固然受落,前提是公關形象與現實有多大差距。「放飛機」事件發生了3次,各特首參選人/候選人「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用行動證明,他們的「同行」、「拍住上」、「connect」原來是有優次、有選擇性的。 先說葉劉淑儀。會面前15分鐘才告知身在「撐警大會」現場未能出席,為了保留贏盡兩邊掌聲的機會,在最後一刻權衡機會成本下,選擇放棄劏房居民。 到林鄭月娥。早於數星期前承諾到訪天水圍,結果一再押後,最後以「好攰」、「需要休息」、「天水圍好遠」為由拒絕會面。一眾基層街坊請假犧牲的時薪,都及不上林鄭一分鐘的收入,所以她選擇「休息」。事情發展到最後,林鄭所選擇的「休息」地點是新民黨辦公室,「休息」方法是會見新民黨黨員。 曾俊華本來承諾到訪劏房及天台屋,但後來因為「撐8層樓梯」影響身體健康,所以最後天台屋居民被「放飛機」,可能是「已夠圖呃like」。諷刺的是,天台屋居民同樣有長者,曾俊華可以選擇,但基層無選擇。 選票優先 未來特

詳情

人權缺席的特首選舉:比較特首候選人政綱

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26日舉行,12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將會為香港選出新一任特首。香港人太多手中無票,只能夠拍Selfie、看公關災難或者在Facebook 給予「嬲嬲」予候選人作「參與」。既然冇得揀,那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這場選舉呢?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參考《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殘疾人權利公約》、《兒童權利公約》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禁止酷刑公約》)最近一次的審議結論(Concluding Observations),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立埸,三位候選人於其選舉網站上的政綱以作比對。市民可以看看各候選人是否對「人權友善」,甚至捍衛人權有所認識及倡議。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 三位候選人的政綱,對促進香港人行使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上著墨甚少。即使各人都只在推行雙普選上有所立場,但全部候選人的政綱均未有明顯提及,推行雙普選時將會「保障市民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在《基本法》23條立法上,沒有一位候選人的立場符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中的要求,將叛逆和煽動暴亂罪行的立法中的規定與《公

詳情

勿忘初心,支持胡官

選舉前兩日,大部份傳統建制派組織,已公佈了自己的投票意向,基本上我們已知道,土共黨人的鐵票,已經倒向林鄭。至於香港的地產黨人,在超人的長實業績發佈會中,盼望新特首能「女媧補天」後,相信也已經西瓜倒大邊。單純從牌面上計票的話,誰人將會當選,已經呼之欲出。 在這情況下,我們基本上可以肯定,北京從沒打算放棄梁振英年代的鷹派強硬路線,並無招攬安撫基層泛民及其支持者之心,胡國興將會跟曾俊華一樣,似乎是必敗無疑。既然如此,究竟撐胡官還有什麼意義?答案很簡單,只有一個:初心。 泛民主派為何是民主派?因為泛民自上世紀八十年代,爭取八八直選一刻開始,其目標便是爭取香港全面民主化。沒有這個目標,泛民主派便跟建制派無異。有些人或許會說,民意現在傾向曾俊華,因此林鄭即使接近贏硬,也應跟從民意支持薯片。可是大家也知道,所謂「民意」,從來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正如所謂民調,很多時不會反映拒絕受訪者的比率一樣。 況且,泛民主派追求的從來都是民主,而不是信奉民粹主義。梁振英日前跳出來抽水,提到自己當日民望最高,反問泛民當初為何不投票支持他。有人說他抽水很賤,但是他道出了一個事實,泛民本來便不是信奉和宣揚民粹主義。泛民

