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丁風雲」之過橋抽板?!

當年撰寫《基本法》的草委,或真有「先見之明」,竟會把第四十條寫成:「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保護。」《基本法》在1990年通過之際,俗稱丁屋政策的「新小型屋宇政策」推出才不到20年,又豈能算是「合法傳統權益」?正如中大地資系姚松炎教授一語道破,新界丁權至今亦只有短短44年歷史,根本就不受《基本法》保障!取消丁權才算是真正回歸新界傳統!

倒未知當年出任基本法諮委會秘書長、兼為土地契約專家的梁振英,是否也曾參與其事?

自去年底涉及行使假文件的「套丁」被法院裁定違法後,一石擊起千重浪,近日更接連有報道指出,鄉議局主席劉業強、行會成員張學明等均涉及「套丁」活動。一時間鄉議局風聲鶴唳,原居民則成為眾矢之的,彷彿所有新界人都在參與非法勾當似的。但對原居民來說,當年容讓新界土地大事開發,沙田、屯門和大埔等新市鎮蓬勃發展,乃是他們對香港的一大歷史功績。只是現在特區政府不認舊帳,過橋抽板而已。

「跨部門」協作支援

當然,其實在1972年丁屋政策推出之際,早已清楚訂明丁屋乃是供申請人自住,及後經鄉議局強烈抗議,港英政府始容許原居民透過補地價轉讓丁屋。其後旋即進入香港前途問題談判,一向「愛國愛港」的原居民,更搖身成為北京統戰籠絡的寵兒。但正如本土研究社黃少雄和楊夏至指出,「套丁」和「轉讓丁屋」根本是兩回事,前者是指丁屋獲批之前,已與地產商私下簽署轉讓協議,這並非現行法例規定所容許的,乃是明目張膽的偷龍轉鳳。(《明報》觀點版,2016年1月2日)

然而,原居民的抗議也不是全無理據。就正如《明報》近日的系列報道指出,規劃署對土地改劃一向極為手鬆,鄉郊農地經常被大片改劃為丁地。有大量案例顯示,丁屋補地價只及市值的15%左右,並且在丁屋落成後即獲地政署審批。(《明報》偵查報道,2016年1月18及19日)

任誰對新界發展稍有認識的都知道,藉「套丁」興建的丁屋豪宅屋苑,在規劃設計上與一般丁屋截然不同,前線官員實地視察一下便一目了然。假如沒有政府眾多部門「隻眼開隻眼閉」,要「套丁」牟利得手又談何容易?

早於2001年,廉政公署曾傳召多名地政主任查詢,懷疑他們在處理丁屋申請的過程中,有收受利益的行為。為此地政署一度聲稱將進行改革,但多年來情况卻沒有半點改善迹象。事實上,要勞動政府進行「跨部門」協作和支援,這顯然並非前線官員的個別行為,實有賴最高層官員的全力配合。但「套丁」案的客觀效果,一切責任皆被推在原居民的頭上,彷彿官員一直都被蒙在鼓裏,對早已遍地開花的「套丁」毫不知情。但既然現時政府反面不認人,鄉議局領導層對政治前景,又豈能不如坐針氈?

2047前黃金機會不再

面對「丁權無限、土地有限」的問題,早於2003年,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曾一度揚言,會在任內解決丁權問題,結果自然是不了了之。但梁振英於2012年的競選期間,曾於港大城市規劃論壇上表示,「丁屋政策的問題要想方法解決」。同年陳茂波在接受專訪被問到丁屋政策時,亦回應「現屆政府有勇氣面對及解決」。

但原居民精英的另一大隱憂,卻是近期樓市已見下滑,梁振英卻仍在施政報告中,大談增加私樓土地供應,陳茂波更以「 下大決心,堅定不移」,來形容他的「盲搶地」政策。已有愈來愈多的迹象顯示,現屆政府正致力推倒樓市,讓不同的利益集團洗牌再來。加上外圍因素如美國加息、中國經濟放緩等影響下,香港樓市即使不患SARS,也肯定是嚴重的禽流感,沒有三五年也難以恢復。

而問題更加在於,《基本法》的「五十年不變」承諾,距今只有僅逾30年。待日後樓市復蘇過來,住宅按揭年期很可能只剩下約二十年左右。2047年後的土地契約和補價安排,至今乃然充滿未知之數。一幢「套丁」穩袋幾百萬的日子,很可能已在2015年成為歴史陳迹。在可見未來,原居民精英的形勢其實相當被動。

當然,跨越2047年的議題,已經超出香港特區自治範圍,一切仍要看北京最高層的取態。即使現屆政府不處理,最遲在二十大之後也要展開工作。屆時主責港澳事務的張德江亦會換班,誰來接掌仍是難以逆料。無論如何,鄉事利益在中央眼中只屬蠅頭小事,根本不值得花太大力氣來擺平,小題大做。

原居民是鐵板一塊?

上文一直討論的焦點,皆只集中在新界精英和鄉議局領導層,而並非普羅原居民,更遑論另撐半邊天、卻備受歧視的女性原居民。顯易而見,沒有相當的政治和經濟實力,根本就難以在丁屋市場分一杯羹;相反迫於無奈賤價出售丁權的男丁,實際收益就只得「套丁」暴利的零頭,根本長期飽受世叔伯的欺壓剝削,卻有苦自己知。至於那些並不涉及丁屋市場的原居民,則只會面對鄉郊土地不斷受破壞,傳統社區網絡崩解,村內惡勢力橫行無忌,以至環境污染和交通擠塞等問題,對濫建丁屋豪宅的怨氣亦可想而知。

不同階層原居民的利益,從來均不見得是鐵板一塊。尤其是新一代的原居民,不但村界內丁地已買少見少,輪候興建丁屋愈見遙遙無期,更長期背負着「貪得無厭,特權階級」的污名,心理上其實一點也不好受。普遍獲得更多教育機會的年輕人,不少亦已接受現代文明思想的洗禮,包括自然保育的意識亦會有所提高,亦會抗拒與世叔伯的陳腐思想為伍,毋須繼續在「傳統權益」的問題上作繭自綑,畫地為牢。

隨着「套丁」漁利的空間不斷縮窄,分贓不勻的風險大大提高,精英內部的分化勢必急速加劇。站在原居民整體長遠利益的角度出發,徹底改革「百年老店」般的鄉議局,打破烏煙瘴氣的寡頭壟斷和私相授受,讓它重新建立原應具備的民意認受性,應是正本清源的正確方向。但世事又豈能盡如人意?一個更大機會出現的可能,則是年輕一代的原居民站出來,另立門戶,為敢怒而不敢言的兄弟姊妹發聲。

興建丁廈癡人說夢?

當我們自今仍聽到興建多層「丁廈」,作為解決丁地不足的建議,實在難免感到萬二分的驚訝。心想除非鄉事精英擁有通天本領,能人所不能,否則便很可能只是在癡人說夢。試問他們又何來談判籌碼,令當權者容許其勢力進一步坐大?或許特首選委會中的26席,加上「等埋發叔」功能組別的一票,已是他們手上最大的政治本錢。然而最近不少建制派政黨亦正逐步與原居民劃清界線,關係破裂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一葉知秋,鄉議局領導層都是明理人,實不可能不深明箇中道理。

原文載於2016年1月24日《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