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連線」與李倩怡事件——蔡英文政府的兩道難題

過去一星期蔡英文政府恐怕寢食難安。與台灣維持了長久外交關係並且具有關鍵指標意義的中南美洲國家巴拿馬正式與北京建交,承認「一個中國」原則。蔡英文在記者會中除了重複情勢已經有所掌握,並且盡了努力鞏固邦誼以安撫民心,也只能表示遺憾。儘管巴拿馬早有離心,只是在馬英九政府時期北京顧及兩岸關係而未建交,台灣的前副總統呂秀蓮亦認為巴拿馬斷交事件的連鎖效應將帶來深遠的危機。

蔡英文政府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治下的一省」因此絕對不會接受「一中原則」。早前北京因為蔡英文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阻擾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宣稱已經對台灣的衛生「妥善照顧」更是引發不少負面聲浪,特別是世衛涉及台灣民眾的衛生與健康福祉。巴拿馬斷交事件是否會更進一步牽動港台關係值得我們關注,有兩個指標可以幫助我們做判斷。

首先,「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台港連線)早前在台北成立。性質上「台港連線」參照美國國會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可舉辦公聽會,並作為港台兩地議會的聯誼會,目前由18名主要來自泛綠陣營的台灣立法委員組成(超過十分之一的立委總數),其重要性在於香港回歸20周年的前夕首次單方面制度化港台兩地議會的交流,並且提供平台關注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的發展。「台港連線」甫成立即遭到包括《環球時報》、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以及港區人大代表吳亮星等人的批評與關注,重申憂慮「港獨與台獨的合流」、刺激北京採取更強硬的態度等。

然而這些判斷有所偏誤。從「維穩思維」出發刻意將本土派與港獨派混為一談,只求加大打擊面,將疑似不穩定因素阻絕於萌芽階段,其後果就是激發更多反彈與反抗,「愈維愈不穩」,徒然增加同情與支持本地年輕「天然獨」而已。如果參與「台港連線」的香港立法會議員都是港獨,在高唱「全面管治權」的今日,北京完全有能力以各種政治與法律手段阻擾民選議員履行職務。

北京當務之急應是理解香港民心

眾所周知,一國兩制的設計原本是為了解決台灣問題而提出的,更促成了北京在憲法中加入特別行政區的條文,但是因為台灣問題的困難與複雜,首先被運用在香港的回歸上。現在一國兩制在兩岸互信不足之下顯然已經失去對台灣的吸引力。為什麼近年來香港會產生「港獨」的呼聲,而產生反中情緒使中港關係陷入前所未見的緊張?根本原因恐怕是自2003年開始的「自由行」等一連串中港融合政策的「非預期政治後果」,而非關台獨。事實上,台灣缺乏意願、渠道與能力直接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更遑論直接助長港獨。相反,北京的當務之急應是理解香港民心、改善香港的管治,而非一廂情願地謀求以經濟手段解決政治問題。從公民社會互動與增進兩地理解的角度,「台港連線」有其正面的重要意義。

李倩怡事件勢成指標案例

第二是李倩怡事件。李女是2016年旺角警民衝突案中被控暴動罪的被告,目前棄保滯台逾期居留尋求人權團體的協助。由於港台兩地並無簽訂相關刑事互助協議,也缺乏一套既定的處理政策,李若申請政治庇護,在人道立場考量下,必須召集陸委會、移民署與相關部會調查與評估事件;若確定提供政治庇護也需確保其居留的生活與安全,因此事件短時間內難以解決。若特區政府循途徑要求遣返李女,蔡英文政府應該如何回應?其所釋放出的政治信息與影響又是什麼?如果採取「選擇性遣返」的標準,標準又應該如何設定?凡此種種勢將使此案成為一個指標案例。

去年9月,筆者針對銅鑼灣書店事件中林榮基曾表示若離開香港尋求政治庇護想去台灣,在此版指出根據台灣《港澳關係條例》規定「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然而受限於「政治難民」定義未清,加上受政治逼害者庇護規範不明,暫時看不到台灣政府為香港異議人士提供政治庇護的可能(〈港獨對港台關係的影響〉,《明報》2016年9月29日)。李的案件是否適用政治庇護的構成要件有辯論的空間,類似政治庇護的要求與事件相信會愈來愈多,然而上述「台港連線」已經將修改《港澳關係條例》列為「非常重要的政治議程」,關於政治庇護的相關立法工作也將展開。

「台港連線」與李倩怡事件構成蔡英文政府的港台關係難題。作為立法部門,「台港連線」可以說行政部門不能說的話、推動政策的立法,但是如何支援「台港連線」此一平台以增進港台兩地的互動與理解,避免北京的誤解與打壓並不容易。李倩怡事件則可能演變成指標性的人權事件,由於蔡英文政府早前在李明哲事件中表現低調被動(李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是該罪首次適用在台灣民眾身上),飽受黨內與公民社會壓力,如何處理亦需仔細權衡。

不確定因素多 決策者需冷靜

放在巴拿馬斷交事件的大環境下觀察,台灣社會對北京打壓與國際孤立的感受非常強烈,呼籲調整兩岸關係的訴求不絕,有認為蔡英文政府應該接受「九二共識」以和緩兩岸關係,也有訴求更改外交路線、採更強硬立場的聲浪出現。受兩岸關係牽動的港台關係此時此刻也面臨挑戰,而且非常有可能蔡英文政府會(被迫)採取更積極而主動的策略回應。不確定因素甚多,決策者需要冷靜,我們拭目以待。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蔡英文政府的港台關係難題」)

作者是台灣旅港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講師

文:葉國豪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