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械劫案》:非正常手段對抗非正常社會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非正常械劫案》(Hell or High Water)呈現的世界就是很多事情都「非正常」,作為弱勢社群的兩兄弟(從他們的對話和經歷可以得知)面對不公平事情,無法爭取公義,唯有以非正常途徑(打劫)討回公道。只是他們盜亦有道,不取人命之餘只希望完成足夠買回自己所住之地的金額,目的只為擺脫世代傳下來的貧窮問題,由此也反映現今社會存在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財富不均問題,他們行動雖然不正確,卻像是一道聲嘶力竭的社會控訴。

本片在描寫手足之情方面著墨雖然不多,但足以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由基斯派恩(Chris Pine)和賓科士打(Ben Foster)飾演的兄弟曾經分離,兄長Tanner剛出獄不久,弟弟Toby則因為家庭經濟問題感到無計可施,有點不情願之下找兄長合作打劫。話雖如此,行動過程中卻見兩人其實都非常重視對方,也可以為對方赴湯蹈火(配合英文片名意思),如一次打劫過程出現岔子,兄長為保弟弟和其家人著想,願意孤身上路,而弟弟雖然有時覺得兄長幫倒忙,卻不想兄長犧牲,以上種種情況都不是靠對白來交代,電影的處理更貼近一種「男人的浪漫」,一個眼神一些舉動已經反映出兩人的內心想法。

另一邊廂的騎警拍檔,謝夫布烈治(Jeff Bridges)飾演將近退休的「老差骨」Marcus,與拍檔既是同事也份屬好友,他們是另一種男性情誼的表現。兩人時常互相拿對方開玩笑,當中包含種族、文化刻板形象等非常政治不正確的笑話,卻讓人感受他們之間的情誼,不是一般的玩笑,既是老死之間的互諷,也是對美國人主流文化觀念的諷刺。而他在戲中的形體動作、眼神、與不同人之間的感情戲和內心戲仍然保持高水平演出,的確值得晉身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五強之一。

另外值得一提是本片是編劇泰萊舒列頓(Taylor Sheridan)的第二部撰寫的劇本,上回《毒裁者》(Sicario)透過兩位主角的辦案手法探討何謂正義,亦令人思考當面對強大罪惡集團時,應該堅決定透過法治還是以暴易暴來對付。來到《非正常械劫案》也提供類近的思考空間,當人們面對不合理、不公平的制度應該默默接受抑或絕地反擊,人們爭取應有權益甚至為求擺脫貧窮問題而作非常手段是否唯一方法等等,從兩部劇本都能夠反映他對人生價值觀的敏銳感,也從兩個故事的角色塑造顯示其建構人物性格的功力。

電影從配樂和敘事反映德薩斯州的不少面貌,這個州一直以來跟「牛仔」淵源甚深,本片透過配樂和取景令人想起這個感覺,戲中不少人物都以牛仔造型示人。另外主角誓要保衛的東西—石油,也是德州著名的產物,而他們打劫時會遭遇平民帶槍反抗則反映並非警察才能保護平民,有時倒不如自己親手反擊,同時也象徵有權力的一方未必能夠維護部分人權益,平民拿著槍或可以奪回公道的美國精神。

整部電影在一點政治不正確味道之中又輕輕批判了現時美國的不少現況。主角鋌而走險只為下一代著想,是力求擺脫上一代遺留下來的問題,也是反擊所謂惠及平民的銀行政策,這些計劃表面為人著想,背後卻涉及不同利益,平民不知不覺便墮入無底深淵。不過本片結局也來個反思位,如果你搖身一變為主導者,銀行的政策可謂足以保障你之後一世無憂,「有錢則是道理」,反映實際世界仍然是貧富不公,或許真的要靠「非正常」的手段才或許能夠衝破這個界限。

文:電影‧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