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偽證者》:為歷史真相辯護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在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時代偽證者》(Denial)裡,兩位歷史學家為了納粹德軍是否曾經運用毒氣室殺害猶太人而對簿公堂,審訊過程中反映歷史真相的重要,也是為一眾受害者保留一份尊嚴。

本片英文原名為「Denial」,意指拒絕、否認,而當中幾個角色的表現都反映其中意思,David Irving(提摩西史波 Timothy Spall飾)是一位生於英國的歷史學家,專門研究希特拉,也在其不同的著作中多次為希特拉和納粹黨辯護,更指希特拉對屠殺猶太人並不知情也沒有使用毒氣室殺害他們,以上種種行為代表David Irving拒絕承認納粹德軍曾經作出這些惡行。

另一位來自美國的歷史學家Deborah Lipstadt(麗素慧絲 Rachel Weisz飾)則認為納粹德軍屠殺猶太人是確實發生過,根本沒有否認的餘地,在著作裡大指David Irving捏造歷史並指他為「大屠殺否定者」,因此拒絕跟他就這個議題辯論。只是David Irving竟然走到英國法庭狀告她是誹謗,而因為在英國被控誹謗罪需要被告為自己提供證據,因此案件最終演變成猶太人是否真正被毒氣室屠殺的討論。

可是Deborah是一位敢言的人,其律師團隊經過考慮認為其個性會影響案件審訊,因此不准她在法庭裡發言。所以女主角在整件案件審訊過程中就被否定發言權,也為案件完結帶來更大的震撼力。

本片就是在這三個否定、拒絕中發生,然而律師團隊不准女主角在審訊過中發言並不可惡,她自己不與屠殺否定者辯論也不是問題。最嚴重的是否定歷史、扭曲事實以至捏造證據的人。律師團隊的決定可視作為打官司的策略,在考慮被告的利益以至對整單案件的影響是情有可原。而Deborah拒絕和屠殺否定者辯論也源於其她認為確實發生過的事件沒有討論真偽的空間,事實上就算David Irving是支持希特拉又好、主張種族主義也好,他同樣可以發表自己認同的言論,可是捏造歷史則是不能接受,因為言論自由不等於可以篡改成對自己有利的說話,電影正正是批判這種萬萬不可的行為。

女主角在過程中曾經認為律師團隊太冷血,好像只為官司勝利而作出不同計劃,事實上在法庭和處理案件都不能太過感性,有時還需要理性面對,因為對方反而是煽動情緒的一方,他懂得利用媒體以為各種民族主義為自己提供優勢,所以律師更應該要冷靜地處理各種搜集回來的資料,攻其篡改歷史的弱點,電影也透過團隊內幾位律師以及法官的對白和動作反映他們的David Irving的感受,他們都覺得他討厭和可惡,只是在言論自由底下,David Irving可以大放厥詞,卻沒有權利捏造事實,這種討厭在代表女主角的大律師最後對待David Irving的動作已可見一斑。

電影雖然以文戲為主,透過幾場法庭審訊貫串整個故事,但雙方為此各出奇謀,辯方也為了搜集資料而走訪奧斯威辛的集中營舊址,收集了有力的證據而同時讓觀眾一窺集中營的可怖。編導在處理幾場法庭審訊也是層層遞進,雙方先後曾經奪得優勢,及後才來一次大爆發,從中反映捏造和篡改歷史可能會帶來的影響和可惡。

無論是種族主義者、支持納粹主張,還是捍衛歷史真相、表明反對納粹主義行為,都可以享有同等的言論自由,只是不代表任何一方可以捏造或者篡改歷史,面對真實的歷史事件,我們更應該要盡力捍衛各種扭曲事實的人。在今天資訊流動越多越快的環境下,現在還有很多歷史事件遭到不同人士否認,《時代偽證者》提醒我們要繼續堅持和守護下去,還有很多很多公義需要重出生天,討回公義。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