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妓》──「我們都是何玉玲」

雛妓,一部議題偏門,卻令人深思的電影。

演技自然的蔡卓妍,無疑演活了何玉玲這個角色。所謂演活,是她把何玉玲和蔡卓妍兩個人,變成一個人。那些內心的獨白,令觀眾都被她牽著鼻子走,一步一步地剖開何玉玲的面具。任達華飾演的甘浩賢,在平穩成熟的生活中開始一段危險的感情,那份刺激卻又害怕得抖震的內心戲,令我即使作為女生也不忍責怪他的不忠。

這套電影,暴力鏡頭不多,牽涉到「性」的鏡頭也點到即止,但令人震撼的,卻是那份聯想。何玉玲被後父強暴的那一幕,整套電影完結後,我也久久不能遺忘。明明畫面上沒有鮮明地交代一切,你卻可以聯想到她當時的無助,她媽媽站在門外的掙扎,就是那一秒鐘的猶豫和懊惱,令女兒一輩子都蒙上了陰影。另外一幕,何玉玲在浴缸中割脈的同時,穿插著她最後留給甘浩賢的一個吻,代表著那個何玉玲已經跟隨著甘浩賢死去,那是完結,也是重生的開始。

對我而言,這套戲道出了愛情的真諦。愛情嘛,就是可以很簡單。明明兩個人年紀相差三十多年,性格喜好價值觀各有不同,即使不被世俗允許,還是在社會的暗角裡慢慢地愛上對方。愛情嘛,也可以很複雜。何玉玲愛甘浩賢,甘浩賢也愛何玉玲,但愛情之間,並不是單單相愛就可以。愛情裡,還會牽涉到責任﹑感激﹑第三者﹑妒忌﹑金錢﹑道德﹑禁忌﹑世俗的目光和內心的顧慮,這些因素,都足夠把一段愛情毀掉。

潔露莎跟長腿叔叔之間是童話,何玉玲跟甘浩賢之間卻是現實,殘酷﹑不完美﹑甚至支離破碎的關係,才是令人最難捨難離﹑最刻骨銘心的愛情。女人,其實最看重的並不是名份,為一個男人奉上八年的青春,到最後何玉玲說出「咁即係話,你係愛我架?」的那一刻,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愛情的關係,不只是何玉玲和甘浩賢之間,還有何玉玲和DOK-MY的糾纏。何玉玲把DOK-MY當作是另一個自己,DOK-MY卻把何玉玲當成另一個甘浩賢。DOK-MY留下最後的那一個吻,代表著感謝和不捨,同時也反映了那份不被社會認同的掙扎,埋葬了另一段無法開花結果的感情。

何玉玲為未來出賣自己的身體,聽來很低賤,細想一下,我們又有誰不是?何玉玲一直強調「我有無得揀自己既未來?」,也一直提醒DOK-MY要有夢想,說到底,她只是為夢想出賣了身體而已。但,誰沒有?

他每天工作到深夜為夢想出賣了和家人相聚的美好時光,她為了滿足客人而出賣了自己的堅持,雜誌社社長為了利益而出賣了社會責任,他為了事業上的進步而出賣了朋友和同事,她為了金錢地位而出賣自己的良心良知,這樣的人,不是滿街都是嗎?光是我們偉大的特區政府,不就已經有一大堆嗎?即使是我和你,也有一些無可奈何的時候,需要為了自己想要的事情,而出賣了內心的某一小部份吧?

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何玉玲的故事,聽來悲傷,但世間上,又有誰不是滿身傷痕,又有誰不是背著過去的包袱一路走過來?只願我們都能像何玉玲一樣,有一天終於可以解開心結,把這些痛苦都變成奮鬥的力量,用自己的能力影響更多的人。我們不可能單憑一個人就能夠拯救全世界,即使如此,也請繼續Pay it forward,因為世界不會變好,但你會。

P.S. 片尾最後的字幕,看見監製的名字時,我的咀角還是不自覺地牽起來。他又何嘗不是何玉玲,為著自己相信的公義而不理別人的反對,甚至寧願放棄巨大金額的收益,也決心要忠於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