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逐步成功走出comfort zone的鄭秀文

雖然有人說香港的流行音樂好像有新浪潮,有著後起之秀於香港「樂壇」活躍著。不過我相信大部分人依然會認同的,就是香港的流行音樂依然處於人才斷層的狀態。新一代不被肯定之餘,「上了神枱」的天王天后的號召力依然如當初。不過作為一個歌手,不論地位高與否,要做更好、突破不同框架的音樂更為重要。而最近Sammi是其一最能做到這一點的女歌手。

本身原定於11月推出全新的國語EP《裸》因為演唱會後的失聲問題,結果延遲到2月才發行。而看看這張碟的介紹,是務求最赤裸、最坦誠地展示音樂的大解放,甚至每首歌都以帶給歌迷新的感受為目標。而我認為這一點並沒有令樂迷失望。

自2009年出的新歌,以流行福音歌殺出了血路,成功讓更多歌迷擁戴她,讓我不時心想,究竟「流行福音歌」的熱潮或思路還能堅持多久?而其後的專輯或多或少都有福音的意味,例如2013年的《Love is Love》專輯裡有四首福音歌,來到2014年《Miracle Best Collection》亦有一首加了一點福音元素的勵志歌《戰勝自己》。

不過在2016年起已見Sammi很努力跳出「福音」、「恩典」的框框,無論在歌詞、曲風、唱腔上亦不斷作出勇敢的嘗試。例如2016年的廣東歌EP《Fabulous》,雖然兩首Sammi非常熟練的勵志歌《犀利》及《Fabulous》,但在曲風上亦有別於以往如《煞科》、《獨家試唱》等電音舞曲,而且歌詞亦沒有再提及任何信仰。而慢歌方面亦相當出色,因為找來了Supper Moment等時下流行的樂隊及音樂人打造符合現今樂迷口味的《八公里》,節奏及曲風亦沒有任何K歌味道,另外《我不是歌手》更是Sammi的「暗黑」式情歌的昇華。所以自去年起,相信樂迷們亦能清晰看見Sammi如何努力嘗試走出comfort zone,而我認為是次國語EP《裸》更是走出框框《Fabulous》的進階版。

《我就是愛你不害怕》

這首原定是《裸》的主打,若沒有延遲發行的話,絕對有大發的潛力。因為這次找來了從未合作過的台灣音樂人作打造與以前不一樣風格的主打歌,絕對給了歌迷不少新鮮感。而這首找來了曾為蔡依林寫《Play我呸》的倪子岡、寫《沒那麼簡單》的蕭煌奇等作曲,聽起來非常符合流行快歌的風格,曲風前衛及創新,絕對有別於Sammi在華納時期的國語主打,而且歌詞亦充滿正氣及鼓勵,就是表達出要勇敢追求及守護愛情的一種情感,絕對是耐聽、鼓勵自己之選。

《裸體早餐》

聽到名字時亦令我驚訝,因為上一次Sammi敏感題材的歌已是在華星及華納時期,如在她最近演唱會上重新聽到《十誡》、《非男非女》等,而預告時我亦在估計她是重試這種題材。不過,MV及歌詞一出時,卻超出預期。因為除了以裸體作為性感題材的重返外,歌詞原來不只是在描述情侶間挑逗調戲的時候,原來還利用了「裸體」代表「坦誠、真誠」的心態去講述面對感情、性別及家庭時應有的態度,例如「我保證我們從頭到尾平等,但是你 要脫光 才能發問。你要的答案,就在你的問題裡了。」於我而言,除了是有甜味的歌外,歌詞還有一種突破,雖然有不少重覆的歌詞,但我認為在題材上亦是一種突破。

《隨他去吧》

印象中,Sammi較少搖滾風格的歌,對上一首已是翻唱的《Over the Rainbow》,不過這首我不太喜歡,因為與原唱比較起來,絕對是有一些差距,而且有點「為搖滾而搖滾」的牽強。但這首搖滾風格的《隨他去吧》就成功過《Over the Rainbow》,因為歌詞不但把「分手後應自強」的爽朗撇脫地展現出來,唱法配上搖滾曲風絕對是有種「最佳配搭」之妙,而且聽著時,亦能輕易想像到Sammi在舞台上會如何狂跳狂High地展現這首歌的爽朗。

《痛入心扉》

本身我聽歌的選擇,都比較喜歡輕快、輕鬆的情歌或快歌。對於一些慘情、暗黑風格的歌曲並不是最愛。但這首《痛入心扉》絕對能合喜歡陰暗風格的樂迷的口味。此歌有別於過往同樣玩「暗黑風」的《火宅之人》、《我不是歌手》,歌詞除了擺脫了香港式國語外,唱腔上亦有不少改進,例如Sammi一向唱歌的風格都是以中低音為主,但這首的變音、高音方面亦掌握得不錯,的確為這首暗風的慘情歌生色不少。

《等一等幸福》(與王梓軒合唱)、《理智與感情》

為何我會將兩首不同的歌放在一起?雖然前者是合唱歌,後者不是,但這對於久違Sammi的經典國語情歌的樂迷來說,這兩首歌絕對是聽了另類風格的歌後的一種舒緩。《等一等幸福》曲風清新,非常合我口味,而王梓軒的作曲的確令我對他有點另眼相看,而這首久違的國語合唱歌,我認為絕對是合格之上。而《理智與感情》是電影《合約男女》的主題曲,我認為CD版比電影版更為悅耳,因為編曲上比起電影版更有變化,而且副歌部分亦應該較為適合激昂些少的編曲。

有人說,香港歌手唱的國語歌絕對不耐聽,因為不是母語,不能唱出台灣歌手的味道。而我認為其實各有特色,不過咬字發音絕對是基準,而Sammi比起以前的國語歌,發音自然了不少,當然自然的咬字就較難達成,但她亦改善不少這問題。而且,一個歌手在造歌上尋求突破亦是要緊,因為單靠一樣曲風走數十年,絕對不是值得走的路,不斷走出comfort zone,展現不同風格,才能多方位地呈現歌手的實力。而我認為Sammi的《Fabulous》及《裸》,做到了這一點。

文:伍麒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