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德遜》淡淡的生活,濃濃的詩意

可能在很多人心目中,巴士司機與詩人幾乎是兩種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前者似乎被認定外表粗獷,不太有文化修養;而詩人則應該是溫文爾雅,書不離手的。不過在占渣木殊(Jim Jarmusch)的新作《柏德遜》(Paterson)卻打破這個似乎是約定俗成的刻板形象(註:在香港確實出現過一位巴士詩人),由阿當戴華(Adam Driver)飾演的主角柏德遜既是巴士司機也是詩人,故事主要講述這位仁兄一周的生活,從中得知他平日如何兼顧工作和寫詩。

電影本身的設定都頗有趣,主角柏德遜居住在新澤西的柏德遜鎮,也喜愛閱讀寫過長詩《柏德遜》的詩人Williams Carlos William的詩集,已經似是反映其興趣都是充滿詩意之餘也貼近日常。而他每天生活基本上都非常規律,逢週一至五早出上班,晚上回家吃飯過後就溜狗,同時到酒吧喝酒,週末則和太太享受生活。雖然他每天似乎重複過著同樣生活,但正正是他的職業讓他可以細心觀察身邊發生的所有人和事,從中取得不同的靈感,再以文字轉化為詩句,既可以以物寫情,又可以情入境。導演就是從柏德遜的日常生活入手,雖然他過著平平淡淡,無甚特別的生活,卻在他的攝影、場面調度和配樂中滲出濃濃詩意,於平凡之中看見不普通。

而柏德遜和妻子Laura(法拉哈莉Golshifteh Farahani)的關係和相處方式亦值得觀眾留意,男主角性格低調樸實,不求成名,只將寫好的各篇詩作收藏在一本神秘的記事簿裡,而且不用任何電子產品,幾乎不似生活於今日的社會;相反他的太太一直希望他能公開作品,她自己也有很多興趣,可是熱情未必持久,而她擁有多部不同的智能手機或電腦,追求與時並進的生活。一個堅守自己創作、生活的理念,一個追求成名和虛榮感,但兩個看似南轅北轍的伴侶卻懂得互相尊重,同樣理解對方的想法,支持對方所做的事,雖然生活並不豐裕,但平淡中見幸福,彷彿予人感覺他們是一對神仙眷屬,令人羡慕。

本片也許有點反映真實作家群體的狀況,如果大家可以留意一下,大部分出色作家的出身或職業都未必跟文字有關,可能讀文學的人多會規限自己,例如太著重雕琢文字或者過於執著各種修辭技巧,而忽略創作本來應有的自由和空間。電影從柏德遜的經歷反映文字創作的重點是自身的感受和空間,同時也需要家人的支持以及個人對日常生活的體驗。

占渣木殊本來就是一個非主流的導演,他作品散發的也是與固定類型與別不同的感覺,近作如《永生情人》(Only Lovers Left Alive)寫一對相愛多年的吸血殭屍,是喜愛音樂的怪誕組合,《我是殺手年中無休》(The Limits of Control)則一反殺手的刻板形象,今次在《柏德遜》則虛構一位異常低調的「詩人高手
,道出美麗文字或許是從平平無奇的生活編織而成。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