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狐捕手》:他們的慾望

這不是一齣運動電影,而是一個追逐慾望的故事。

改編自洛杉磯奧運會自由摔交冠軍Mark Schultz的經歷,《獵狐捕手》(Foxcatcher)描述了Mark(Channing Tatum)、Dave(Mark Ruffalo)與富翁John Eleuthere du Pont(Steve Carell)之間的故事。

題材圍繞摔交,卻沒有很陽剛那種血汗式打鬥。幾場摔交比賽,拍得很柔,兩個肌肉男子的對戰,像跳舞多於力量的比併,輕輕的,慢慢的。摔交不是重點,而是一個楔子,一種手段,各人的慾望才是最核心的話題。他們都在追逐自己的慾望,但這種渴想最終吞噬他們的日常,將他們推向邊緣。

慾望能將把人推向高峰,但過度的慾望,卻招惹妒忌。雖然貴為奧運會冠軍,Mark沒有從此平步青雲。賽場以外,生活繼續潦倒,賽場之內,又一直活在同是摔角選手的哥哥Dave陰影下。與Dave情同手足,心底卻極度渴望被人認同。於是,John的一通cold call,喚醒了他心裡的沉睡已久渴想。然而,擺脫了Dave,Mark沒有如預想的名成利就,反而率先倒下 ── 與John愈走愈近,吸了毒、染了頭髮,放棄了運動員的練習。幾個零碎近鏡,描寫了他們撲朔迷離的關係,這一種隱喻在戲外招來讓Mark Schultz的不滿,在戲內讓Mark墮入無盡的沉溺,一沉不起,幾乎絕跡於摔交場上。

如果Mark一直渴望被認同,John對慾望的渴求已經到達了一個完全病態的階段。John陰沉,飄忽,神經質,視線往往向上,彷彿無視一切,卻漸漸發現,這是他的保護色。他在戲內比任何一個角色更最渴望被人認同。成長於名門望族,有錢,有地位,但這些羨慕的目光不能滿足他。在直升機裡,他向Mark介紹他是「Ornithologist, Philatelist, Philanthropist」(鳥類學家、集郵學家、慈善家),幾個連Mark也唸不好的詞彙,以為這只是有錢人的通病,後來發現他的焦點熱切地指向一個人。John為了得到母親的讚揚,不惜假裝摔角教練,Dave看著是奇怪,而他母親看在眼內,他的把戲太過幼稚,看不下去。這個中年男人彷彿注定無法贏得母親的青睞,煎熬只得一直困擾著他。這種不平衡的對峙,早就讓他處於邊陲。最終,當他的範圍出現了一個他無法用金錢收買的人,他只得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獵狐捕手》描寫了慾望的墮落。我們見證John如何容讓慾望發酵,最終被慾望折磨,又見證他如何利用別人的慾望折磨他人。不同的是,John從頭到尾都是孤獨,而Mark至少是幸運的,有人為他真正的付出,得以把他拉回正軌。在整場追逐慾望的過程中,沒有贏家,有的只是各人無限的失落。或者,更正確的說,慾望是很個人的產物,從一人而生,只是引伸而來的結果,不是一個人能夠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