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武鉉2.0」——文在寅的平衡外交政策

「政權易轉」是2017年韓國總統大選最廣為當地媒體描述是次選舉採用的形容詞。過去4年多韓國社會在前總統朴槿惠執政的時期,無論在言論自由、經濟公義、勞工保障、青年人就業與教育下一代方面,不但一無是處,更為此帶來更大的破壞力。進入上年年底,她更因被揭發縱容與協助閨密好友崔順實肆無忌憚地干涉韓國政府施政,最終被韓國憲法法院一致通過彈劾下台。下台以後,承接着反朴槿惠群情激憤的民情,提早舉行的總統大選卻深受這股勢不可擋的力量影響,舉國上下的民眾無一不是希望國家能從9年多由保守派持守的青瓦台政權,逆轉回到由進步民主派再次領導韓國政府,走出貪污濫權的韓國政治宿命局面。

大選競選期間,韓國對外局勢環境卻忽然變得風雲不定:先有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突然對朝鮮推出極不友善的挑釁策略,反過來朝鮮也不甘示弱地進行了多次導彈試射;另外早前決定在韓國部署設置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在大選期間因應朝鮮接連不斷的挑釁,加快了在韓國進行組裝工作,令中韓關係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然而就在薩德系統組裝以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忽然一改早前承諾,提出要韓國一方獨力負擔整體裝置費用,招來韓國舉國上下民眾大為憤怒,影響了原有支持部署薩德的民意度。

就在這些外交背景下,上周二(5月9日)韓國1000多萬國民投票選擇了在野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文在寅,成為下一任的韓國總統。從政綱與在總統電視辯論上的講話,立場上表現出較「親北韓」與「對美國務實」的文在寅,上任後會為朝鮮半島與東北亞的外交局面,帶來什麼改變?

美韓聯盟的不穩定性

作為在野共同民主黨的主要領袖,文在寅一早在其大選羅列出的外交政綱內,表明對前任保守派政府與華府合作,在國內星州郡設置應對朝鮮導彈威脅的薩德防禦系統持反對意見,並指出若當選成為韓國總統以後,會主動與新任美國特朗普政府談判,不排除會敢於向美國說不,且撤銷在國內設置薩德的決定。

文在寅在處理薩德系統的立場上較前任政權對美國不友善,一來是因為他所屬的韓國民主派政黨,從獨裁年代起,向來數十年間已凝聚了一股極反美的政治立場,一直視美國為阻礙朝鮮半島兩國單獨和平對話的障礙,這在兩名已故前任韓國民主派總統——金大中與盧武鉉——管治的時代,國內反美浪潮一次又一次被挑起,便可略知一二。

而且,就在過去一年多間,韓國保守派政府處理在國內設置薩德系統的過程中,當中的爭議除了有傳設置薩德背後是朴槿惠的好友崔順實獨自策劃,更大的問題在於在整件部署事件中,不單止是國會與舉國上下的民眾,甚至連今天執政的共同民主黨也從沒被青瓦台諮詢,一直只是在國內欠缺民意支持下強行硬推。

近期美國白宮更更改早前的承諾,要求韓方承擔有關裝置薩德的巨額費用,讓大批韓國民眾感到被出爾反爾的美國政府欺騙。主張溝通與革新的新任韓國總統文在寅,為了重修部署薩德事件的透明度,相信會在國會與公眾層面,重新安排原有的諮詢程序。因而,文在寅上任以後,對美韓聯盟在薩德部署上的既有合作,確實帶來一定的不確定性。

兩韓關係出現緩和轉機

針對朝鮮半島內部關係上,有別於保守派的強硬手段,韓國民主派一直主張以和平開放對話態度與朝鮮相處。剛剛當選成為韓國總統的文在寅也不例外,早於大選初期時,文在寅已於政綱列明會修正過去兩任政府對朝鮮的失敗策略,改以嘗試向平壤擺出友善的姿態,希望為兩韓關係的僵局帶來新轉機。

當中文在寅最叫人矚目的一項對北政策,就是會重啟曾經是南北韓間最重要經濟合作計劃之一的開城工業園區。這個以韓國資金支持、朝鮮一方提供勞工參與的工業園區,一直是兩韓碩果僅存的經貿連繫。可是自前任朴槿惠政府根據情報顯示,該工業區為朝鮮帶來的經濟收益,其實背後是支援它們發展核武的重要財政來源之一後,兩韓便決定切斷這個合作計劃。如今文在寅有意重啟該工業區,對由經濟合作開始一步步重建兩韓聯繫以至兩國互信的基礎極為關鍵,畢竟過去9年多首爾決定圍堵朝鮮並未為兩韓關係帶來絲毫好處。考慮眾多重建與平壤關係的可能性中,相對於無條件地與平壤對話,重啟開城工業區對韓國來說要付出的外交代價較少,是可取的策略之一。

另外,觀乎美國總統特朗普處理朝鮮問題時飄忽不定的策略,一時表明已準備與平壤發動戰爭,下一刻又會忽然願意與金正恩會談。新上任的文在寅政府,為應對華府對朝忽冷忽熱的作風主導朝鮮半島的局勢、減低青瓦台參與的可能,因而就在上任後,文在寅已拋出對朝鮮的新方略,表示願意在合適條件下與朝鮮接觸,就是希望重掌「朝鮮半島問題應由兩韓主導」的格局。當然,這並不代表韓國會貿貿然重返昔日的「陽光政策」時代,因為文在寅也曾經歷並深明,與朝鮮沒有前提地接觸,只會招來又一次被朝鮮欺騙的機會;但留有對話的可能,就是他與前任朴槿惠總統對北政策最大的分別。

中美關係中的平衡者

因為薩德的設置挑動了北京的神經,過去大半年間中韓關係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為了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上任首天文在寅就在就職演說中提到,希望以薩德為話題,試圖以過去未曾開展的外交方式,主動地與北京與華盛頓進行三邊磋商,釋除北京疑慮的同時,也會向美方傳達北京的不滿,再以尋求一個有共識的方案,方會在國內安然地設置薩德。這種外交上的調節,無疑是文在寅新政府意在擺脫過去9年多韓國保守政權時而親中、時而親美搖擺不定的外交問題。

重新實踐已故前總統盧武鉉的平衡外交政策,文在寅在外交方針上同樣着重為韓國在東北亞關係上建立一定的存在感,即雖然肯定既有外交聯盟的重要性,但卻不會僵化地過度依賴某一雙邊關係,而失去韓國在外交上的彈性與主動性。因而,可以預計文在寅主理的外交方式,會更積極建立一套屬於韓國的外交原則,並主動找出韓國在國際格局上的定位,擺脫左搖右擺的危機。

但是要在中美兩大國間游走,昔日盧武鉉時代的外交策略最終被外界批評為一無是處;今天文在寅的「盧武鉉2.0」版本結果會是如何,還是需要更長時間印證它的用處。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文在寅當選後面對的外交挑戰」)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全球研究社會科學學士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博士候選人

文:鍾樂偉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