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處理興德學校的方式對校本管理的衝擊》(文:周勁倫)

早輪興德學校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一再出現在報紙頭版。在連日的報導中,校長的所作所為及校董會監督不力的種種荒謬事情都備受廣泛關注。隨著校長終於被罷免後,不少人士包括教育界教代表都表示歡迎,似乎對教育局今次的處理都很認同。當大家都只著眼於學校的不是時,其實教育局在整件事上的處理又是如何?

先容許一點「事後孔明」,自教改以來,「評估」成了教育主調,教育局一向都是透過自評、外評和區域教育服務處等方式去監督學校運作,然而興德事件並非一朝一夕的問題,顯然教育局的恆常監管方法並沒奏效。我不禁要問為什麼教育局那麼著緊要每年對小三、小六及中三推行TSA/BCA,一個都不能少地要去掌握每一個學生的成績,但對一所學校的行政管理卻放軟手腳。其實有家長指三年前已去信教育局投訴興德學校,而年初時教協亦已轉介老師的集體投訴到教育局,及至五月開始報紙一再爆料把事件揭露,教育局才像如夢初醒的增加力度。正如蔡若蓮也得承認教育局沒有即時緊密跟進有關德興的問題。

大家要留意今次教育局介入的方法是委派校董加入校董會去取得控制權,而並非接管或收回辦學權。而在處理關鍵人物—校長時,也只是通過受控制的校董會去罷免其職務,一直都避免直接以教育條例給予教育局的權力,例如撒回校長任命及撤銷其教師註冊。也許有人認為教育局這次是特事特辦,但就是今次教育局介入得太慢,拖到暑假就更加要用最直接的方式去平定事件,單是不夠人數流會就已令事件一拖再拖。

這樣看起來好像是保護了校本管理的面子,表面上一切都仍是法團校董會在把持,但在三度增加教育局校董共11人的情況下,法圑校董會的自主早已名全實亡。在連日事件暴光後,傳媒受訪最多尤如發言人的也是教育局委派的校董雷其昌。更令人費解的是保留另一關鍵人物—校監的身分,但權力卻轉移至另一校董手上去主持,令校監只剩下一個虛名,法團校董會的操作也變得名不正言不順。

教育局絕對有責任把事件撥亂反正,上述的做法也是合法,但是否也合情合理,最為合適呢?如今這樣做的確免除了教育局直接介入可能引起的爭議,就算有多麼的不滿原本興德校董會的作風,但此例一開,不禁也令人擔心原來法團校董會是可以隨時被「滲透、溝淡」得完全失去自我。忽然間,想起當年天主教陳日君樞機的擔憂:「將來所有學校都像官立學校一樣,直接由政府管制。」;「……這情形正中政府下懷,按新法例政府就會派人入駐校董會來「平息風浪」。」

作者為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 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