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門」成建制派現形記 議會豈容特首隨意指點?

立法會調查特首梁振英收取UGL利益事件的專責委員會時任副主席周浩鼎,被揭發原來他提出的修訂文件,乃出自特首辦手筆。梁振英身為受查對象,竟向調查方「提議」調查範圍,甚至直接修改有關文件,不但嚴重破壞立法會職能,更違反作為特首應有的職責和誠信。而周浩鼎當時作為委員會副主席,竟對特首辦的改動照單全收,至此三權分立蕩然無存。若今次輕易放過兩人,議會尊嚴從此將無處容身。

揭示兩個關鍵

自東窗事發以來,風波愈鬧愈大。有趣的是,梁振英一方面稱自己有權表達意見,更表示「完全不介意」修改的內容被公開;另一方面,他又指摘有委員違反閉門保密協定,更「無厘頭」地將矛頭指向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意圖轉移公眾視線。可見他至此已方寸大亂,為了掩飾企圖,自相矛盾得令人發笑。

事實上,從干預委員會調查,到被揭發後梁振英的反應來看,至少揭示了兩個關鍵:一是專責委員會的調查範圍,無疑觸及了UGL事件的敏感地帶,使梁振英即使冒着干預議會的風險,也要插上一腳;二是他「心裏有鬼」,如果收取UGL 5000萬元酬金是光明正大的,那麼何不大方接受調查,好還自己一個清白?答案呼之欲出,只因兩個字——心虛。然而,他愈是不顧一切地插手,我們便愈應緊咬不放,斷不可讓真相石沉大海。

當然,一隻手掌拍不響。今次事件中,周浩鼎犯下的錯與梁振英同等嚴重。他當時身為調查委員會副主席,竟無視議事程序,私下接觸調查對象並將其意見照單全收,雖然擾攘多日後終於辭去委員會職務,卻依然理直氣壯,死撐做法無違規及隱瞞,顛倒是非。

更令人心寒的是,本以為這台戲已爛得不能再爛,卻有傳媒揭發同為該委員會委員的新民黨容海恩早於3月會議上提出的建議,與特首辦修訂的版本相當脗合,不禁令人懷疑委員會中受到干預的,並不止周一人。如果屬實,則事件牽連之廣令人咋舌,即使周辭去職務,亦難以挽回委員會的公信力。

更證雙普選之重要

「浩鼎門」曝光至今,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公信力嚴重受挫,梁、周兩人的操守和誠信已然破產,理應問責下台。目前民主派議員亦正計劃提出譴責周浩鼎議案,一旦通過便可罷免其議員職務。然而,通過議案必須獲得出席會議的三分之二議員支持,在佔多數議席的建制派護航下,議案幾可肯定被否決。至於梁振英,即使立法會成功啟動彈劾特首程序,結果亦是相同。可見現行制度傾斜建制利益,即使證據確鑿,涉事者仍可蒙混過關。如此一來,更證明「雙普選」之所以重要,正因這是唯一可令制度得以發揮監察作用的方法,令當權者不至隨意侮辱民意,將議會變成一個馬戲團般的政治爛舞台!

作者是立法會議員

文:梁耀忠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