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列車》反映的東亞社會特質

自《生化危機》始,喪屍系列電影,如雨後春筍,但這種題材,來來去去,都是人被咬後變喪屍,槍擊頭部便會死的公式,看了三部以後,便會有沉悶煩厭感覺,《屍殺列車》雖然都是賣弄驚悚,但他的不同之處,其實在於東方社會特色。

韓國在歷史上是中國藩屬,官史用漢字寫成,國學為儒家思想,韓劇《大長今》已見不少漢字,故韓華現代社會,背景相同,電影反映的,不止韓國,也是我們華人獨有的。

進入列車,企業高層告訴小女孩如不努力讀書,長大後必像流浪漢般,但女孩神回覆:「媽媽告訴我,壞人才會如此說。」明顯地,中年高層較傳統,女孩母親相對極西化,充分反映世代間,東西方社會的不同。

儒家士大夫思想薰陶兩社會至今,老一輩普遍仍有大學生要當官心理,即使做不成官場的官,也要做商場的「官」,反而歐美,博士當藍領,早早不是新聞。今天做官思想依然深入大部分年輕人心中,當然,香港有些大學生願意當建築工人,台灣有哲學系畢業生在街市幹活,但比例少之又少。

社會不止兩三世代,一對老年姊妹,計算年齡,是在獨裁時期出生長大,當喪屍災難發生時,人人以為是抗議騷亂,她們指出在以前,早早抓人坐牢。

今天,台灣政黨輪替三次,人人有票,但不少深藍老人,仍然覺得社會「混亂」,懷念兩蔣時代。可見自由之下,獨裁仍然有市場。經歷民主洗禮,仍然有人認為威權較好,充滿懷念。香港也有藍絲替中共搖旗吶喊。也許俄羅斯也是一樣,他們當然也有人希望回到蘇聯時代,亦已重新成為半獨裁國家,但與儒家君臣父子影響不同。從經濟層面說,韓國是增長強勁,台灣人人溫飽,香港全民就業,俄羅斯人是經歷魚子醬也買不起。社會上,三地都保持法治,俄國治安慘絕人寰。當然,也許各地情況比想像中複雜,我只簡單比較經濟社會方面(戴頭盔)。

至於其他人物,如企管高層及各小配角的自私自利,男主角既自私又肯犧牲自己救女兒的複雜性格,每個社會都存在,不在本文討論之列,在此不多說。

正如引子所言,我們受相同的文化孕育,又受西方影響,有相同的背景,反映出的,其實是東亞社會獨有的特質。

文:羅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