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豬出城》Michael Moore的美式侵略

在 Donald Trump 當選後的日子,看了《美豬出城》(Where to Invade Next)──Where to Invade Next,顧名思義,就是真正的侵侵侵。

導演 Michael Moore 自編自導自演,單人匹馬,帶著美國國旗,以侵略為名,諷刺為實,走訪不同國家──從學校午膳,至勞工福利、性別平權、教育制度,談到司法制度等等。

《美豬出城》的主題,與今年另一齣上映的紀錄片《自己地球自己救》(Tomorrow)相似,同以其他國家的實踐,帶出一種新的想像──其中不約而同地走訪了芬蘭的學校。《自己地球自己救》談的是一種可持續的生活形式,《美豬出城》卻是針對美國當下的問題。於是,每一次的訪問,每一個訪談,呈現其他國家的幸福;同時,卻是說明美國人在這方面的缺乏。

如,意大利人談到他們一年有八周有薪假期(全場「嘩」了一聲);法國的學校午餐,不食垃圾食物,不食飯盒,而是有大廚主理,有前菜有主菜有甜品(全場繼續「嘩」);芬蘭的學校沒有貴族與平民之分,也沒有公開考試……

這裡所指的,不是簡單的政策不同,而是背後理念的不同──意大利人的假期,不是代表慵懶,工作有時,休息有時,他們的生產力不差於美國;法國的學校午餐,不求方便,不求便宜,而是要求的味道與營養並重,難得地有小孩看了可樂不流露羨慕的眼光。

隨著時間,從相對輕鬆的課題轉入嚴肅的討論,其中最值得討論的是冰島。這個經濟曾經跌至谷底的國家,三大銀行被接管,如何在短時間內回復正常的水平──Michael Moore 將其中一個原因歸於引起問題的人,就是那些投資銀行的高層、基金經理被判罪,這與美國的處理方法不同。這種類似的疑問,不是Michael Moore的疑問,事實是早於其他電影已經提出,如《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只是他把冰島作為對照,更見美國處理這件事的荒謬。

美國一直打造一個完美的形象,創造了一個名為美國夢的神話;但是,每當Michael Moore把美國的情況講出,受訪的人往往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美國,似乎不是如此完美。所以,在很多人努力移民美國的時候,不時在電影裡看見美國人向外移的身影,如芬蘭的學校有美藉老師;斯洛文尼亞的免費大學課程,吸引了無法支付學費的美藉學生……

但,這是不是代表美國沒有可取之處,而這些受訪的國家是人間樂土?當然不是。這一點,Michael Moore 早就說明,他此行的目的不是救火,而是取經──其他國家一樣有她面對的問題,有她不完善的地方;同樣,被Michael Moore不斷諷刺的美國,不是沒有值得欣賞的地方,就如《自己地球自己救》也曾走訪美國,談到洛杉磯的垃圾場的分類系統。

Michael Moore 的足跡,不是隨處踏下。他談到這些的疑問,那些在他眼中視為值得美國人學習的政策,很多很多正是啟發自美國。只是後來的美國沒有就這些原則繼續延伸,用於自己的國家,反是走向了另一種的查端,但意念被其他國家採用,並且實踐在自己的國家。

《美豬出城》是Michael Moore以後送給美國的禮物,諷諫的方式,呈現了一種可能性──我們看了,有時抵不住啜核,而開懷大笑,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又一聲的讚嘆;有時細味,思想當中的癥結。這也是一種祝願,國家即或不完美,但是看見問題,找出了對照,總有辦法朝向更好的方向奔去。那麼,我們呢?──看完這套電影,笑完以後,讚嘆以後,又有沒有看見我們的城市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