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囚》:反思懲教的本義

香港歷來出產過不少以監獄為題材的電影,如《監獄風雲》、《黑獄斷腸歌》以至前年的《壹獄壹世界:高登闊少踎監日記》,雖然幾部作品的主題、風格都不盡相同,不過都是以成年罪犯監獄作背景,相反探討未成年罪犯問題的電影則比較少,最近上映的《同囚》正正由年輕罪犯被判入勞教中心開始,嘗試帶領觀眾理解當中既真實又黑暗的一面。

電影主要分兩條線,游學修飾演的阿凡因襲警被判入青年勞教所,期間遇上由關楚耀飾演的懲教官。他在芸芸懲教職員中較為不同,也是故事另一條線的主角,他認為「懲教」即是懲罰和教育,故此不應該只靠打罵,還要教育,因此跟其他只會打罵的同事不太投契,不同經歷也影響他對勞教工作的看法。

由於是真人真事改編,從阿凡的經歷可見勞教中心的黑暗一面,幾乎所有職員都不會善待他們,每天被打已經是最「普通」的事,還要接受不同程度的辱罵,甚至是各種程度侮辱行為,基本上是一種非人生活。過程中阿凡曾經受不住而自殺,後來卻慢慢「融入」當中,可是當觀眾看見他與其他囚犯每天重複面對以上的經歷,如同被洗腦,根本沒有合乎「懲教」當中的教育部分。這條故事線的可能比較直向,因此導演處理得還不錯,而且游學修也能演繹面對各種程度侮辱時的掙扎以及痛苦,同時也帶出不同囚犯正面對那種程度的非人對待。

至於關楚耀扮演的角色則是反映懲教職員所面對的環境和問題,片名《同囚》也是描述這些人的工作處境,因為身為懲教職員的人其實都是跟囚犯一同困在相同環境,只是他們接受薪金也有權力,囚犯則失去自由兼弱勢。另外一眾懲教職員也要面對工時長帶來的生活問題,如關楚耀的角色便缺乏時間與太太相處,令兩人關係產生嫌隙,也帶出他們起初得以相識的原因,從而引申這位懲教主任曾經懷疑過自己的信念以及最後離職之後的行為。可是角色設定平面也有點單薄,加上關楚耀仍是稚嫩的演技令這方面的劇力稍弱。反而由趙永洪和李國麟分別飾演的兩位「無人性」的懲教主任則較為突出,無論是刻薄囚犯、還是嘲笑他們看不起的同事,兩人的表現都相當稱職。

今次自編自導的黃國權之前曾於不少香港電影擔任副導演,首次「擔大旗」之下可見有心將一些不太受社會關注的議題放進電影,在描述勞教中心不為人知的一面是頗為成功,同時也能夠反映當中部分問題。然而後段發展則略為顯得乏力,轉折位來得突然之餘,結局亦有點過於說教味道,而有真實過來人在片尾講述電影真有其事,可是用帶點輕蔑的態度來勸告年青人就算想犯罪都待25歲過後,因為可以被判監禁他認為跟勞教中心有天堂和地獄之別的成人監獄卻顯得比較奇怪,難道本片的意義不是透過呈現監獄黑暗一面來提醒別人不要隨便以身試法嗎?不過整體上還是欣賞監製梁鴻華聯同導演帶來講述監獄問題的《同囚》,始終故事的主旨──究竟一個社會是否需要像這樣監獄來令人改過自新?也是值得人們反思的地方。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