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英熱線」揭開中美角力新序幕

一通極不尋常的蔡英文與特朗普的電話,震撼了國際社會,牽動了北京最敏感的神經。這一天「TAIWAN」(台灣)醒目地出現在美國等主流國際媒體的頭條。難掩一臉錯愕神情的中國外長王毅及國台辦發言人在回答媒體時,只丟下不痛不癢的一句:「這只是台灣方面搞的一個小動作,不可能改變『一個中國』的格局。」

然而,因這通突如其來的「普英熱線」而人仰馬翻的北京,究竟會有多震驚,並不難想像。連日來,北京動用所有國安與智庫系統,誓要查明這起「電話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然而愈查卻讓中南海愈心寒。

「普英熱線」經過周密安排

首先,以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的性格而言,倘若「普英熱線」是心血來潮的一時之舉,倒也還好,然而情况並非如此。其實早在美國總統大選勝出後,特朗普方面已經開始擬定一份與各國首腦舉行電話會談的名單,根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在很早的階段,蔡英文已被列入名單當中。到了確定通話日程後,相關人士也已向特朗普作了說明,特朗普也當然深知可能會有負面的反應。換言之,此次「普英熱線」並非草率的偶然性事件,而是相關人士經過周詳的安排而成事的,更非台灣單方面的「小動作」這麼簡單。

再者,北京最擔心的,是究竟這齣「電話鬧劇」是否意味着特朗普會改變自從1970年代基辛格以來美國堅持的「一個中國」政策?儘管當下特朗普的執政團隊還沒有完全成形,嚴格來說上任前的言行也並不等同未來美國政府的政策,然而讓中南海擔憂的信息卻一個又一個地出現,北京已無法繼續對特朗普的中國政策「審慎樂觀」。

幕後推手——傳統基金會

經過一陣錯愕與震撼後,主導「普英熱線」的勢力呼之欲出——美國傳統基金會。在意識形態上被視為美國保守勢力重鎮的該基金會,創立於1973年,經過創辦人佛訥(Edwin Feulner)40多年的苦心經營,如今已發展為年度預算超過8000萬美元、被視為對華府影響力最大的智庫之一。共和黨籍歷任高官許多出自該基金會,包括甫被特朗普提名為運輸部長的趙小蘭。在大選期間,傳統基金會不僅為特朗普撰寫政策白皮書,基金會多名智囊也都加入了特朗普交接團隊。值得一提的是,傳統基金會數十年來與台灣關係密切,被視為華府的親台大本營,也是台灣長期的主要游說與交流對象。

「普英熱線」最重要的推手不是別人,正是長期擔任傳統基金會總裁的佛訥。佛訥與台灣政界淵源深厚,已先後訪問台灣超過20次,多次出席台灣歷任總統的就職典禮,與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等歷任總統會見多達17次。與蔡英文同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校友的佛訥今年8月加入特朗普團隊,成為高級顧問,負責國家安全外交事務,是特朗普最重要幕僚之一。佛訥於10月就曾率基金會訪問團造訪台北,並於13日在總統府受到蔡英文總統的接見。

傳統基金會在美台關係中另一名舉足輕重的人物,是研究員葉望輝(Stephen Yates),他現在擔任愛達荷州共和黨主席,目前也兼任特朗普交接團隊的顧問。葉望輝是美國前副總統切尼(Dick Cheney)的國家安全顧問,也是今年將《台灣關係法》和「對台6項保證」寫入共和黨黨綱的起草人,其中第六項就是讓北京感冒不已的「不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葉望輝與台灣淵源不淺,曾於1987至1989年間在高雄擔任傳教士,說得一口流利且帶有台灣腔的國語;在台灣政壇及社會各界人脈之廣,基金會同輩者中無人能出其右。就在「普英熱線」後的第四天的12月6日,葉望輝即攜特朗普意旨訪問台北,並拜會蔡英文總統。

「普英熱線」在美國政界的反應大致呈現兩極化,仍在位的奧巴馬政府重申「一個中國」政策,顯然不願意看到這通電話衝擊行之已久的美國對華政策,影響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合作關係。然而,不僅特朗普本人在推特(twitter)及臉書(facebook)連續發帖,強力反擊民主黨人士及美國媒體對其挑戰「一個中國政策」的質疑,共和黨黨內的一些重量級人物,尤其是特朗普團隊要員,也紛紛為「普英熱線」的舉措背書,甚至質疑華府長久以來的僵硬思維。

特朗普鬆動「一中政策」的迹象

擔任特朗普交接團隊顧問的某國務院前官員稱,其實所有涉及「普英熱線」的相關人物,都非常清楚長久以來美國奉行的「一中政策」,但是「過去無論是共和黨籍還是民主黨的總統會做的事,不見得特朗普會跟着做。在他的眼裏,典型的華府規則未必永遠都是最好的」。

讓北京對特朗普時代的對華政策不安的,還不止「普英熱線」。就在特朗普接了蔡英文電話的同一天,美國眾議院壓倒性通過了「國防授權法案」,新法案將解除20多年來美台之間在軍事交流上的諸多限制,使美台關係的未來「充滿無限的可能」。事實上,台灣方面已開始研議該法案在參眾兩院通過後,有望爭取台灣的國防部長堂堂正正地踏進五角大樓,也希望讓台灣參與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聯合軍演,實現台、美、日三方在軍事領域上的合作。

誠然,對習近平體制下的北京而言,「台灣問題」是不可能輕易妥協的核心問題。「普英熱線」是危機,也是轉機,至少已經扭轉了中國對特朗普時代「審慎樂觀」的心態。相信北京在特朗普上任前餘下的一個多月,除了「聽其言、觀其行」之外,自然會好好研究特朗普的軟肋與溝通管道,同時加大力度接近所有可能影響特朗普對華政策的人物,確保近40年來美國既定的「一中政策」不會全面走樣。

特朗普時代,以「台灣」為棋子的中美新角力,才剛掀開序幕。

作者是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