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積琪蓮‧甘迺迪》:非線性重構傳奇第一夫人

積琪蓮‧甘迺迪(Jackie Kenedy)可謂其中一位最多人談論的美國第一夫人,她既是最年輕成為第一夫人的一位,也是當中任期最短。今次電影《第一夫人:積琪蓮‧甘迺迪》(Jackie)試圖從其丈夫甘迺迪總統遇刺後一星期左右,透過她在這段時間一些內心掙扎解構這位傳奇女子。

曾執導《向政府說不》(No)的智利導演柏保羅賴尼因(Pablo Larraín)今次不是以傳統傳記劇情片形式表現,反而嘗試透過非線性和著重內心描寫來重構這位第一夫人的經歷。當中的歷史片段只作輔助表達她的心理變化之用,因此或許需要觀眾對積琪蓮的事蹟有一定認識才能投入其情感之中。

故事常以女主角特寫和低沉的配樂表現她幾次重要事件的感受,例如丈夫遇刺時在身旁的一刻、即將舉行葬禮前以及將要搬離白宮等,也透過她跟神父對話以及與記者訪談讓觀眾從中體會她的心路歷程。

從英文電影名稱也可見編導反璞歸真的用意,故事不只著眼其第一夫人的身份,而是著重解構其內心世界,從而揭開她不為人知的一面,翻查資料都知道她跟丈夫的弟弟有一點曖昧關係,電影中不少場口反映兩人有眉來眼去的感覺。而她從來也不太想當第一夫人,然而又跟她的處事手法有所違背,如她為白宮重新裝修後找來電視台拍攝節目以及堅持帶領兩名子女主持葬禮多少反映其虛榮心,當中或多或少連結到她日後嫁給希臘船王之子的原因。

另外本片都有側寫總統遇刺後的政治危機,同時揭露不少政界中人的表裡不一,甘迺迪當年只以些微票數勝出選舉,因此在他遇刺後更見他周遭的官員變臉之快,也引申出其中一個女主角所要面對的困境。

妮妲莉寶雯(Natalie Portman)自從憑《黑天鵝》(Black Swan)取得奧斯卡影后後仍繼續尋求突破其演藝事業,曾嘗試自編自導自演,也選擇不少高難度角色演出,是次扮演傳奇第一夫人,本片頗為要求她表現角色的內裡感受,她也尚算能夠拿捏,而本片的服裝設計和化妝也對她甚有幫助,幾乎還原積琪蓮曾經穿過的衣服,化妝技術亦讓她驟眼看來更有經歷又有幾分像真人,獲得提名還是具有一定說服力。

在此很佩服導演放棄傳統傳奇劇情形式呈現女主角的經歷,而是嘗試運用非線性的故事結構加上著重描寫她內心的種種情緒,從而重構這位第一夫人的故事,這種手法雖然看來不太受大部分觀眾接受,但可見編導對這位第一夫人事蹟的細緻考究,將種種零碎的心理描寫整合建構整個積琪蓮的人物性格,多少還原了一點歷史真相。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