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誰的陳奕迅》(四)

這一篇的專欄歌曲來自於陳奕迅專輯《Life continues》中由黃偉文作詞,郭偉亮作曲的這首《最佳損友》。

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無前奏的開始,就像是毫無徵兆地將你拉回某個特定的時空。陳奕迅像一位老友坐在你對面,溫柔而深情地與你回憶著從前共你的一切一切。

這一首歌於我個人意義深刻。我是一個友情大過天的人,二十年來朋友二字幾乎涵蓋了我人生字典的每一頁。這一句話不是說我的朋友多,而是說那些朋友對於我的重要性。重要到如家人也像戀人。

所以,一路走來,《最佳損友》聽到我淚眼婆娑。像個小孩子一樣兩隻手不斷來回擦拭著眼淚,不斷迎來和送走一個個朋友。

從前共你促膝把酒

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

同愛情一樣,從前的我對於友誼有著很深的潔癖,有著很強的佔有慾和唯一觀。

當時年少,朋友就是所有。我們一起撕過那些怎麼也不會做的試卷,一起追同一個明星,一起在背後悄悄給班主任起外號,一起下大雨跑出去像瘋子一樣淋得全身濕透,一起天天逃課去爬山,我還記得爬在前面的我總會轉過頭來嘲笑驚慌大叫的你。我們甚至一起計劃了好久離家出走,卻都因家長髮現而失敗。互相在乎互相吃醋,一封封信件一滴滴眼淚,嚴重似情侶講分手。

而時過境遷。如今我們偶爾聯繫,有的只是淡淡寒暄和可有可無的問候。不是不在乎,也不是不想念,而是有太多話已經不知從何說起,你沒參與的故事已經太長太長。好像再也不會為了你一句話就哭得泣不成聲,再也不會每天大清早去到你家樓下等你。再也不會為了回一條短信翻來覆去刪刪改改。再也不會那樣依賴一個人。

命運決定了以後再沒法聚頭

但說過去卻那樣厚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深仇大恨的,有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偏偏就在那一瞬,或許是時間,或許是距離,或許只是那一點點微不足道的自尊,我們都把對方拒之門外,從此再也回不去了。

為何舊知己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

人的感情是很脆弱的,而經營一份感情又耗時耗力,昨日最親,來年陌生。你我也只能同行這一段旅程,下一段,還有新的人在等著我。新的同行者,而到了臨別,依然是新人變舊人。沒什麼對錯,時間在走,生活在走,我們也在走。

只是想問,明知解散之後,各自有際遇做導遊,各有各的前程,為何依然懷緬,依然會落淚。

很多東西今生只可給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

我們曾經有過的所有,別人如何能感同身受。那些黑夜裡的歇斯底里和輾轉反側,說起來也只有你懂。

那些朋友,出現在我們那段最無知最燦爛的青春中,陪我們度過最無憂最浪漫的日子。畢業以後,各自走得很遠很遠,就算不遠,也只是在我們的的世界周圍徘徊,再也不與我們的中心相關。

可是那些人實實在在踏入過我的世界,陪我玩過瘋過笑過哭過吵鬧過,懷緬其實都還有,即使最後相處到有個裂口。畢竟難得有過最佳損友。

生死之交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節了至覺未夠

多想一天彼此都不追究

相邀再次喝酒

待葡萄成熟透

但是命運入面每個邂逅

一起走到了某個路口

有一句爛俗的話說,「失去後才懂得珍惜」。而現實生活常常與這些爛俗的話不謀而合。曾經談天說地並肩同行時並不覺得是擁有,而等到分別轉身無話可說的時候方知這就叫做失去。

失去之後大概也有過悔恨,也會懷念,也會覺得那些爭吵和隔閡都愚蠢至極。多想一天彼此都不再追究,相約再聚,待葡萄成熟時,同飲一杯酒。但過去的也許再也不能恢復如初。

不如換一個角度想,其實失去不過是為了再次擁有。一起走到十字路口後,因為不同的目的地總會分道揚鑣,身邊的位置就這麼多,總有人離開,才會有空位讓下一段路同​​行的人進來。

