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思傳:有些人花錢就能改變他人的人生?《出貓特攻隊》要說的是……

當大家還以為作弊只是流於《逃學威龍》式 A for Apple 的無厘頭土炮方法, Nattawut Poonpiriya執導的《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就打破了這個想法──不是即興,不是無勇無謀,而是一個精心策劃賠上前途的犯罪計劃。

這不是一個完全虛構的故事,電影取材自現實事件──戲中主角所考的STIC,指的是美國學術評估測試(SAT)。過往外媒就屢次報導SAT的作弊問題,如有亞洲備試公司派人去美國考試,記下題目;又或利用時區的時差,將題目傳給客人──就是戲中所用的方法,以致主辦單位推出新措施,減少在美國以外的試場。

作弊在電影中重複出現。說到底,能夠作弊的題目只有一類── multiple choice questions。明明只有A、B、C、D四個選項,但是花款盡出:從起初最低級的傳擦膠,至後來的手指彈奏,以至終極的出貓,方法愈來愈專業。

總是重複犯錯的她

一場又一場的作弊,拍得如諜戰,愈微小的位置愈有張力,尤是禮堂應考的一幕,的確看得過癮;細心一想,這卻是他們的成魔之路。初次的作弊或源於一次心軟,後來就成了一盤(大)生意,漸漸泥足深陷。被富二代 Pat(Teeradon Supapunpinyo)所提的報酬吸引,被好朋友 Grace(Eisaya Hosuwan)的慫恿,高材生 Lynn(Chutimon Chuengcharoensukying)率先墜進這個陷阱,她聰明,有計謀,自負,卻也貧窮——進了名校,很快就被周圍的事吸引,而被錢打動。說是陷阱,不是站在道德高地,指她參與了作弊計劃,而是被眼前利益蒙蔽,她自以為她預先所準備的足以應付一切,很快漠視了周圍發生的危機——先在禮堂不顧風險公然與同學交換試卷而被人揭發,繼而沒有從失敗中汲取教訓,越級策劃全球性的考試騙局,每一次如是。

如果 Lynn 是甘願跌入這個陷阱,Bank(Chanon Santinatornkul)的參與是讓人無奈。他沉實寡言,對同學的利誘不為所動,卻是這次計劃的犧牲者。為了讓 Bank 加入作弊團隊,Pat 不惜花錢找上黑道,把Bank唯一考取獎學金的路切斷。殘酷的是,這一條不歸路——就算再沒有被人強迫,再沒有什麼苦衷,這不是一條能安然退出的大路。就算那一次失敗收場,這些不當交易換來的甜頭,動搖了他的價值觀——原來安分守己不會換來好結果,原來有些人花錢就能改變他人的人生。

電影當然不是歌頌作弊,而是藉著兩個家境貧窮的高材生、兩個遊戲人間的富二代,對不同的社會問題的反擊——千瘡百孔的教育制度(學費以外另收「茶錢」)、貧富懸殊的不平等(又名贏在起跑線),揭示了這個社會的無助。

那一個社會的無助,在於有錢人願意花六十萬泰銖(約十三萬七千多港元)買一次作弊的機會,按照家人的計劃升讀外國著名學府;窮人賣的,只有腦袋、記性,以及風險,以嘗試換取從來不是選項的機會。

然而,這齣電影最讓人無奈之處,不是貧富懸殊,有錢人隨時能給予令人不能拒絕的數目,不是因為貧窮就得以身試法,而是就算你不以自己家貧為問題,就算你想安分守己,現實也不一定給予這樣的機會,甚至你在沒有其他選擇之下,最後說服了自己接受了這一個選項。

一場又一場作弊,拍得緊張,偶爾搞笑,以為輕輕鬆鬆,卻是指出一個無望的情況——戲中所針對的,不是一個學生一時的行差踏錯,而是人生中無法避免的困局。這次是作弊,下次呢,或許就是更加嚴重的問題。電影的結局似乎是過於現實的良心發現,政治正確,卻一反電影後段的絕望鋪排。社會或者不公平,階級的分別未必是一般人能夠踰越,但是貧窮不是一切,成績優異也不是一切,別讓你的短處,也更加別讓你的長處遮蔽了眼睛——路或者不易走,卻肯定不止得一條。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他們泥足深陷,但路從來不止有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