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嚇》不只種族歧視,還有……

由電視喜劇演員出身的Jordan Peele首度自編自導的電影《訪‧嚇》(Get Out)在美國票房大捷,製作成本雖然只有四百五十萬美元,但票房收入累積接近二億美元,堪稱「刀仔鋸大樹」的最佳示範,能夠有此佳績相信跟故事對美國當地社會文化的調侃有很大關係。

電影以驚慄片作為包裝,以種族歧視作切入點,似乎已為票房佳績打好根基。只是這些都是幌子,無疑故事開初確是由男主角Chris被白人女友Rose帶回娘家探訪開始,期間也有一些種族歧視的行為和對白出現過,可是後來的發展走向卻是另一回事。故事雖然離不開驚慄類型電影格局,主角被帶進一個「困獸鬥模式」,遇到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終於得知真相要來一場大對決,但編導懂得巧妙地在既定的模式上發酵,加進不少諷刺美國以至現代人類文化思想的橋段,大大提升故事質素。

故事開初以今天仍然存在的種族歧視入題,觀眾或許會墮進談論種族主義的方向,其實發展下去更多是談論人類優生論,也調侃對各色人種的刻板形像,好像白人一定屬於天生優雅一群、黑人必定身體強壯和有獨特的魅力、黃種人(電影中芸芸白人群體中有位日本人)則懂得遊走於兩色人種之間,找尋有利自身的生活空間,也可被視為缺乏特性等等。編導亦希望透過當中的瘋狂實驗表達人類不安於現狀的看法,人類永遠在追求對自身最美好的東西,因此會羡慕各類人種「天生的優點」,繼而希望將之融為一體,成就無論在頭腦和身驅都是最完美的人類,也希望延續自己生命的野心。這裡已經超越談論種族歧視範疇,而是處於社會上流人士的瘋狂想法,被欺壓的下層或許只能靠故事後段裡的非常手段對抗。

就算撇開故事背後帶出的意思,編導也成功營造驚慄片的氛圍,沒有使用太多廉價的突然嚇人聲效,而是透過推進故事情節,從主角走進女友家中各人的行為表現和面部表情,逐層添加不同古怪行為,在適當時配上詭異的音樂和歌曲,帶領觀眾走進跟主角一樣的心境。加上一眾演員演出也相當稱職,雖然大部分都名不經傳,當中最知名應該是曾主演《玩謝麥高維治》(Being John Malkovich)的Catherine Keener,只有八位主要演員的電影仍然有不少場面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如編導以大特寫拍攝黑人女僕一場又笑又喊讓人為之心寒、氣氛古怪的迎新派對、諷刺已經融入「種族平等」的報案場面等。

Jordan Peele首次自編自導獲得如此佳績,相信有賴其用心編寫的故事和各種細緻的場面調度,不少暗藏的情節都純熟地達到首尾呼應,也有意將很多社會文化加進情節之中,難得地犯駁位也不多,完全不似首部長片作品,實屬難得。而且相對近年充斥質素參差的大製作以及不斷復刻的經典作品,《訪‧嚇》的確是其中一道清泉,也希望因為其票房奇蹟而能夠再次提醒一眾電影製作人編劇的重要以及需要更多元化的創作延續電影的生命。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