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底」與「勾結」

今時今日做香港人,耳朵和腦袋愈來愈攰。

每逢特區官員公開發言,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生怕被他們的語言偽術騙倒。新界鄉紳說,「官商鄉黑」不是勾結而是合作,特區官員又拾人牙慧,在「摸底」不是「勾結」上咬文嚼字。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和姚松炎,到政府總部與負責土地房屋政策的官員陳茂波、張炳良見面,要他們交代橫洲公屋規劃,規模突然縮水,由本來萬七單位減到四千,是否鄉紳吹雞,官員跪低?中間是否存在「官商鄉黑」勾結?

在兩位民意代表追問下,張局長不得不承認,在計劃拍板前,曾在食早餐的場合向鄉紳「摸底」,但張強調,這是例行做法,「摸底」不等於「勾結」。

問題來了,如果「官商鄉黑」都是持份者,受影響的居民更利益攸關,為何只向鄉紳摸底?卻沒有向被迫遷的非原居民諮詢?

跟什麼人見面?摸了什麼底?摸完底結論為何?為何計劃突然大規模縮到只剩四千?種種疑團無法解開,學者出身的張局長更說會面沒有紀錄,無法交代。

張局長又重複他的長官梁振英的說法,由起初計劃的萬七單位減到四千,是先易後難,並非欺善怕惡。

究竟迫遷非原居民的村落和墳地容易些?還是把原居民非法更改土地用途的貨櫃場爛車場搬走容易些?孰易孰難?心知肚明,心智稍為正常者,憑常識都可判斷。但可以肯定的是,政府的做法,是欺非原居民的善,怕土豪劣紳的惡。

橫洲公屋計劃大幅縮水,只起四千單位,官員們再三強調,這僅是第一期,還有第二期、第三期,另外萬三單位沒有放棄仍然存在,但因涉及貨櫃場工業用地等問題,還要繼續研究。

記者問區議會鄉紳和房委會委員,他們的回應,卻令「分期興建」的說法完全露餡。

房委會高層和應長官,肯定還有第二期第三期橫洲公屋。但問到有沒有落實時間表?卻說「沒有」。連時間表也拿不出來,也算計劃嗎?

再問其他委員,除了四千單位,有沒有第二第三期的計劃?他們眾口一詞,說「從未聽過」,也從來沒有討論過。未聽過未討論過也算的計劃?只有一個可能,計劃是從長官們的腦袋臨時生出來的。

(原文載於2016年9月18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