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喜歡藍》 柔弱地說只得你一個

看《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不能說沒感動,特別是看到最後,男主角溫婉地、柔弱地,拋出一句話:除了你之外,我沒有被其他人碰過。

從頭到尾,《月亮喜歡藍》都彷彿在說着一個不能宣之於口的故事,整個電影氛圍都好像有口難言,又或者是一言難盡。就像整個人潛進水裏去,閉着呼吸,一直忍,不能何時才能探頭出水面,吸一口氣。既然不能說出來,故事又如何發展下去?

鏡頭便一直跟隨着男主角Chiron,由九歲開始,讓觀眾見證他成長。這個男孩,小時候很瘦弱,時常低頭,不敢正視,沒有朋友,經常被欺負,很少說話,甚至開首有一段時間還差點以為他是啞巴。關於他的事,男孩子從來不說,真有這麼硬頸的小孩,嘴巴就是不張開。原來要直至遇上對的人,男孩才會放下戒心。其實不是他不想說,而是連他自己也不確定,什麼叫做愛。

故事主題很隱晦,但亦很詩意:黑人的皮膚在月光映照下,是藍,不是黑。

藍與黑是一個有趣的相對概念,藍有時像黑,黑有時像藍,有時買衣服時,我也分不清究竟是深藍還是黑。當然黑人的皮膚一定是黑,如果是藍便叫藍人了,但為什麼在月色之下,顏色會改變呢?月亮發出的光,又是什麼顏色呢?從電影觀念去看,晚上戶外的色溫,就是藍了。

半自傳劇本 三段成長

影片主題的顏色比喻,來自原著舞台劇本的名稱「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是年輕的黑人劇作家Tarell Alvin McCraney,於2003年為了紀念母親死於愛滋病而寫。劇作沒有正式公演,只是校內戲劇學院的一個劇目。但半自傳的劇本,充滿了性與成長的味道,引起了似藍又似黑的同道關注。電影劇本作出了很大的結構改動,導演Barry Jenkins把敘事一分為三,分成三個章節,代表三段成長,由童年,到青年,最後到壯年。

這段成長,彷彿讓潛在水裏的人,分三個階段,逐漸浮出水面,用成長經歷,讓觀眾與角色本身看清自己的面貌。第一章故事,就是教孩子,在看清自己的面貌之前,先要學懂游泳。故事安排了一個「善良的毒品拆家」角色Juan,在孩子Chiron前後左右出現,帶他回家,給他食物,讓他睡牀,很有「怪叔叔」味道。Chiron的毒癮媽媽對叔叔帶着偏見與避忌,是情有可原的。當然,故事又安排了一個同居女友角色給怪叔叔,試圖叫觀眾安心,怪叔叔不是對男孩有非分之想。他視孤單的Chiron如己出,帶同情成份,但我感到還有贖罪成分,替他的毒品拆家身分積回一點陰德。

男孩跟叔叔特別投契,叔叔經常帶男孩去海灘游泳。兩個人,沒有第三者,叔叔抱着男孩,讓他浮在水面,又要他往前游,游到沒力氣,便把他牽着拉着,如人生的水泡、情感的依歸。

這樣的處境,很難不叫人胡思亂想,這是愛情片經常出現的甜蜜畫面,男女鴛鴦嬉水,摟摟抱抱,很快便水乳交融。故事中,男孩問叔叔「faggot」是什麼意思,又懷疑自己會不會是同類人,怪叔叔要男孩只管學游泳,游得水多,自然水落石出。

玩水情節拍得那麼刻意,令我在想,經常舔舔舌、吐吐唇的大隻叔叔,是不是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等待浮出水面呢?

少見黑人同志題材

黑人同性戀題材,在主流電影並不常見,《月亮喜歡藍》踏進了禁忌範圍,揭示愛。戲中描寫的同性愛,從毒品、邊青背景出發,揭開的竟然是一場單純的puppy love。第二章講男主角成長到青年時期,一位從小已經認識的朋友,又在身邊出現,在同一高校就讀。

高校是不少同性戀電影描寫主角出櫃的非常時期,《解碼遊戲》的男主角Alan Turing,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高校時會一起坐在樹下談心的好友。天才的Turing在高校時也是個怕醜仔,戲中他被同學欺負,把他推入地板之下,還要把木地板釘死。這段戲的象徵意義很明顯,Turing被困在密封的空間內,靠好友把他從中拯救出來,猶如走出衣櫃,畫出彩虹。Turing自此就愛上了男同學,亦認清自己的性向。

《月亮喜歡藍》的高校戲,也在同學欺凌中開始,Chiron因為他瘦,因為娘娘腔,無法擺脫成為惡童的針對對象。但愈被欺負,愈被毆打,又愈找到真愛。愛情的屬性,真的那麼殘酷嗎?或者是一旦選擇了同性愛,愛之路就難行。說來說去,又有點像我們兒時曾經戲言的一句話:打者愛也嘛。邊個打邊個,即係邊個愛邊個。不由你不信,月光男兒就是不「打」不相識。當回到童年時熟悉的海灘,就單打變雙打,我幫你打,你讓我打。海灘一直是Chiron愛之地,是童年的人生啟蒙,是青年的愛慾啟示。

比喻有詩意 拍出愛情複雜面

法國同志導演奧桑也很喜歡拍海,《枕邊謎》的一切情愛詭異,都在海邊小屋前的海灘發生,男人說要去游泳,女人睡着了,醒來後,男人失蹤了。鏡頭下的海岸,白浪滔滔,深沉無語,意味深長。另外他又拍《泳池情殺案》,雖然不是海灘,但在度假大宅內的私人泳池,青春慾女在池畔行行企企躺躺臥臥,誘發無窮無盡的同性異性愛幻想。水,真是可愛又可怕。

《月亮喜歡藍》是成長片,是愛情片,所以海灘、海邊的比喻,比較接近愛如潮水,潮汐潮退,高潮低潮。令Chiron畢生難忘的,是海邊的一夜高潮,由黑變藍,由近變遠,由愛變不能愛。潮水如愛如人生,湧上來時,相見又相愛,退回去後,走遠兼陌生。《月亮喜歡藍》拍出了黑人同性愛情的艱苦糾結,含蓄、專一,出奇地長情,比喻有詩意。

文:皮亞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