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魔劫》:另類角度呈現末日危機

如果喪屍都有思想、有思考能力,那麼人類還可以如何自處呢?《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改編自Mike Carey(他同為本片編劇)的同名原著小說,故事中大部分人類已經受真菌病毒感染失去理智成為喪屍(戲中稱為餓鬼’Hungries’),只有一些小孩未受到感染,因而被監禁以用作殘酷的實驗品,發現他們感染病毒仍然保持常人的外表、思想和行為,科學家卡特維博士(格蓮高絲 Glenn Close飾)便希望透過他們能夠研發疫苗,避免人類滅亡。

喪屍電影歷來為數不少,有些以血腥程度加上連環廝殺大混戰取勝、有些則從人類逃生過程反映人性醜陋,大致可分這兩類。近年則曾有《熱血喪男》(Warm Bodies)嘗試扭轉典型喪屍電影模式,大玩喪屍保留人性與人類談戀愛,而《創世魔劫》中也有感染病毒後仍然保留人性的主角女孩美蘭妮(珊妮雅娜紐娃 Sennia Nanua飾),透過她的行為探討末日來臨時,人類滅亡與新生的開始。

本片跟過往喪屍電影類近的情節當然是呈現人性陰暗面,無論是對小孩的不人道實驗、軍人當小孩如非人類看待、博士的冷血無情等,通通都與美蘭妮形成強烈對比,她除了外表跟正常人類無異外,更有獨立思考能力(懂得作故事)和非凡記憶力。待人接物方面也是正常,對所有人(包括愛護一眾小孩的老師以至博士和其他軍人)都非常有禮貌,又懂得關心別人,又知道如何保護同伴,她的行為相比上述所有「正常人類」更像一個「人」。

在這個對比下,可以反思一下人類現時對各種病毒及生物的研究,或許正在進行同樣很多不人道的實驗,只是對象變成動物,然而人類這樣無止境的研究,又或跟故事中的卡特維博士一樣,口裡說是為世人著想,實際為的卻是個人榮譽和利益,最終可能只會遭到反噬。而且漸漸會發現女主角並不是因為為了讓人類研究疫苗而生,而是她的種種行為才是彰顯人性光輝一面,人類因為她而滅亡也是因為她才能重新開始。

本片屬於低成本製作,因此主要場景只有數個,如地下實驗室、部分街景和流動實驗室等,而喪屍追殺人類的場面也不像近年一些大製作如《地球末日戰》(World War Z)和《屍殺列車》(Train To Busan)達致鋪天蓋地的程度,動作場面數量也相對較少,不過當多次運用遠鏡呈現一群一群餓鬼在街頭靜止等候獵物仍然甚具危機感,到處頹垣敗瓦亦更顯得將近末日的感覺,而且故事主要集中呈現美蘭妮的變化,透過她的視角來看末日降臨。

《創世魔劫》的結局無疑為喪屍電影帶來新格局新思維,或許啟示人們其實不用像過往不少喪屍電影需要追求疫苗來救回全世界,真正的解藥可能是人們已經漸漸遺忘的美好人性。凡事物極必反,當人性去到最黑暗時,可能便需如本片一樣將所有東西推倒重來,方能有新景象出現。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