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早報》易手的政經聯想

阿里巴巴集團在本月11日宣布,以20.6億元收購《南華早報》,引來各方關注,新聞媒體自然作出大篇幅報道及評論,翌日的《蘋果日報》、《星島日報》、《大公報》和《香港商報》以此為頭版頭條新聞,其他報紙也有顯著報道。各報對《南華早報》易手一事的主新聞標題,多是直接陳述阿里收購《南早》,但有些主要標題除陳述事實外,也會強調某些重點。

如附表所示,一些報章的標題帶有政治色彩,涉及編採獨立或塑造中國形象。其中傾向負面的是台灣《蘋果》的標題,而香港《蘋果》、《明報》和《南洋商報》較為中立,偏向正面角度的報紙包括《信報》、《都市日報》、《成報》、《星島》、《大公》、《文匯》和《中國時報》。

3個跟進報道評論的方向

接下來幾天都有不少跟進報道評論,方向大致有3個,首先是從商業經濟角度,分析收購的價錢是否合理、股東的收益如何,例如香港《蘋果》的財經評論標題是〈南早值廿億?〉。

第二個評論方向是探討阿里如何打造傳媒帝國、在組織上有何優勢。這些評論一般傾向正面,見於中方及建制陣營的報章,如《大公》標題是〈染指24傳媒 建媒體王國〉,而《香港商報》指「馬雲媒體帝國拼圖成形」。

第三個論述方向則談及《南早》日後能否保持言論獨立、是否要多唱好中國,這都涉及政治角度,西方媒體多持這類觀點。《紐約時報》的標題是〈阿里巴巴試圖改善中國形象〉,《華爾街日報》評論題為〈阿里巴巴的南早收購響起警示〉,

而BBC的一篇評論是「阿里巴巴收購香港報紙引來問題」。本地的《am730》有評論談及「阿里買《南早》的政治」,而《壹週刊》的封面故事直言「《南早》變紅早 馬雲廉價獻寶」。

各有所得的雙贏交易

綜觀報刊的報道評論後,我想進一步提出下列幾點。第一,報刊評論大多各自選取政治或經濟角度分析,較少作政經綜合考慮。單看政治或經濟有其道理,連結兩者能解釋的更多。新聞傳媒產權易手很少不涉及政治或意識形態,阿里在政治上需要《南早》,後者可豐富阿里的商貿平台;《南早》則在交易中得到實利,也可淡化老闆的意識形態色彩,可說是各有所得的雙贏交易。

第二,我認為此宗交易可多作不同產業之間合縱連橫的立體分析。有評論指此舉和兩年前亞馬遜收購《華盛頓郵報》相似,是適切的類比。我們可更細緻分析傳統紙媒和大型電子商貿平台之間的結合,所產生的跨地域、跨行業的協同效應,並比較阿里和美國主要網上平台如雅虎和谷歌,在營運和策略上的異同。

回歸後傳媒立場多轉建制 令人關注

第三是可作縱向的趨勢分析,其中分為香港傳媒業的大趨勢和《南早》本身的小趨勢。在香港政治光譜中,各新聞機構大致可分為偏向泛民、中立、建制、中央4個類別。回歸過渡期右派報紙消失,個別泛民媒體冒起,中間派傳媒仍佔多數。回歸後傳媒立場多從中立轉到建制,《南早》的走向也不例外,情况令人關注。附表中本港新聞標題重點的分佈,便是一例。從《南早》自身的小趨勢看,《壹週刊》直言這項交易是一次「交棒」,馬來西亞的愛國富商完成歷史任務,由較年輕的國內商界紅人接手,反映了香港政治氣候的變化。

傳統媒體仍是新聞推動引擎

第四,此項收購還涉及傳統報業的角色,及它和網媒之間的互動競爭。《南早》是現存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報紙,公信力高,是外國人了解中國的言論窗口。新興的純網媒採訪實力很弱,以策展內容和評論為主,它們在重大社會事件時可發布即時消息和發揮串連作用,但在平時的影響力不大。有評論認為香港傳媒逐漸建制化,日後言論空間將會轉移到網上平台。這個觀點在某程度上正確,但對網媒的作用不宜高估,傳統媒體現時仍是新聞內容的主要推動引擎。所以阿里副主席蔡崇信表示,將把《南早》的內容免費放到網上,以增加其發行量及影響力,此做法和傳統新聞網站收費化的走向剛好相反。可以說,這是從阿里平台整體競爭和影響力作考慮,而非着眼《南早》本身的收入。

第五,阿里收購了《南早》,後者的前景如何?有人認為如果《南早》失去編採獨立方針,將影響其公信力,它的言論角色也會大減。所以有論者表示,它的編採方針仍會保持克制,不會有重大改變,或只會在中國報道上有多些正面角度,並只在關鍵事件中低調顯示。這涉及傳媒老闆的作用。其實老闆不用直接介入日常編務,只要透過聘用理念相似的高層員工,並培養某種機構文化和潛規則,就能控制大局。

最理想的情况是,傳媒老闆是本地人及沒有同時經營其他生意,這樣較能保持言論獨立及以港人角度看問題。可惜現時這種老闆如鳳毛麟角,情况令人擔心。新聞傳媒和社會息息相關,具指標意義的《南早》易手,反映了香港社會的變化,未來它在新聞業內的角色、結合商貿平台的發展以及對社會輿論的影響,都值得大家繼續觀察。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原文載於2015年12月24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