每個人都走在人群裡,你走得離我遠了,就會離另外一些人近了,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只不過是,位置換了,各有隊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

知乎上對於這一首歌有這樣一句話——」如果你愛這首歌,一定不再年少。 」

一語中的。

一路走來,體驗過一個人的旅程,發現其實並不難接受,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孤獨,相反,一個人擁有既定而恆久的滿足與欣喜。每一次相逢都是命中註定,每一次疏遠也是無可避免。我們最終還是自己消化自己的人生。

年歲增長,對於朋友的來去更淡然也更釋懷。

而對於這首歌,卻更容易落淚。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

這首歌背後的故事,是關於黃偉文和楊千嬅。

黃偉文與楊千嬅交好,關係親密,他不僅給楊千嬅寫詞,還經常客串她的電影,他曾說,只要是千嬅的電影,就算不給報酬也要演。但據說因為楊千嬅不滿意黃偉文為她寫的詞,於是兩人負氣決裂。

黃偉文在他的詞作十年選裡說:

「其實我一直懷疑楊小姐不曾喜歡過我為她寫的歌詞,那些道謝,直覺上都是客套話。但一直不太喜歡卻一直採用,也許才是種更偉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盡了力了。 」

兩人結下怨懟,黃偉文很感慨。後來,就寫了《最佳損友》。或許是偶然,這首歌的作曲編曲者郭偉亮和楊千嬅同年同月同日生。錄完這首歌,郭偉亮就同楊千嬅講,這首歌你一定要好好聽。

據說楊千嬅從電台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正在開車,聽著聽著眼淚就流了下來,她將車停在了路邊,伏在方向盤上嚎啕大哭。

朋友就是如此,在某個特定的時期出現,為了陪你走過那段旅程,共同欣賞完那出風花雪月之後就會各分東西。身邊從來不缺朋友,也不停地在失去一些朋友,但稍縱即逝的歲月容不下我們多唏噓片刻,如果感情保存不了,只能學會將那些日子記在心裡掛念。

而故事的結尾讓人心生羨慕。

2012年2月,黃偉文親自選擇了84首作品,廣邀40多位圈中好友,在紅館連開6場音樂派對,也就是知名的《Concert YY黃偉文作品展》。楊千嬅挺著大肚子到場支持,演繹了《可惜我是水瓶座》、《勇》和《野孩子》。唱完,黃偉文推著嬰兒車迎接大著肚子幫他站台的楊千嬅,二人相擁著搭舞台邊的升降梯緩緩而下。這時,陳奕迅唱著《最佳損友》登台。 「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的歌聲響起,全場動容,唏噓不已。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那日我沒有

沒有遇過某某

「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偶爾無助孤單的時候你會突然想念很多人,拿起手機翻著通訊錄,翻了一遍一遍最後卻不得不關上。

逝去的人和事,我們總以為可以刻骨銘心,遺憾的是,人會成長。人生是變動的,到了一定的人生階段,各自走在不同的路上,即便雙方真的能再談話、喝酒,也不能再如從前一般推心置腹,暢所欲言。到了不得不背道而馳的時候,也帶著衷心的祝福,希望經年以後各自都能撥開荊棘過著屬於自己的生活。

而正因為明白日後不可避免的分別,更珍惜現在身邊的每一份陪伴。 「沒有一個朋友能見證你的所有,但所有人加起來,就成為一條思憶的長河。」現在正在發生的,相擁或背離,最後都會是一生里最美好的回憶。所以,即使分手,即使決裂,即使再見,有發生過的,好過當日沒有。

流年似水,稀釋著友情。

陪伴了很多年的朋友最後也會陌生嗎,原來不斷吵架彼此嫌棄的朋友最後也會想念嗎。

人和人之間,怎麼能說得清楚。而我們總會在不經意間學會釋懷與原諒,然後一個人堅定地上路。

下次和你們去K歌的時候,記得點上一首《最佳損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