詳情

操控與翻盤的思考和可能

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接近尾聲,在最後幾天的直路較量中,有些人仍努力衝刺,有些人則盡情破壞,弄得局中人「彼此也在捱」。香港繼續撕裂下去,市民日後也在捱。為此,本文集中談兩個問題:一、操控與翻盤之爭及其可能性;二、潛藏在選舉背後的意識怎樣令「一國兩制」倒退和延誤修復社會裂痕的政治契機。 現只有一條「以習近平為核心」路線 先談第一個問題,但不能抽空現實來談,必須按各種可見的迹象分析。在提名中得票落後的曾俊華表示「沒有想過輸」,即有信心翻盤。目前的形勢說明,除非出現下列一種或多種情况,他才有機會翻盤: .在泛民「300+」的支持之外,他還要在建制派陣營中挖走200多票,才有機會取得超過600票當選,但這些建制票怎樣挖呢?按理,他在這關鍵時刻應該更積極地走訪建制陣營拉票,至少做個樣子、打打心理戰,令動搖的建制選委更動搖。但他沒有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的策略是私下努力,不想打草驚蛇,既暗訪也暗戰,儲備翻盤的子彈;又或者有其他人在背後替他拉票,不得而知。 .有人替曾俊華在官方內部發功,增加他翻盤的機會。不過,這些必須是「有牙力」的人,而不是民意(這確是令人氣憤和可悲之處)。按眼前現實可見,北京不願

詳情

特首選舉投票前最後檢討

經過周日選委主辦的特首選舉候選人論壇之後,3名候選人再沒有同台較量的機會;最後一戰,就是3月26日的投票,分出最後勝負。這場選戰已近尾聲,不妨做一個總結檢討。 先談選舉辯論。 香港由小圈子選出特首,期望像「西方選舉」經一場公開辯論可以扭轉選情的想法,是一廂情願、不切實際。即使在選舉辯論中佔上風,對影響選委的投票意向也微乎其微。從這個角度看,曾俊華和胡國興(胡官)在周日的選舉論壇上得到「網上民意」較大支持,但相信扭轉結果的機會不大。 其實,寄望藉選舉論壇「翻盤」的,是「篤定必勝」的林鄭月娥,而不是多數會落敗的曾俊華和胡國興,實在非常諷刺。「翻盤」的意思,是林鄭至今仍得到絕大多數建制派選委支持,勝出應無懸念,但她一直在民望(民調)落後,有人認為隨着她展開競選工程、接觸市民、在競選論壇上表現辯才,民望將會逐步攀升,起碼會拉近跟曾俊華的距離。因此,上周二由七大電子傳媒主辦及周日的選委論壇,對林鄭來說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很可惜,各場選舉論壇中唯一安排3名候選人互相質詢的,僅得七大電子傳媒一場,連選委安排的論壇都只由候選人各自回答問題。如此安排,或許是「有心人」避免節外生枝,但最「蝕底」的其實是林

詳情

離西環最遠 與港人最近

行政長官選舉將在周日舉行。民主黨衷心希望,選出一個能團結港人、避免撕裂、讓香港重新出發的行政長官。 經過深思和比較,民主黨作出了決定,7名立法會議員將全投曾俊華,並全力向民主黨的選委推薦,在投票中支持曾俊華。民主黨個別選委雖仍等待其界別稍後作出決定,但可預料,民主黨絕大部分選委,最後應會全投曾俊華一人。 事實上,此決定貫徹自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開始以來,我們反思香港回歸的實際情况提出的重大原則:支持「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的候選人。 為什麼我們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立法會選舉時,我們已提出香港要「換特首、換制度」。自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以來,我們提出更清晰的目標:第一,要全力阻止任何延續梁振英管治路線的候選人當選;第二,要取締「西環治港」的無形制度,讓香港政府能夠獨立自主,如實向中央反映香港人的意見,最終落實民主普選制度。「距離西環最遠,與香港人最近」,是這個目標最形象化的說法。 一場決定香港未來5年的對決 周日的行政長官選舉,對於香港人意義重大。這次選舉,更被視為「港人治港」與「西環治港」的一場對決—— 一場決定未來5年的香港,要繼續撕裂不斷抑或止息干戈的對決。普遍市民都以此作為判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