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走進校園」開教育倒車

3月13日全國政協會議閉幕,通過的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最後版本,當中的港澳部分新增了「堅決反對『港獨』行徑」,以及「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等內容,因而引起教育界及至社會大眾的關注。

在得悉政協報告的有關內容後,教育局長吳克儉在還未深入了解教育界的意見之時,已第一時間對「政協走進校園」表示「歡迎」,並且批評質疑者「信口雌黃」。如此漠視教育界的關注與憂慮,卻急不及待向政治任務靠攏的局長,實在叫人難抱任何期望了。

「一切如常」說法自欺欺人

將「政協走進校園」寫在工作報告中,究竟將會為教育界帶來哪些隱憂,逐一細論。

首先,港區政協人大代表,自2011年起,已透過「香港友好協進會」的「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學校講座」,有系統地接受邀請到學校為學生進行國情講座。有建制人士認為這既非新生事物,就毋須大驚小怪。然而,正因為人大政協到校演講早已進行中,根本毋須透過工作報告去推動實行。如今將既有的操作寫在全國政協的工作報告中,意味着工作力度要加強、規模要加大,否則一眾政協委員來年如何向常委會交代?因此,「一切如常」的說法是自欺欺人。

以往,學校處理這些講座的邀請時,與其他不同的民間機構所提供的學生活動一視同仁去處理,自主地按教學及學生需要作出選擇。但當「政協走進校園」寫了在全國政協的工作報告中,各人大政協豈能再守株待兔繼續守候學校邀約,而不主動出擊?他們在各大辦學團體有着緊密的關係,不少辦學團體的董事局成員,多已身兼內地省市甚至是全國人大或政協委員。於是,透過辦學團體向學校「推薦」這些到校講座,學校能有多大空間去「婉拒」呢?因此,原來可以由學校專業判斷自主決定的了解國情活動,極可能因為這一紙推動,而將學校在國情教育的專業自主蠶食掉了。

背後政治任務 不言而喻

另外,也有建制人士表示,人大政協代表大多有豐富的內地工作及生活經驗,到校分享只是與學生分享真實的國情現況,是知識經驗分享的活動。然而,當「助推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這段新增文字是與「堅決反對『港獨』行徑」一同出現時,其背後反映的政治任務已經不言而喻。即使以往的到校活動確是交流分享為主,未來的也必然以灌輸愛國主義、宣揚正面國情為主軸,否則如何能完成政治任務?

有多少地方值得學生學習?

雖然有人認為香港資訊發達,學生總不至於聽了在國內備受禮遇的人大政協的一面之辭,就會以為中國事事美好吧。然而,自2012年反國教事件以來,教育界對「洗腦式國民教育」的抗拒,不單因為傾向正面國情報喜不報憂的偏頗內容,以及情感灌輸愛國情懷;更憂慮的是當年輕人看見向權力靠攏放棄公義,卻能換取經濟利益社會地位,這種對良心的腐蝕,才是對於下一代最深遠的荼毒。港區人大政協代表盡是唯唯諾諾的商賈貴人,沒有基層人士、沒有維權律師學者,甚至如賀衛方等諍言之士,一個都沒有。這些港區人大政協,有多少地方值得學生去學習呢?

年輕人對中央政府抗拒、對中國人身分否定,主要原因之一肯定是不滿中央政府或是中央政府在香港的代表(例如中聯辦),對於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干預與阻撓;同時也對於中國社會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尊重人權等等,與普世價值差距甚遠而感到難以認同。因此,如果以為再向學生宣揚國家富強能令他們愛國,實在是緣木求魚。

當然,如果港區政協主動把這兩段文字加入工作報告,不過是再次向權力靠攏的表演,同時也加強自己在推動年輕人愛國的角色,從而可為組織機構多掙點「維穩費」,但對於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和普世價值袖手旁觀,甚至助紂為虐,結果只會令年輕人更加捨中國而去。

文:張銳輝

作者是教協會副會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