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熊貓3》告訴家長的事

作為一個情緒不穩的鬱躁症患者,匿藏在家已久,仍能逃出保護區去電影院,相信大家都會體諒我撰寫這晚了點的《功夫熊貓3》的所謂「影評」。看我的筆名,都知我是熊貓癡,一隻熊貓令我成功離開家中,可見熊貓對我的威力。

其實為了我最愛的熊貓,我在上映前一直迴避這電影的消息,為免預告片們影響我對《功夫熊貓3》的期待。相信很多人都不喜歡「劇透」,所以這個「影評」我不談任何故事內容,我比較想介紹一下作曲的派偉俊。

事實上我不知道他是誰,看電影時我還以為主題曲是外國人唱的,當我YouTube到這首名為《Try》的主題曲時,我才知道他是台灣土生土長的中加混血兒,而3歲的時候已學會非洲鼓,9歲就學會結他,11歲的時候己經立志要做一個歌手,現時16歲的他,已是一位創作歌手,自己作詞、作曲、編曲,更成為了周杰倫徒弟。這些都是網上大家可以隨意搜尋到的資料。但我想說的重點是,這首歌是全球主題曲,即是《功夫熊貓3》無論在那個地方上映,播放的都是這首歌。

全球都會認識這個孩子。

相信很多家長們都很希望可以「培養」如此有前途的孩子,卻忘了這孩子是真心喜愛音樂,而且有天份;而非強逼小孩子每星期去上差不多十個興趣班,更厲害上二、三間幼稚園,使這些「無間做」的學生出現情緒問題,使最年輕的精神科求診者不過只是就讀K2的幼童。一個又一個學生輕則作嘔頭暈出現身體上受壓的表徵,嚴重的,我認為你們都心中有數。

究竟我們是不是一定要做出一點小成就,才能證明我們生存的價值?我深信我們每個人都會經常問自己是誰,但當中又有多少位會找到答案?這是很深的哲學性問,恕我能力有限,不懂解答。我只知道,沒有人可以設定我們是誰,沒有人可以操縱我們的人生。可惜,在這個社會,愈來愈多人被標籤,由幼稚園開始被成績分類;出到社會就被職業、職級分類……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到訪學校,遇上循道衛理聯合會前會長袁天佑牧師太太陳錦美發起的「我要活下去」遊行,她認為半年來廿個學生因為學業壓力而自殺,身為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好應該審視教育制度,然後應該請辭。不過局長在車上翹腳玩電話,也不願落車接收學生的請願信。 醫管局已經指出,二○一四至一五年年度約有二十萬個十八歲以下的青年,但有接近三萬位患上精神病。這些數字還未計算已經成年,但在十八歲前發病的患者,例如最近為了熊貓才走出家中comfort zone 的我。

今次寫了太多沉重的文字及數字,也許大家都需要消化一下,深呼吸一下,然後轉個話題。

其實我真的真的沒有劇透《功夫熊貓3》呀!大家記得去戲院欣賞!支持熊貓!支持電影製作!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depressedpa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