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治權之爭」 梁特的護身符

「梁粉局長」陳茂波日前在訪問說,今天社會撕裂,是源自「管治權之爭」,記者追問,他就欲言又止,彷彿背後有任何驚人陰謀。所謂「管治權之爭」當然不是陳所獨創,今屆政府上任之後,「管治權之爭」可謂整個梁特政府政治綱領的主軸,由國教到港視,由佔中到政改,由選舉到港獨,梁特政府的異舉無不可以放在「管治權之爭」的框架閱讀。梁特要連任,他對「管治權之爭」「未竟全功,仍須努力」必然會是其論述的主軸,阿爺若不去破解梁特這種綑綁式的攬炒伎倆,則北京顏面與香港前途必然要跟梁特陪葬。

雖然梁特本人極少公開講「管治權之爭」,但不少政治官員、公務員以至建制陣營但凡與他有接觸,幾乎都從他口中理解何謂「管治權之爭」。「管治權之爭」最簡單的解釋,就是將社會一切爭拗放在權力爭奪的框架理解,即使只是意見不合立場不同,都一律會被打成奪權行動的一部分,百分百就是土共最傳統的鬥爭思維。

按梁特集團的論述,在整場鬥爭之中,反對派只是台前的代理,幕後的所謂勢力集團無形無相,說穿了其實只是一個想像力和陰謀論的無限想像伸延,你的想像力多遠,他的勢力就有多大。過去4年一次又一次民間社會與政府爆發衝突,哪怕是政府先撩者賤,於梁特而言都成為突顯反對勢力張牙舞爪的鐵證。

梁特捉這盤鬥爭棋足足捉了4年,到今年下半年一力將港獨議題炒到最熱,一方面為立法會選舉淡化「倒梁」議程,但更重要是在明年3月特首選舉之前,將「管治權之爭」的一套論述在北京面前推至危機的頂點,這才是對他連任最有利的一着。

破解鬥爭絕技 只能看阿爺一念

《成報》日前在頭版刊登署名文章,炮打梁特是播「獨」,是港獨思潮的真正幕後黑手。文章一出政圈即時議論紛紛,由成報老闆牽扯到習大大出手甚至中共權鬥,不少多年來啞忍梁特與西環專橫跋扈、敢怒而不敢言的建制派,看見梁特與西環被公開痛罵,不少私下拍爛手掌暗暗叫好,以為真的出現撤換梁特整治西環的「曙光」,但其實只要將文章放進「管治權之爭」的論述框架,文中對梁特與西環的各種批評,隨即又會被梁特集團扭曲為反對勢力宣戰,只是另一次跟中央爭奪管治權的倒梁行動,加上文章將中央駐港機構也同時拉落水,無疑令「惡意針對治港核心」的說法變得更加完整可信。

梁特的鬥爭攬炒絕技,經營多年計算準確,仔細了解到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最大夢魘其實就是被人奪權,要破解只能看阿爺的一念。他若理性了解今天的中、西環與北京的綑綁格局,不難想像香港若按當前的軌迹繼續發展,幾乎只有人心盡失,社會衝突永無休止的一個結局,梁特的特首位置保住了,西環的特權勢力也穩住了,阿爺卻要為整個爛攤子買單,成為最大的輸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