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之形》﹕其實我們不想死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一班小學生「爾虞我詐」,行動簡單卻心狠手辣。欺凌或尋死,是你我經歷過的成長困惑、逃不掉的生命課題,眾人只想在人際關係裏找到定位,完成所屬階段的成長任務。小朋友,總會犯錯,這時候大人們到底在做甚麼?

現在學校最害怕的,不是教不好學生,而是家長投訴和學生自殺,在《聲之形》中也一樣。老師對學生欺凌事件視而不見,直至家長投訴,才突然義正辭嚴重罰學生。成年人的反應,是兒童的借鏡。老師是權威,不僅是學習榜樣,更直接影響兒童待人接物的心態和方法。戲中的老師把欺凌者打成落水狗,其他人便踏著失勢者的屍體耀武揚威!

學生欺凌犯錯,不止需要懲罰,更是教育他們好好做人的契機。奈何成年人卻不懂(無心?)教好孩子,家長抓狂、老師冷漠、教育制度援助不足,小孩唯有用「自己方式」去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因此電影中眾人都彷彿在「掙扎求存」。欠缺合理和正面的示範,孩子只懂靠暴力、謊言、逃避、卑躬屈膝……去渡過那青澀的童年。如此種種也成為他們未來人格的一部份。當他們長大後,繼續用負面方法去過活,周而復始。

《聲之形》是一部令人反思的電影,戲中要角是學生,但真正應該看的是家長、老師、社工、教育局高官(但唔得掂應該只想看櫻花),以及在大大小小傷患中成長的成年人。錯,我們都犯過,可恨時光機只留在大雄的家。唯有跳出肉體,讓心靈重拾童稚,再次感受那些年的寂寞。人皆需要友誼,期望成為別人眼中的可人兒。偏偏戲中的人都用錯方法、行差踏錯,獨欠循循善誘。要是你我小時候也希望得到成年人的支持和導引,怎麼長大了之後,又對青少年那麼苛刻?

學童自殺能夠預防、欺凌可以減少,但我們能否將心比己,放下「現在的廢青熬不得苦,想當年老子我……的「廢老」嘴臉去協助下一代?

文:胡世君

作者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