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風暴》老大哥正在監視你,你在意嗎?

2013年6月初,整個世界的焦點放在香港。從連日的報道中,認識了一個名字──斯諾登(Edward Snowden)。這個在不同國家被不同詮釋的人,曾經潛藏在香港多日,選擇以這片土地,揭破這個年代其中一個最大的謊言。

《斯諾登風暴》(Snowden)以2015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第四公民》(Citizenfour)的背景為骨架,從斯諾登(Joseph Gordon-Levitt)在美麗華酒店跟紀錄片導演Laura Poitras(Melissa Leo)、衛報記者Glenn Greenwald(Zachary Quinto)和Ewen MacAskill(Tom Wilkinson)會面開始。透過訪問,逐一建構斯諾登如何從愛國人士成為國家口中的叛國者。

斯諾登洩密,在美方口中,是出賣國家機密的行為,讓國家陷入危險。然而,斯諾登洩密事件的重要,正正挑戰美國(以及世界)所信奉的核心價值。多年以來,美國高舉自由的旗幟;但是,在恐襲的陰霾下,自由是不是早已淪為口號,國家安全卻置在一切以上?

事實上,無論同意與否,國家早已為國民選擇──你的一舉一動,社交平台的每一個留言、每一個電話短訊,以致手提電腦上的鏡頭,全部都能呈現於監控人員的眼前。只需在電腦上,輕輕一按,有關你的一切,全部無所遁形。因為曾面對恐怖襲擊,很多人認為安全大於一切;又或者,自覺只是一個小人物,美國竊聽我什麼呢。但是,斯諾登的提問在於,政府反恐以外,我們究竟有沒有變得安全,抑或落在另一個以為安全,其實引起更多問題的局面裡呢?

《第四公民》追隨著斯諾登洩密的一切,把事情上自然而然對準各方如何報導這件大事;幾年過去,Oliver Stone導演的《斯諾登風暴》上映,將重心放在斯諾登的身上,問一個問題:究竟他是誰──是國家口中的叛國者,還是誰?電影從一開始強調,斯諾登從來不是反政府人士;相反,他是極度維護自己國家的一群,在很多質疑國家出兵伊拉克的時候,他沒有質疑,甚至期望成為突擊隊成員,為國效力,直至雙腿受傷被迫退役。

這一種背景,彷彿令人難以理解他之後的選擇;但是,這一點同時說明為什麼斯諾登甘願放棄一切,成為洩密者──作為國家的一分子,自覺有種責任,揭示國家的問題。他對於國家以安全為由,暗地竊取所有人的資料,顯得極為不安。在女朋友Lindsay Mills(Shailene Woodley)的影響下,他的愛國不是狹隘的定義為純粹的擁護,凡國家所提倡的皆為正確,而是開始質疑國家所做的一切。於是,當他看見所有人的資料,都能在彈指之間獲得的時候,他發現這個情況早就遠超他所接受。

《斯諾登風暴》的重要性,在於將這單洩密行動,再一次放在大眾的眼前。當日牽起的風暴,彷彿回復平靜,唯獨斯諾登仍然無法回到他的國家。看完電影的晚上,離開戲院,旁邊就是斯諾登曾經逗留的酒店。這件事其實與我們很近──我們總在談起《1984》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但是當現實擺在眼前的時候,我們沒有感受,沒有反抗,彷彿只要沒有造成很明顯的影響,事情就顯得無關痛癢。但願,我們總會記起,我們知道自己被老大哥的監視一事,是一個人用他的自由換回來的;而這件事從來不是無關痛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