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呈現不少社會病態

《一念無明》是新晉導演黃進的首部電影,是香港發展基金「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得獎作品之一。故事主要圍繞躁鬱症患者東康復前後的故事,過程中或許令人發現原來躁鬱症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充滿病態的社會。本片已經先後在金馬獎和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奪得不少獎項,加上將於今年4月舉行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也總共獲得八項提名,以新導演首次作品的成績可謂令人鼓舞。

電影主角雖然是躁鬱症患者,但編導並非只是想呈現這個病者的症狀,而是透過東的經歷和身處的環境反映社會眾生相,從中發現我們身處的城市充滿不同的病態。現在很多時候我們都對其他人缺乏同理心,又或者以為自己正做著為別人著想的事,才引致更多的後遺。我們社會也出現很多扭曲的價值觀,如對精神病患的歧視和偏見和冷漠無情的功利主義社會。而主角康復後住進父親的劏房,和插敘他患病之前的住所形成強烈對比,也呈現現今社會安居置業的問題,繼而再透過他兩父子的相處和他走回社區的經歷,反映醫療、中港單親家庭問題。或者社會現在好像千瘡百孔,東和父親也經歷多少悲傷的時刻,但如果身邊人能夠互相扶持的話,或會重見光明,編導在片末似乎為他們帶回一點希望。

還有編導有意側寫近年經常出現的社會「常態」,現時智能手機通行,當身邊發生意外或者一些古怪的事,不少人都習慣拿起手機拍攝,之後再放上不同的網上平台供人討論,然而卻絕少人願意放下手機行前向意外和當事人嘗試了解和協助,當科技已經變得非常方便時,我們反而缺少了真正幫助人的心,甚至竟然選擇進行圍觀批判的心,倒似是現代社會一種「流行心理病」。

余文樂在本片的表現也是一大驚喜,過往作品中的角色設定多配合平日他的外形和感覺,今次扮演躁鬱症患者則需要他揣摩角色的情緒變化,而他仍成功演出不同的層次,是他演藝生涯裡最耀眼的表現,獲得提名最佳男主角也是對他一大鼓勵。而飾演其父親的曾志偉亦八面玲瓏,當中既表現過曾經威風、現在則是懊悔、也有心痛的時候,相信在金馬獎已獲提名的他在即將舉行香港金像獎會是大熱門人選。而獲獎無數的金燕玲雖然戲份不多,然而她出場每每反映主角正處於何種狀態,她也在有限戲份中發揮出色演技,成功演活那位時喜時悲的母親,讓人看得揪心。而另一位獲提名最佳女配角的方皓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在教會分享一幕,當中也反映上文提及的自以為為別人著想心態,可是沒有協助東復原外,她的說法也令人看得咬牙切齒。

希望本片能夠再次喚起香港電影人知道電影製作的多元化,電影不是只有娛樂觀眾的功能,其實亦能夠呈現不少社會現況,探討身邊的人和事。近年香港已漸漸少見《一念無明》這類電影,故事難得地直視我們的生活,而躁鬱症以至其他精神病患者問題可能每天都在我們身邊發生,本片剛巧讓我們反思很多對他們生活上的理解和誤會,也叫我們想想現在社會上其實有很多不正常的事情,或許比電影更荒謬。期望這對編導組合日後帶來更多好電影,繼續挖掘社會陰暗一面。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