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國」、「趙家」、「西朝鮮」——中國人為何對「中國」產生疏離感?

回歸18年來,香港人的身分意識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從1997年的34.9%增加到2015年的40.2%,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則基本不變(分別是18.6%和18.1%),認為自己是「中國香港人」的從24.8%增加至27.4%,認為自己是「香港中國人」的,則從20.1%降至13%。所以,回歸以來,「香港人」的身分意識是加強了,「中國人」身分意識則減弱了。這就是本土主義得以乘時而起的背景。

中共「外因論」 不值一駁

對於這個現象,中共動輒歸咎於:(1)回歸以來從未有進行「去殖民化」政策,使殖民地思想仍然根深柢固;(2)外國敵對勢力陰謀要使香港脫離中國。其實,這種「外因論」是不值一駁的,因為在中國大陸,希望擺脫「中國人」身分的,遠遠不止香港人。

大家還記得麼?2006年9月4日,中國的「網易」做了一項調查,題目是:「如果有來生,你願不願意再做中國人?」12天之內在11,271名投票者中,竟然有高達65%不願意再做中國人!選擇願意的只約有35%!在那些不願意再做中國人的投票者中,有37.6%是因為「做一個中國人缺乏人的尊嚴」。投票結果即時引發軒然大波,調查馬上被禁,有關網頁被刪除,而「網易」新聞頻道主編唐岩及評論頻道主編劉湘暉同被解僱。在一個「經濟世界第二」、自信可以睥睨全球的中國,居然有65%的人民稱來生不願意再做中國人,這是對中共執政投下不信任票。它清楚說明,想擺脫「中國人」身分的,絕不限於香港人。

這種「去中國化」的情緒延續至今。為發泄這種情緒,近年內地網友用「紅朝」、「中共國」、「西朝鮮」、「(圖一)朝」(「(圖一)朝」,音義均同「天朝」,但網民卻拆開成「王八」,用來罵中共是「王八朝」)等貶詞來稱呼中國,最近更有網友直呼為「你國」或「趙國」(註)。「你國」傳達的是不認同這個國家,要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劃清界線,而「趙國」則直接刺破了虛偽的共和國假象,清楚傳達了這個「中國」實質是已經被紅色家族掌控的事實。「西朝鮮」則諷刺這個位於朝鮮之西、行朝鮮獨裁之惡的國度。總之,從這些名詞可以看出,愈來愈多的人對中共治下的中國有疏離感。在中共執政下,人們無法對「中國」產生榮譽感,更無法認同中共治下的這個「中國」就是我的祖國。人民和政權愈來愈離心,從而產生這種「去中國化」的情緒。

屢違承諾 習以為常

中共的統治為什麼產生了這麼強的離心力?

第一,中共建政66年,屢屢違背自己曾經向人民許下的承諾。

中共奪取政權,是因為取得農民、工人、知識分子三大階級的支持。農民想有土地,中共就許諾「土改」;工人想獲得政治地位,中共就封他們為「領導階級」;知識分子嚮往民主自由,中共就鼓吹民主自由。奪得政權後,這些承諾一一落空。笑蜀先生編輯的書《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就是輯錄了中共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的書,足以印證它是如何背叛了自己的承諾。

除了爭取三大階級的支持外,中共當年為了削弱國民黨的中央政府,也許諾給少數民族「自決權」或「自治權」。可是建政後,雖然也搞了幾個民族自治區,但所謂「自治」卻是有名無實。在中國,憲法中規定的民族自治地區有關立法、民族語言文字的使用權利等方面,不僅甚少真正行使,反而尋求實踐這些權利本身可能就會遭到鎮壓。例如,在政治權力方面,自治區與中國其他的省份不僅沒有任何實質區別,甚至較其他省份受到中共中央政府更加嚴厲和直接的控制。正是由於中共背叛了其「民族自治」的承諾,才會在今天孕育出「疆獨」和「藏獨」來。

從中共一貫違背其承諾的特點看,則它在香港問題上違背承諾也就是「習以為常」的事了。但這種違反承諾的做法,最終會導致人民產生莫大的離心力。

無法成為正常國家

第二,中共建政66年,至今仍然無法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2014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25周年時,其子胡德華接受香港《明報》訪問時透露,在1980年代,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曾對胡德平說:「我們要使我們的國家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對於父親胡耀邦的理念,胡德華認為,就是人的解放:全方位精神上、思想上的解放,每個人擁有不被隨便限制自由的權利,包括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他問:「現在已經基本達到小康水平了,但是大家的政治權利有沒有呢?」

憲政學者張雪忠形容當下中國的政治生態:「對社會活動人士的抓捕愈來愈廣泛;對政治異見的打擊愈來愈嚴厲;對高校教學、科研、講座的監控愈來愈嚴密;對新聞媒體和記者的控制愈來愈全面;對網絡的整肅愈來愈粗暴。」李波事件、強拆高瑜家等等事件,更反映了這個國家的行為日趨「流氓化」。

正是在這種「不正常的國家」裏,人民受到很大的壓抑,才會產生強烈的離心力。

中共應反省

第三,隨着中共強勢崛起,中共的歪理已經成為一種「中國式病毒」,貽害國際社會。

「中國式病毒」是明鏡新聞出版集團總裁何頻2015年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首先提出的觀念,指中共以黨國體制的腐敗來危害世界,其特點是:賄賂開道,欲達目的不擇手段,有奶便是娘,毫無道德倫理底線,將金錢置於自由、人權、環境、公平、正義之上的經濟發展模式和價值觀像病毒一樣在世界各地大舉擴散,而且勢不可擋。

這種病毒「破壞正常的人倫、法理、宗教、自由、人權……摧毁公民自由、信仰自由、表達自由……只求將獨裁執政黨與領導人的權力和權貴利益的最大化」,它對西方政界、企業界、文化界、科技界全面傳染。

香港身處「中國式病毒的最前線」(李怡先生語,見《蘋果日報》2015年10月31日),感受最深,見證了不少被「中國式病毒」腐蝕的個案和事例,久而久之自然就對這個輸出病毒的國家不懷好感甚至疏離感,從而產生強烈的離心力。

所以,要批判香港的「本土主義」、「分離主義」,甚至「港獨」,中共應該反省一下:誰令中國人產生「去中國化」的情緒?

註:「趙國」從「趙家」演繹過來,「趙家」源自魯迅《阿Q正傳》裏的權貴家族

(「港獨」探源.下篇)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2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