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一點的天空》

今天到一間智障特殊學校當義工,替學生畫「卡通揮春」,過程相當愉快,也讓我憶起三年前在殘疾人士院舍當實習社工的半年時光。

我本來對智障人士的認識不算太深,雖然有當過義工,但未算真正走入過他們的世界。起初來院舍實習有點不適應,但後來,我越來越喜歡他們,因為他們的世界好簡單,沒有太多的複雜。少少的趣事都可以樂上半天,這種快樂好簡單。

我曾遇見一位有嚴重自閉症的中度智障舍友,他常常自言自語、重複說話,更頑皮的把全宿舍的表格偷偷拿走,再切成一張張便條紙來畫公仔寫文字,弄得職員們又氣又好笑。

有一次,他又偷偷用表格寫文字,我正想截停他之際,才發現他在寫「寂寞 寂寞 好寂寞」,抄滿整整的一張紙。那一幕,我看在眼內有一點心痛的感覺。你能夠想像得到嗎?他是多麼渴望訴說出自己心底裡的感覺,卻又好像未能表達到,那是一個我們難以明白的內心世界,但正因如此,我們要更加努力去走近,或許我們之間有一道牆,那就用善良的惻隱來打破吧。

其後我每天一見到他都會問他那天的心情,他願意說我就願意聽,起初不容易,但後來終於有一天是他主動來找我說當天的心情。

那一刻我覺得很感動,原來只要不斷的努力,多厚的牆都能打得破。

有時候,在街上遇見智障人士,有可能會因他們在自言自語、在手舞足蹈而立時退避三舍。可是他們大多無心嚇著你的,只要我們願放下嫌棄的目光,回一個微笑,他們或許會因你一個微笑而樂上半天。

一位中度智障的舍友,曾跟笑著我分享:「今天街上有個哥哥,好有禮貌的對我微笑,我好開心。」

微笑不只是一個表情,而是一份接納,他們會感受到,是因為他們很想感受到。

但願有一天大家的天空同樣高,不分智商高低、不分能力厚薄,互相包容和尊重,讓世界變得簡單。

P.S. 照片是今天在智障特殊學校替學生畫「揮春」時所攝,要哄他們笑其實很簡單,就是你先給一個大大的笑臉,他們就會跟著你笑,這樣子畫的揮春也會特別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