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特朗普」看中美關係

「楚王好細腰,後宮多餓死」。這句話,被引用在大陸熱播的劇集《人民的名義》結尾。其意,不喻自明。如果將它用於中美關係,亦有所喻,正所謂「特朗普家族所好,北京外交之」,事半功倍。

特朗普「百日新政」,全美全球刮目相看。此君雷厲風行,說到做到,儘管爭議不斷、阻力重重,但是他的競選支票兌現之快還是近年來美國政壇少見。尤其是那減稅至15%的方案,如果真的實施,必定搞得全球翻天覆地。可是,特朗普在執政百日,對北京出人意料的「和善」,儘管分歧依然是明顯的,但是,分歧不但在管控之中,而且明顯雙方合作面大於分歧面。對於如此複雜多變的朝鮮半島問題,習近平和特朗普莊園會面也達成相當高程度的「默契」;特朗普與蔡英文的一通電話,被輕輕帶過,小英還想來第二通,被特朗普公開斷然拒絕,「一中原則」紅線被清晰劃定;特朗普競選時口口聲聲加中國45%的入口關稅,變成了「百日商談」。本港的經濟分析師多數預測,未來中美貿易戰發生機會不大,作為細小開放型經濟體的香港,已可能因此「逃過池魚一劫」,預料今年本港整體出口可望錄得4%的增長。在國際戰略層面,特朗普原來的「拉俄制華」戰略,變成了「美中更親密,俄國更邊緣」的局面。「不確定」的特朗普,似乎漸漸露出廬山真面目。

代表美國和代表商業王國的特朗普

這是為什麼?筆者認為,特朗普的「不確定性」並非完全消失,只是這個「不確定性」受制於「兩個特朗普」的現象。要真的看懂未來的中美關係,應該離不開「兩個特朗普」的眼光。

那麼,何為「兩個特朗普」?那就是要將特朗普的人格分裂為兩個,一個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代表着美國的某種現實利益、某種根本利益和戰略利益,也就是要「美國優先」的特朗普;一個則是特朗普家族「族長」的特朗普,代表特朗普商業王國當下利益和長遠利益的特朗普。說一個活生生的特朗普肉身,分裂為兩個特朗普人格,似乎給人印象,這「兩個特朗普」是必然對立的。現實則是「兩個特朗普」的的確確有矛盾衝突的時候,但是也會有利益一致的時候。而特朗普決策,一般而言,當然會爭取「兩個特朗普」的利益一致,在謀求美國利益的同時,也尋求特朗普商業王國利益的最大化。

於是,對於北京對美外交來說,自然會投特朗普商業王國「細腰」之好,以特朗普家族利益作為管控中美國家利益矛盾的分歧。以「兩個特朗普」的觀點,處理中美關係,相信有一個原則特朗普和北京都了然在胸的,那就是,作為美國總統的特朗普是短期的,4年,或者頂多是8年;而作為特朗普商業王國的特朗普,則一定是超過8年的,特朗普家族在華利益更是長期的。

當下,國際輿論最為擔心的是朝鮮半島緊張局勢。美國卡爾文森航母戰鬥群早前到了鄰近海域,美軍要軍事打擊朝鮮的聲音始終不斷。朝鮮方面,也大話連篇,聲言不惜發動「核打擊」,並且聲言進行第六次核試和不停進行導彈試射,儘管接二連三失敗;但是,對白宮而言,現在其實不擔心金正恩第六次核試,而是擔心朝鮮切實掌握了洲際導彈技術,即具備了核打擊美國本土的能力。而中國方面,風傳已經在中朝邊境部署大軍,既防難民亦不排除以履行朝鮮半島停戰協議名義再度在平壤駐軍。不過,筆者認為,半島問題不是中美最關心的問題。王毅外長說過一句話,那就是,朝鮮半島問題是美國和朝鮮的問題,解決關鍵是要美國和朝鮮坐下來談。

忽然,特朗普說金正恩聰明,要和他會面。其實,聰明的是特朗普,要打要談,主動權都在美國手上。特朗普即使改變奧巴馬政府的對朝政策,和金正恩會面,也不過是克林頓見金正日的翻版。或許,特朗普放出的這個信息,是半島局勢轉折的一個信號。

貿易戰是中美關係最大變數

因此,當下中美關係,在筆者看來,北京最不擔心的是朝鮮半島問題,最要守的底線是「一個中國」政策,最想鞏固的是南海島礁建設和挫敗仲裁案裁決的新得利益,最不希望的是貿易戰開打。經貿關係始終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貿易戰是否開打是中美關係的最大變數。目前,離2020年北京實現「第一個百年目標」即2020年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還有3年多時間。這是習近平政府的硬任務、死任務,只能完成不能落空。但是以目前中國的經濟發展的實際狀况看,並非沒有難度,一旦中美發生貿易戰必然對完成該任務帶來重大變數。因此,當下以及未來特朗普4年任期內,確保中美不發生重大的貿易摩擦,相反將互惠互利合作推到新境界,是北京對美外交的第一位任務。

伊萬卡或是中美關係風向標

於是,以「兩個特朗普」的觀點看,對特朗普家族的公關,必定是同步進行,甚至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迹象可見,崔天凱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今年春節,特朗普的寶貝女兒伊萬卡,是崔天凱的座上賓客。特朗普宴請習近平之前,伊萬卡的女兒演唱中文歌曲《茉莉花》,並背誦了《三字經》和唐詩。而伊萬卡在中國的商業糾紛也迅速得到處理。由此,說特朗普家族看好中國市場,也令人信服;說特朗普家族在中國市場的利益是長久的、超越特朗普總統任期的,也沒有人會懷疑。

伊萬卡和她的丈夫都是特朗普總統的顧問,或許她更是特朗普商業王國的代表,也更是中美關係的風向標。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文:劉瀾昌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