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白色恐怖的世界

之前在本欄說過台灣遊戲《返校》,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中已經推出了正式版,一如所料的在台灣爆紅,並引起了各國實况主播的試玩,不僅是台灣,也包括美國、加拿大、中國等。

我想今天我已能夠很安全的說,《返校》是個成功的遊戲。

而在正式版出來後,我們也終於可以看到這遊戲的全貌。

題材本土 台灣校園滲白色恐怖

《返校》的獨特之處,在於題材非常本土。遊戲以六十年代的台灣為題,當年的台灣處於白色恐怖的時代,政府嚴密控制社會。對政府有異見,在那時代是非常危險的事,不僅人會失蹤,社會更有互相告密的風氣。當政府利用平民的劣根性去維持統治,平民也被驅使露出自己的人性陰暗面。

說母語會被懲罰,母語從教育中消失,被視為次等語言。偶然會有人從社會和班房消失,大家習以為常,甚至不敢多問,因下一個消失的可能是自己。即使你什麼犯法事都沒做,但當政府說你有罪,法庭無論如何都會判你有罪。政治異見者的家被不明侵入者入侵屠殺,即使四周都有警察,他們永遠找不到犯人,而且無動於中,甚至會反過來指控是你自己殺的。《返校》的世界,就是處於這樣的時代。

故事發生在一個偏遠地區的「翠華中學」的高中,玩者扮演女學生方芮欣,與偶然相遇的男學生魏仲廷,逃出那個氣氛詭異的校園。整個遊戲充斥着台灣的本土道教信仰、民俗學,引出學校的秘密,以及各種時代的陰暗面。畢竟是個恐怖題材的遊戲,筆者自然不適合說太多的內容,免得破壞讀者享受的樂趣。

信息引迴響詰問「自由」

這遊戲引起了很大迴響,因遊戲有超越常理的豪華聲光效果,或是新奇的遊戲方式?都沒有。《返校》是一個非常傳統甚至舊式的遊戲,聲光效果不錯但也不會很豪華。它在系統上並沒有任何優異新奇之處,它最創造性的,正是它採用的背景和故事。

遊戲的成功之處,不在於銷量,也不在於成為媒體熱話的爆紅,而是在於它傳達的信息,有一個中國的實况主*,玩完遊戲後感嘆「難道人類不是生而自由嗎?」這個感嘆,正正是開發團隊想要傳達的,《返校》的主題就是想讓人反思人類的自由,而這感嘆,代表了《返校》做到了預想成果。而隨之有關白色恐怖的討論,也不斷的增加,這也是團隊本身真心想要的聲音。

乘「實况主文化」成功推廣

雖然《返校》是個單機遊戲,並非線上遊戲,但它的成功也有賴於團隊對於網絡的充分運用與理解。
與受歡迎的實况主建立了良好關係,團隊得到實况主的幫助,大大有利遊戲推廣。《返校》充分運用了現在的實况主文化,做了成功的行銷。

《返校》可說是繼《雨港基隆》之後,台灣本地遊戲復興的另一重要一步。台灣遊戲從九十年代末沉寂了十多年後,開始迎來復興。

*實况主:指線上直播打機的玩家

文、圖﹕九龍帝國
編輯﹕林信君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