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車」與曾俊華

曾俊華任財爺九年,最「輝煌」的政績,可能就是他主張的美食車先導計劃。但此計劃啟動逾月,營運者已經大叫救命,大部分地點日均顧客人數,低於約二百人次或以下,有些已加入賣魚蛋來救亡了。

美食車屬「計劃經濟」,乃未經巿場驗證,是曾俊華忽發奇想的點子,認為可以吸引遊客,其構想充滿先天缺陷。

首先,一如港人極愛的台灣夜巿,賣小食必須成行成巿、五花八門,東篤一串、西篤一串,才會過癮,孤伶伶一架美食車在吃西北風,難以吸引人專程去幫襯。

其次,美食車的分量少、定價貴,二十元的鮮忌廉菠蘿包、三十八元美式叉包、四十元有五隻五色餃子,又不能當正餐,相比香港著名街頭美食,十元八塊有交易的燒賣魚蛋,美食車高不成、低不就,兩頭唔到岸。巿民要花費三四十元填肚,寧願去吃快餐店,有冷氣有座位。旅港遊客中,大部分是內地客,也一定會嫌貴。據報道,首幾天幫襯美食車大多是貪新鮮的本地人,遊客寥寥可數,但新聞效應一過,美食車老闆已叫苦連天了。

我很同情美食車經營者,由於政府要求嚴格,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需要投資過百萬元訂做美食車才能開業,加上食品是特別研製,非大路貨色如魚蛋豬皮,價錢當然貴。

香港潮濕炎熱,要客人露天排隊十幾廿分鐘等小食是苦差。相信到了多雨又炎熱的夏季,美食車的經營更會陷入困境。

從美食車的泡沫,我想起曾俊華,他給我的感覺是親切富於幽默感,但不是深思熟慮、實幹型的人,美食車像「隨口嗡」,未做可行性研究,便煞有介事地推行,恐怕都是失敗收場。

文:潘麗瓊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9日)