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回應核突時代的核突片

強姦、割臉、斬頭、開腦、切器官,《失眠》與瞓覺無關,與肢解人體、凌虐女性、懲罰惡人有關。冤有頭債有主,假如戲中的「漢奸」統統沒有好下場,現實中的「港奸」也注定要失眠好了。

《失眠》的場面,不是說笑,真的核突。戲中黃秋生演醫學教授,研究人類大腦活動,會開刀做手術,其中有病人不知何故如中魔咒,長期失眠,繼而精神失常,死掉之後,教授私下劏開屍體,手術刀沿臉龐切開,就像要換臉,但他不是要替屍體換臉,而是要打開臉龐,揭開頭骨,深入大腦,把腦細胞取出來,拿回香港做研究。畫面所見,皮開肉綻,聲畫合一,腦細胞原個捧在手中,活生生在眼前蕩漾,鮮血淋漓。

怕核突的,其實不用掩着眼睛,試試放膽看吧。不是變態也不是說笑,愈看下去,就會產生一個念頭:當看慣了核突的東西,便會感覺東西不再核突,但這並不代表東西本身不核突。

豬紅有人會吃,燉豬腦有人會吃,串燒豬肝有人會吃,豬肺湯有人會喝,為什麼看見電影中的假人腦,就有人會驚?這好像沒道理。是的,很多事情,就算是壞事,見得多了,慢慢就會慣,習慣了就不會再感到有什麼大不了。壞事也不壞。

死了一個人,沒什麼大不了;劏開一個人頭,沒什麼大不了;拉人埋一二邊毒打,沒什麼大不了;公職人員私下袋了幾千萬沒申報,沒什麼大不了——今天看港產核突片《失眠》,竟然可以看出社會聯想。這就是核突片、降頭片、鬼片的社會意義。

從這個感覺出發,大概就是現在的人常說,當一個大話重複說十遍,就會變成真理。《失眠》,是以毒攻毒,以核突攻核突。攻擊的對象是誰?

很奇怪,《失眠》看到一半,敘事出現了另一個分岔,好像突然之間開始說另一個故事。即是講到黃秋生致力研究人類不睡眠方法,只要不用睡眠,便沒有失眠的煩惱。研究被資助委員會否決,理由是研究違反人類自然,黃秋生拍枱大發雷霆。及後,他的前女友找他幫手,因為前女友一家上下兩代都似乎患有遺傳性失眠症,長時間無法入睡,然後,瘋了。事情觸發黃秋生去找問米婆,問已死父親,了解他在生時的狀况。劇情於是就回到戰時日本侵華的年代。

回到日軍侵華時

故事用了很大篇幅,交代這段日軍侵華年代,社會發生了什麼事,黃秋生父親發生了什麼事,當中包含日軍性虐良家婦女的暴行,好像一下子跟本來的現實時空完全割裂。但愈看下去,就會發現,劇情原來嘗試把現代醫學教授黃秋生與前女友的關係,跟侵華時代,黃秋生父親和演漢奸的林家棟的關係,構成一個複雜的因果聯繫。

日軍侵華時代一段戲,並不核突,只係慘。慘在男人們苟且偷生,慘在女人們迫作慰安婦。而《失眠》的故事,亦乘機從中帶出另一命題:被加害的全是手無寸鐵的良家婦女,日軍自然有恃毋懼,但,假如,被摧殘的女人之中,其中一個,一個就夠,懂邪術巫術降頭,當她面對人生恥辱與劫難,她會如何報復?這個故事就顯得有意思了。

戲中,設計了一座慰安所,坐落城鎮中心,所外大排長龍,所內劃分成不同房間,每房都坐了一個女人,房間沒有門,只掛有布簾,猶如公開展示。日軍魚貫進入,一個接一個抽着褲頭出出入入。負責管理和捉拿女人到慰安所的,是漢奸林家棟。衛詩雅演孖生姊妹,其中家姐就被拖到裏頭,綑綁在木椅上,任人魚肉。

這幾段戲,容或帶着獵奇,有點過火,但亦拍出女人被性飢渴日軍徹底折磨的悲痛。從生無可戀,到含恨報復,衛詩雅演的邪女,要主謀賤男付出代價。情節發展就像很多鬼片中的冤靈,之所以如此害人如此猛,背後總有原因。就像本地鬼片愛炮製紅衣女鬼,當女人被欺負,多是被姦污後,心理生理無法復元,忿而穿紅衣懸樑自盡,死不瞑目,期望死後會更猛更淒厲,以靈異力量,要仇人不得好死。《失眠》的民女被姦死前,向主事的漢奸施咒,咒怨自然驚人。

因果報應 以毒攻毒

從侵華時代回到現實時空,《失眠》的終極主題便浮現:惡有惡報,如有未報,時辰未到。說的,全是因果報應。那種報應,不止是作惡者自作自受,而是禍延下代,全部身陷死亡咒怨,無一倖免,這就的確令人看到「陰陰嘴笑」。

而《失眠》以毒攻毒,以核突攻核突的對象,也就不言而喻。戲中林家棟與黃秋生父親角色,是現實照妖鏡。向日軍投誠,反過來協助加害華人的漢奸,罪大惡極。有趣的是,黃秋生父親角色,其實算是老實男人,不是主謀,有時甚至嘗試暗中協助華人逃離魔掌,但他也要承受報應,因為,他是幫兇,幫兇也有罪,不能隨便說句「都係搵食啫」就當無事發生。

場場新鮮 血肉橫飛

《失眠》後半部,集中在黃秋生和前女友之間的戲,着力拍出下一代人,承受上一代人犯錯的報應狀態。兩個角色,愈來愈失去理智如瘋似癲,最後像兩隻喪家之犬,互相殘害,構成無法擺脫的宿命。

《失眠》盡了作為核突片的責任,場場新鮮,血肉橫飛,保證核突。更令人嗒落有味,腥氣回甘的,是以核突片回應核突大時代。

編導沒有放過或浪費這次難得有人投資拍三級、甚至四級恐怖片的機會,盡情揮發核突伎倆。導演邱禮濤從《人肉叉燒包》、《伊波拉病毒》、《陰陽路》、《降頭》等電影一路走來,左手是菜刀,右手是書本,從來不忘從核突片、鬼片、邪術片中說人情講道理。今次《失眠》要老實告訴漢奸(港奸),要驚都已經太遲,報應已經展開,一切咒怨,由今晚失眠開始。你失眠了沒有?

文:皮亞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