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麗莎》在相同的世界尋找不正常

寂寞是一種心態,也是個人主觀的感受。正因為如此,客觀條件的優越,無法消減內心的寂寞。這種無法操控的感覺,讓人無奈,使人侷促,甚至引入一個更為灰暗與窒息的境地。《不正常麗莎》(Anomalisa)正正描述一個寂寞中年臨近崩潰的掙扎與無助。

暢銷書作家Michael Stone 因工作而出差。離開機場以後,登上的士,直達下塌的酒店;然後,致電回家,跟妻兒報平安,寒暄幾句。從幾個簡單的描述,說明Michael事業有成,有妻有兒,一如很多成功的人士;然而,不消多久,就能從他的對答,察覺他的消沉。起初,以為他厭倦了出差,又或甚至更純粹因舟車勞頓後所以疲倦;可是,這種懷疑很快消除;換來的是,是他從心底散發的負能量。

鏡頭下的一切如常,但漸漸讓人好生奇怪,覺得有點不太對勁,直至他與妻子的通話,再回想起第一幕讀信的女子,赫然找到端倪,電影沒有女聲。由始至終,只有兩把沉鬱的聲線交談。觀眾開始墮進了Michael的觀點,聽著周圍沒有差別的聲線,漸覺心寒;隨著劇情的推進,發現其他人的臉容也是倒模,僅能憑著髮型與衣著稍作區別,而這種所謂的區別在電影裡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面對全部倒模似的聲音與面容,終究理解了Michael內在的恐慌與無助。當周遭所有的不同變為相同,這種規律與一致將人推向臨近崩潰的邊緣,更是一種病態,而Michael入住的酒店正叫 The Fregoli Hotel──Fregoli delusion佛列哥利症候群)是一種妄想症狀,患者會認為身邊所有人都是同一個人所偽裝,甚至會與被害妄想有關連。所以,不能想像為什麼Michael後來幾次失常,甚至發著疑幻疑真的惡夢。

這種恐懼,直至遇上Lisa而得到暫時解脫──Lisa有著獨特的外貌,也有著自己的聲音(女聲)。Lisa詫異,無法相信Michael對極為平庸,肥肥矮矮,臉上有疤的自己有興趣的事實。然而,在Michael眼中,她是如此獨特,如此「不正常」,甚至為她改了一個名字──不正常麗莎(Anomalisa)。他們的相遇,一次不正常的衝擊,造就了一場仿真度極高的性愛(解開了這齣動畫何以被列為三級之謎)。

如果期望一夜溫存是終極拯救,這或者是過分天真的想法,而這種想法終究失落。這是Michael無法排解的問題,他所追求的不是性愛/愛情,只是尋找的是一個不一樣、不正常的人。然而,這種人人相同的看法,或者不是現實,而是他獨有的觀點。

Charlie KaufmanDuke Johnson導演的《不正常麗莎》脫離很多人固有對動畫的理解,以人偶建構一個完全黑色瘋狂的成人世界,描述一個中年男人在崩潰邊緣的掙扎。有說,這是一個婚外情的故事;然而,在道德批評以外,這是一個尋找希望與自我的故事──他渴望尋找一個「不正常」的人,把他拉離那個無差別的世界;然而,最後他離不開那個漩渦,反倒是拯救了Lisa──在這個缺乏自信的女人身上,添上一道微笑。

(圖片最自Anomalisa 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