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家路》 科技創造奇蹟

主打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作品,尤其感人至深的一類,往往較易獲得奧斯卡的寵幸,至少有份提名幾個獎項,今年幸運兒有《漫漫回家路》。

本片吸引筆者進場,很大程度是看過《六十分鐘時事雜誌》(60 Minutes)的報道,被這段發生在互聯網世代的感人故事所吸引。

話說5歲印度小男孩,跟隨哥哥到火車站拾荒,天意弄人兄弟失散,小男孩孤身流落於千里外的加爾各答街頭,幾經轉折,獲得充滿愛心的澳洲夫妻收養,直至成年後,與家人重聚的渴望愈來愈深,他憑着僅有的模糊記憶,更重要是借助新科技Google Earth搜尋故鄉,到底尋親能否成功?當日哥哥去了哪兒?在此不劇透。當然,他的經歷早有各方報道,亦已撰寫成書,相信很多觀眾入場前,已經知道來龍去脈,剩餘的是看看導演怎樣說故事。

《漫漫回家路》(Lion)是澳洲導演Garth Davis的電影長片處女作,獲提名奧斯卡最佳電影,導演本人就無緣角逐最佳導演。

改編忽略了真實細節

坦白說,電影在敘事手法上的確平淡無奇,只是很正統地完全順時序,把主角的遭遇說一遍,大部分新手導演,往往走向兩個極端,第一類是既然沒有包袱,就盡情「玩嘢」,展現自己的風格,當然亦不乏眼高手低的作品;另一類是安全系數極高,完全不冒險,符合主流觀眾(或投資者)的期望,這套電影很明顯是屬於後者,如果要用一個形容詞來形容本片風格,我認為是拘謹。

電影以真人真事的感人經歷作為賣點,然而比較之下,電影在改編過程中,忽略了一些真實細節,反而令作品變得乏味,例如現實中的尋親主角,在移居澳洲之初未懂英語,待學懂之後,才能將僅有對故鄉的記憶描述,向養母說出來,養母更將之寫在日記之內,又特意在牆上貼上印度地圖,令他永遠記得自己從何而來,偏偏電影沒有描述這些重要部分,只是簡單以「過場畫面」,交代主角獲得悉心照顧,令養母與主角的母子情感未能緊扣,繼而電影中後段,開始出現家庭內部由矛盾到諒解的戲分,自然缺乏基礎,沒法變得深刻。

當然,即使《漫漫回家路》不算上乘,但不失為誠意之作,開場一連串航拍鏡頭,帶領觀眾到達主角身邊,呼應男主角以Google Earth尋親,不斷在電腦上看鳥瞰拍攝的地圖,找尋回家之路,是不俗地運用航拍的鏡頭語言。事實上,航拍早已不是新鮮事,近年隨着技術普及,甚至達到氾濫的地步(各種視覺媒體亦是如此),一味堆砌航拍只為拍得「好型」,但有意思的運用航拍,反而愈來愈少。

局部可觀整體鬆散

另外,如上述,由主角決意尋親開始,他與身邊人的相處逐漸出現問題,拍得較可取是家庭聚餐一場,一次過交代眾人懷着的複雜心情,簡單而到位,細節如何留給讀者自行細看,但這場戲算是較佳一幕,可惜只是局部可觀,電影整體而言就鬆散欠節奏,甚至有拖長之感。

今年奧斯卡獲提名最佳電影中,同樣由真人真事改編的也有幾套,例如《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鋼鋸嶺》(Hacksaw Ridge)。其實以真實故事為藍本創作,難度絕不比原創小,既可以說是有個「底」,但也可以看成是一種「限制」,更加考驗導演敘事功力,以荷李活商業片而言,朗侯活(Ron Howard)、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等算是箇中高手。

《漫漫回家路》在海外獲得好評,相反在華語評論界則好壞參半,甚至批評電影充滿西方人的獵奇心態,帶有白人優越的意味云云。無可否認,在生活質素、人權等方面,部分亞洲地方仍然比較落後,如果每逢有電影呈現這些部分,便以「獵奇」、「優越」等角度批判,也未免太過「玻璃心」,也無助於世人面對和理解當中問題,正如《漫漫回家路》的養父母,雖然有能力生育,但仍然付出心力領養印度孩子,這種愛實屬毋庸置疑。當然印度在其他方面,例如深厚的歷史文化、先進的科研發展等,絕對不能忽略,寶萊塢(Bollywood)的自家作品,理所當然將這些面貌,呈現得更細緻全面。

文:何恒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