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血腥包裝的大迷信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失眠》是多產導演邱禮濤與老拍檔黃秋生的最新作品,雖則兩人近年不時仍有合作,但好像今次宣傳特意提到包含驚慄、血腥、暴力等元素的電影,已經要回溯二十一年前的《伊波拉病毒》,而且黃秋生也表明《失眠》是他最後一次參演這類題材的電影,因而這次久違的組合令人更為滿心期待。

故事由1990年出發,黃秋生飾演的林惜家是香港大學教授,專門研究人類睡眠習慣,更矢志找出人類不用睡眠的方法,可是他自己卻面對失眠問題。另一方面,舊情人丘夢熙(吳俐璇 飾)也受到「家族性失眠症」困擾而找他協助,結果發現一切可能跟他們兩人的祖先在日佔時期的經歷有關。

整部電影雖然從1990年出發,卻花了更多篇幅敘述主角父親於日佔時期的經歷,希望從中讓觀眾了解「家族性失眠症」的因由,現代一段只是包裝,其實先以科學角度切入剖析失眠對人類帶來什麼影響,當中反映編劇花了不少心機搜集資料,「欺騙」觀眾入局後才來筆鋒一轉,將問題帶回中國古老迷信,原來這種不治之症是因為茅山術數,禍延下一代是因為詛咒而來。雖然可以視作人類面對不明來歷病症時的藉口,但也反映出歷來「信則有、不信則無」的坊間說法,亦多少回應因果得報、隔代孽緣的信仰模式。

可能因為電影公司早早將宣傳重心放置於血腥、暴力和瘋狂場面,多少吸引很多觀眾慕名進場,可是這些場面只佔整部電影很少篇幅,而且也因為太冗長的故事情節而顯得後段較為草草收場,有點難以承接當中的血腥暴力場面,劇情未能牽動觀眾走進當中的情緒之下,讓部分血腥暴力場面出現得不太協調。就算將這些場面分開獨立來看,也不能與昔日的經典作《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或《伊波拉病毒》相提並論,黃秋生在當中的演出也不再是過往作品中外露地瘋狂,反而是一種陰沉、鬱結下的血腥,也算是另一種味道的演繹吧。而電影中兩位女演員吳俐璇和衛詩雅(一人分飾孖生姊妹侯文禎和侯文媛)也相當稱職,前者能表現角色的深沉和不為人知的一面,後者首次一人分飾兩角,在化妝技術的幫助下能夠發揮出不同層次的演技,也是其難得令人留下印象的表現。

近年以血腥暴力為賣點的港產片的確買少見少,《失眠》以此作為包裝是無可厚非,只是故事情節「太多口水」,其實更多是回應科技與迷信之間的問題,可惜鋪排不平均,以致頗多悶場,當中的瘋狂場面也沒有太大突破,讓不少觀眾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或許正如邱禮濤自己所說已經不能重拾當年《伊波拉病毒》的年少張狂,未來的作品正在走向成熟的人性命題,如果近作《拆彈專家》是講述如何在生命和使命之下選擇,《失眠》則是嘗試解構命運與迷信的關係。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