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係黐線,但係我明白佢哋」

旺角暴力衝突發生了兩日,和朋友討論事件時很多人(包括筆者)都有一樣的感覺,就是「暴徒係黐線,但係我明白佢哋」。筆者初時覺得這句話有邏輯上的矛盾,因為我們說一個人黐線(指行為表現,非指精神病患者),就是我們理解不了那一個人言行,所以說他黐線。那麼,如果有人明白黐線的人,豈不是矛盾了嗎?還是我自己也黐線了而不自知?後來想多了一會之後才想通了這句說話的深層次意思。

如果抗爭模式是商品

筆者先從另一個角度切入解釋年青一代的內心矛盾。

一個新產品推出(如智能電話)後,就算宣傳再強大產品再好,產品完全普及都需要一段時間。智能電話初初推出的時候不如現在普及,亦不及現在方便,起始用家就只有喜歡及願意接受新事物的年青人,慢慢去到大眾,再最後去到對新事物較僵化的人。

年青人的心態矛盾

3年前社會討論遊不遊行;2年前討論佔不佔領;1年前討論暴不暴力;今日香港就暴力了。香港社會的抗爭模式在3年間變化的速度,比閃電還要快。雖然社會焦點在3年之間有巨大的轉變,但不代表人的心態和價值觀都轉得這麼快,就如人不會一下子接受智能電話一樣。

香港的社會價值觀和教育系統都教導市民成為一個良民,灌輸循規蹈矩的價值觀,加上年青人過去都活在一個和平安寧的社會內,怎可能發生價值觀「突變」?建立多年的價值觀很難在一朝半夕間走向另一個極端。當日進行暴力抗爭的人再多也只有幾百,絕對說不上是年青人的主流思想,即現時接受了暴力抗爭這個「新產品」的人不多。現時新產品還未有擴大市場佔有率,主導市場的仍然是和平佔領及遊行。

暴力抗爭是近一兩年才興起的抗爭模式,社會上的討論仍然不足,認知不多,未足以轉變年青人的價值觀,所以絕大部份年青人會形容「暴徒係黐線」,但同時自己亦對社會和政府極度不滿,所以補上一句「但係我明白佢哋」。

年青人試過了所有抗爭產品都不合心意,剩下的產品就只有暴力,不過這一個產品由小至大都未用過,而且有很多人講過不可以用,那麼到底應不應該用呢?年青人成長時被灌輸的價值觀正在與對社會的不滿及改變社會的無力感對抗,內心正在掙扎。年青人接受了的價值觀受到全面的挑戰,更可能被連根拔起。

社會運動市場分析

上文說到和平佔領及遊行仍然主導市場,暴力抗爭是新產品,那麼市場未來會怎樣走呢?市場走向取決於年青人內心矛盾最後如何解決。暴力抗爭當然有機會成為市場主流,但亦可能打不入市場而銷聲匿跡。

暴力抗爭勢將在社會上引起更多討論,令更多年青人了解這個產品的內容、功能及效果。年青人了解這個產品之後,他們會不會使用呢?我答不到,因為筆者自己也在掙扎。

小結

現今年青人的內心矛盾是當權者迫出來的,如果其他抗爭方法行得通,沒有人會想做暴民。解鈴還需繫鈴人,要化解暴力抗爭應從政府著手,而不是年青人。

最後,我想向年長的幾代說,你們的下一代可能會一晚長大,請拭目以待。我更想向政府說,社會已達到最危險的一刻,請不要繼續「推銷」暴力抗爭。

此文寫給廣大內心掙扎中的年青人,也寫給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