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喻人生》:談一種人生態度

用駕駛比喻人生,其實有趣,也很貼切。駕駛,說易不易,說難不難。自動波的話,要開動車子,只需幾個步驟:插入車匙,拉好手制,轉去D波,一踩油門,就能開車;難就難在,你永遠無法預計下一秒馬路會發生什麼事。稍為失神,隨時賠上性命。所以,駕駛最重要的,不是技術,而是態度,正如人生。《駕喻人生》(Learning to drive)說的正是一種人生態度。

這是一個跨越與突破的故事。我們需要跨越,需要突破,是因為眼前的難關過於我們能夠承擔的。每一個人或多或少總有弱點,就如戲內,Wendy(Patricia Clarkson)對駕駛抱有恐懼,Jasleen(Sarita Choudhury)對英文一竅不通。這些弱點曾經不構成任何問題,直至環境改變,條件更改,她們無法不注視問題的存在──曾經Wendy把駕駛的重任交給丈夫,直至丈夫有了第三者決定離婚,她從此再沒有柴可夫;又,Jasleen一直在印度生活用不著英文,直至她嫁去美國,英文成了對外溝通的必須。於是,在掙扎與無奈之間,她們能夠選擇的只有逃避,又或突破。

談突破,跨阻礙,聽起來很簡單,但身處其中就明白突破從來不容易。每一次踏出comfort zone都是冒險的旅程,從恐懼邁向嘗試,從嘗試邁向熟悉,其實步步驚心。於是,有人踏出以後,因著害怕,又立馬回到原位,也有人站在中間,進退失據。然而,無奈的是,突破不容易的同時,逃避也不見得有什麼好處。這個選擇看似容易,但是不消多久,問題還是接踵而至──Wendy無法探望在偏遠農場實習的女兒,Jasleen日日躲在家中也開始鬧情緒。她們終究發現逃避只能是暫時之策,捱不了多久。

Darwan(Ben Kingsley)站在一旁,看似旁觀者──他教Wendy如何克服恐懼,也鼓勵Jasleen融入社區。然而,想深一層,他的悠然其實是多次突破的結果。他因政治庇護而隻身定居美國,從此不得回老家,與家人的聯絡僅於電話與影像,甚至定居美國之後,為了維持他的生活方式,信仰的守則,寧願放棄了高薪厚職,而身兼數職,其中一份就是當Wendy的教車師傅。不難想像,這種生活的困難,然而他捱過了,也接受了。於是,他對Wendy與Jasleen所要求的,不是順口開河,不是那種純粹離地的批評,而是以過來人的身份鼓勵著正在克服困難的人──這種鼓勵對於尋求突破的人來說,是很有力的支持。

很多人總有一種毋須改變的想望,然而改變在生活中卻是理所當然。橫面飛來突如其來的打擊時,不能說一句責任不在我就當了結事情;而是無論如何,問題出現,就有解決問題的需要。正如馬路上,總有些司機突然轉線,總有些路人忽然走出馬路,你能在車廂裡咒罵他們,但你還是要剎制,而不能說這是他們的責任,就瘋狂踩油門。面對這些不能掌握的困難,《駕喻人生》提醒我們切忌方寸大亂,也毋庸大驚少怪,需要的只是冷靜一下,拿出勇氣,踏出comfort zone,就如Wendy終究坐在駕駛座,Jasleen終究去附近的市場買菜。那一刻,我們就像駕駛的時候一樣,專注的不再是生活的瑣事與困難,而是眼前的一切,僅僅如此。

圖片取自Golden Scene 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