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豬」lesser evil 理應全力真心撐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上星期在東京公幹,我在吃一件好好吃的炸雞,從宮崎來的炸雞,皮脆肉滑,天下極品。忽地,朋友看他的面書,問:「健吾,你知唔知啲人話陳美齡做教育局長?」

我當下覺得,香港應該立例,在吃好吃的炸雞的時候聊香港這種低質風聲政治的人,應該罰錢,罰來的錢拿來再請我食炸雞。而且,犯例的人,要向那件宮崎雞道歉。

可以插翼離地 誰要衰到貼地?

我一直都覺得,在香港什麼「收到風」哪個做局長這些新聞,無聊至極:一句到底,就算吳克儉連任教育局長,so?你香港人又會如何?陳美齡有什麼不好?她現在得到的東西,很多香港女人都想得到:一層日本的豪宅,一個容許她外出工作的日本丈夫,3個入到史丹福大學的兒子(而且算帥),到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留學讀社會兒童心理學,之後還有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教育系博士學位,在日本有在大學任教。人活到六十有一,有這樣的學歷經歷履歷,不是金光閃閃嗎?更何况,她在2017年才在大書店出版了一本中英對照的談「對教育的建議」,也寫過日語小說《完美的情侶》和《子彈作的戒指》進入日本的文學界。至少她給我的感覺是她識字的。
不是比現在的那個好嗎?

「她很離地啊!」朋友堅持。

離地?算吧。我們在周末去東京吃宮崎的炸雞,很貼地嗎?什麼叫貼地?天天去吃50多元的豆腐火腩飯叫貼地嗎?你會覺得「從不知道原來現在工廠區的豆腐火腩飯要50多元」的人貼地嗎?有錢吃50多元一頓?真正「衰到貼地」的香港家庭,50多元要解決一家三口的晚飯菜錢了。在香港,人望高處,可以插翼離地,誰要衰到貼地?「貼地」只是在選舉的時候,要騙香港人選票的時候,政客就會說的話。有誰不想住大屋,閒時不需要太為錢工作而可以去非洲做義工拍照打卡告訴全世界「我很關懷世界」,可以長居日本而且不愁衣食。離地?哈哈哈,可以離地,你離不離?

朋友沒有再聊下去,我覺得非常好,也對得住我口中的那件宮崎雞。對這些只讀劣質網媒新聞的朋友,除了多給他看「日本集合」,沒有別的方法。誰做教育局長,關我什麼事?有錢的中產家長早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出香港的教育系統。公共教育系統有多爛,他們以為自己可以獨善其身,而且還會話帶輕蔑地去討論那些對教育制度很有意見的家長,認為他們只是失敗者。只要孩子可進外國的大學就好。你的孩子公開試考得很好,「全火箭」的進香港大學又如何?那些跨國公司,寧願請在那些海外留學展中出現、只要是有錢就可以進的英國加拿大澳洲大學畢業生,都不會請香港畢業的大學生。現在很多「80後」、「90後」進入職場之後,大概都遇不少這些「外國學店」留學回來的上司,無常識無能力,只是因為父母有錢,所以就成為了這些公司的中堅位置了。

港人愛的lesser evil 就是不會給你

在網絡游走,很多東西都是不需要知道或有感覺。事隔一陣子,又有報章說「沒有人找她做局長了」。哈哈哈哈,之後忽地,網絡就出現大量鬧陳氏的華文文章:陳美齡離地?她反佔中?她離開香港很多年不知道香港狀况?幸好,這個香港還有些有良心的前輩:王永平先生說「透過自己做功課及與教育界不同持份者討論,梳理出一份涵蓋學前到大學教育的藍圖,其分析能力令人刮目相看。她的政治保守立場沒有影響她對教育須持平客觀的看法」。陶傑也真心撐陳氏啊。各位香港人,大家不是想要lesser evil嗎?陳氏有史丹福的博士學位,她富有,她有幸福家庭,她在日本藝能界打滾多年,公關技巧和學歷絕不失禮。而如果她真的做到,我倒想知道她如何令現在的香港學生像某些日本學生一樣,會欺凌同學之餘,還會擺出一副安然的模樣之餘,還可以被外人稱許日本學生很有「品格」。很可惜,香港人愛的lesser evil,就是不會給你就是了。呵呵呵。

作者是作家

文:健吾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