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敢死隊》 與男/女演員無關的事

把經典電影Reboot是荷李活的慣性動作,這次輪到《捉鬼敢死隊》,四位隊員由男變女,戲中還未鬧鬼,戲外卻已鬧得熱哄。

看過舊版《捉鬼敢死隊》(Ghostbusters)的觀眾,大概會覺得情節熟口熟面,基本上把昔日的四位男隊員,轉換成四位女將,包括兩位對靈異之事深信不疑的科學家(Melissa McCarthy和Kristen Wiig飾演),專門設計捉鬼法寶的工程師(Kate McKinnon飾演),以及由撞鬼變捉鬼的黑人地鐵員工(Leslie Jones飾演),四人誤打誤撞揭發紐約大都會暗藏鬧鬼陰謀,發展下去當然是招牌格式,全城鬧鬼,且看一班捉鬼女將如何收拾殘局。

此片導演Paul Feig,近年炮製不少荷李活賣座女性喜劇,包括《最爆伴娘團》(Bridesmaids,2011)、《熱爆MADAM》(The Heat,2013)和《凸務MADAM》(Spy,2015年),今次照例熱熱鬧鬧,沒有悶場,間或難免兒戲,只是這電影本來就是超現實奇想,也就不去計較了,惟整體效果只算不過不失。

細節沒創新不夠過癮

大概創作過程中,難免受到「死忠派」粉絲的壓力,所以一些細節上沒有盡情創新,不能做到與時並序,例如各式各樣的探靈捉鬼工具,基本上承襲了八十年代風格,在電腦化的今天,便很難說得過去;捉鬼敢死隊的辦公室,仍然要靠大隻型男秘書做接線生,靠電話接生意,只能說充滿復古味道,如果能在這些細節上略加改動,相信會比舊版更好玩過癮。

此片在美國上映前便已備受矚目,不是因為萬分期待經典復刻,而是鬧出性別、種族爭議,黑人演員Leslie Jones成了磨心,慘遭網上欺凌。誠然,將作品改頭換面,男女角色互換,加入不同種族、宗教、性取向等,只要創作或改動得宜,理應完全沒有問題,如果一味批判改變,反而是思想狹隘,不值得鼓勵。

繼續政治正確?

至於今次新版《捉鬼敢死隊》,雖然試圖擺脫某些定形,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但似乎仍然帶點荷李活舊有痕迹,例如三位白人女性皆是高學歷的專業人士,黑人女性則來自基層,形成強烈對比,難怪戲中Leslie Jones的角色,有意無意都要提醒身邊人(或觀眾),自己都是隊中一員,以免「被忽略」。

其實美國電影的政治正確現象由來已久,先不談那些很早期的電影,就以大家熟悉的動作電影為例,Bruce Willis主演的《虎膽龍威》(Die Hard)系列,有好幾集都是「黑白配 」,英勇悍探都要黑人角色從旁支援,否則獨力難支;另一著名電影系列《轟天炮》(Lethal Weapon)系列,Mel Gibson和Danny Glover更成功塑造了電影史上,其中一對令人印象深刻的組合,這些設定很大程度是市場考量。

隨着社會潮流的變化,這種現象亦在電影製作上呼應,尤其是一些重拍作品,索性來個改頭換面,例如《神奇4俠》(Fantastic Four)的霹靂火換上黑人演員(惜坊間反對聲音不少);《天煞地球反擊戰:復甦紀元》(Independence Day: Resurgence)白宮換上女主人(只是出場不久便掛掉了),這些改動背後,很難令人否定電影公司有「多於」純粹創作上的考慮。

新版《捉鬼敢死隊》宣布新演員後,經過一翻風雨,坦白說,連電影都未拍好便如此這般說三道四,實非合理。電影上映後,外國影評界普遍反應不俗,惟坊間仍然毁譽參半。以戲論戲,部分情節的確略嫌煞有介事,例如即使要反映當今女性能幹,也不一定要把男秘書設計得「超現實」地沒頭沒腦,簡單到連電話也不懂接聽,刻意褒這貶那,反而令電影變得沒有必要地反智,用俗語講法,就是「多咗」。

換上全女班 效果如何?

說到底,《捉鬼敢死隊》換上全女班,本來無傷大雅,最終效果縱然不算擦出新火花,但也絕對不差,只是編導上的一些小缺失,令電影扣了分數。

事實上,荷李活早已有獨當一面的黑人及女性優秀演員,向全球觀眾證明演技實力,主流觀眾亦欣然接受,犯不着以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製作電影,才能令人對他們予以肯定,或創造受人愛戴的角色,刻意迎合所謂「正確」而本末倒置,反而變得兩面不討好,觀眾不會特別讚賞,製作人卻因而多了掣肘。

回到香港,隨着中港影業愈來愈緊扣,可以預期哪些是「正確」,哪些是「不正確」的爭論將會更多,無論對電影投資者、創作人抑或演員都是考驗,如果硬要追求所謂「正確」,扭曲創作本質,對中港兩地電影業發展,皆不見得是好事。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文:何恒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