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街女孩》吃的記憶

《海街女孩》吃的記憶

看《海街女孩日記》,記憶抽屜被翻開,香田家四姊妹的故事,她們生活的場景,彷彿跟我和三個妹妹的生活有所對照,同一屋簷下成長,回憶的尾巴總是繾綣深長。電影好像記憶之門,帶觀眾瞬間回到似曾相識的經歷裏。是枝裕和再次透過家常美食,鎌倉食物白飯魚蓋飯、白飯魚多士、紅豆荻麻糬等等重組香田家的情感拼圖。從《橫山家之味》笸籮毛豆和全家動員炮製的粟米天婦羅;《奇蹟》的哥哥為外公做的鹿兒島名物輕羹。這些食物大概源自導演的記憶,又因此觸發了觀眾的私下記憶。

《海街女孩》吃的記憶

光是好吃,也不夠,導演深諳借食物施予魔法,無意間修補了人與人之樊籬。關於吃飯的場面,不時出現,一家人圍坐吃喝。每頓飯,縱然同一道菜,嘗的人心情都不同,有時說笑,有時齟齬。屋的擺設暗示了香田家的經歷,外婆遺下這間祖屋,地板下存放一罌罌梅酒,澄黃濃郁,酒瓶貼紙記錄浸釀的年月,這個秘密之處成為婆孫保存愛的根源,也間接重拾母女的感情對話。

《海街女孩》吃的記憶

時日久遠,各散東西,三個姊姊嘗試打破隔閡,找回同父異母的四妹,父親撒手塵寰後,父女心結未解,巧妙地,父親生前友好Lily Franky,特製「白飯魚多士」給四姊妹嘗,當中只有四妹曾吃過這種食物,因為父親生前弄過她吃。離開咖啡店時,Lily Franky着四妹,「想知多些你爸的事,不妨來咖啡店找我」。Lily Franky用美食記憶,填補了父女之間的缺口。

香田家的門框邊劃有一道道線,大姊替四妹記下成長的刻度,寫下年月日,每條線如年輪,默然守在祖屋,年月交替,連起了童年的憶記。我想起父親的士多,也有堵牆,在陳列壽星公煉奶的木櫃邊緣,我們四姊妹在上面度高記錄,線條開始褪色,明年今日再看,可會感慨,為何曾共我一起像時日總未逗留。

原文載於2015年10月23日明報副刊,原題為〈吃的記憶〉,現題為編輯所擬,圖片來源:海街diary 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